注册 /

游山玩水·明代雅士的旅行指南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0-03-23 08:00 阅读量:166

导读 :
通过游历拓展视野,发现自然之美、人文胜迹,自我充实、涤荡心灵。大量名家的诗歌题咏、散文游记、画笔描绘,晚明各式西湖旅游指南的出现,都印证着这片湖山的独特魅力。 自古中国文人喜好寄情山水,其实直到明代中叶,旅游还不被当成正经活动,

正文 :

通过游历拓展视野,发现自然之美、人文胜迹,自我充实、涤荡心灵。大量名家的诗歌题咏、散文游记、画笔描绘,晚明各式西湖旅游指南的出现,都印证着这片湖山的独特魅力。

自古中国文人喜好寄情山水,其实直到明代中叶,旅游还不被当成正经活动,被某些人认为是耽于享乐而看轻。到了明代嘉靖、万历以后,旅游业逐渐兴旺,成为士大夫中普遍流行的风气。投身山水甚至比鉴赏古玩、弹琴下棋这些雅趣还要高出几分,对晚明讲究品位灵性的文人雅士来说,旅游已经不仅是单纯的娱乐,游山玩水是生活乃至生命雅化的标志,徜徉山水成为塑造文化品格的重要内容。简而言之,就是通过游历拓展视野,发现自然之美、人文胜迹,自我充实、涤荡心灵,完成一种文雅教育。

正如差不多同在晚明时期的英国哲学家弗朗西斯·培根在《论旅行》一文中提出的:“旅游对于年轻人而言是一种学习的方式;对于成年人,则构成一种经验。”中国文人在游历后或吟诗作文,或泼墨绘画,以此抒情纪念。

许多山水画的背后都隐藏着一位热忱的旅游爱好者,“卧游”这种独特的旅行方式,正是南朝著名画家宗炳开创的。宗炳称得上是一位足迹遍布名山大川的旅行家,他因病返回家乡后,不再能像青年时有精力出行,于是将自己游玩过的山水画在墙上,看着画遥想当年景,卧游故地。此外,像南宋名画《潇湘卧游图》、明代唐寅的《大还图》,都颇有安坐家中、神游天地的意味。

从西湖风光到吴山景致

彼时的文人品位几何

能亲身前往的文人雅士记录游历体验,无论诗文、图像,对自己而言是纪念,也可借此追忆神游;对无法亲临的人而言,这些记录如果得见,一方面是精神游历的依托,一方面也是未来可能实践的旅行参考。

在晚明时期,“卧游”这种特殊的旅行方式在文人中已经十分普遍,是对当时旅行风尚的一种反映。同时各式各样与旅游有关的出版物也在晚明出现,最常见的是文人游记、景观介绍类的游览书籍,比如张岱的《西湖寻梦》、田汝成的《西湖游览志》。另有一类是16世纪后期风行的雅趣指南,其中涉及旅行装备和游玩项目的选择,体现了彼时的文人品位和精神追求,比如文震亨的《长物志》。再有就是图文并茂,兼有诗文和精美版画的旅行指南,晚明陈昌锡出品的《湖山胜概》是其中代表。

“湖山胜概”常用来作为对杭州西湖山水的总括,从上面提及的一些代表性旅游相关书籍,我们不难发现西湖出现的频率尤其高。应该说从宋朝南渡,迁都临安(今杭州)之后,西湖就已经成了旅游胜地,到明代依然是文人雅士的热门游玩地,至今不衰。西湖风光之美,不仅在其湖光山色,也在它所映照的人文风采。明代诗人虞淳熙曾登上西湖附近的慧日峰俯瞰西湖,以“游人如蚁”形容游玩人数之多。大量名家的诗歌题咏、散文游记、画笔描绘,晚明各式西湖旅游指南的出现,都印证着这片湖山的独特魅力。

从审美趣味到赏玩品位

晚明有怎样一番旅行生活图景

晚明杭州文人陈昌锡所刻《湖山胜概》,共四色套印图像十二帧,手书上板刻写诗歌题咏三十三面,图文并茂,诗书画结合,展现了杭州吴山的十大景观。我们知道“潇湘八景”是源自北宋画家宋迪的《潇湘八景图》,由此催生了中国景观题名点景的文化传统。“西湖十景”的名目最早见于南宋祝穆所撰《方舆胜览》,与“潇湘八景”一脉相承。“吴山十景”则产生较晚,知名度不高。如果以贡布里希的“分节”理论来看,古人热衷于为风景标立名目,是将景观作为分节的标识,或是回忆的编码,由此梳理把握纷繁的自然之美,保留对山水的记忆。

此孤本在第一页列出“吴山十景”名目总览,后两页以对开形式刊出吴山全景图,十个景点均包含在内,一目了然,这是当时山水志、旅游书的编排惯例。全景图后附三首咏吴山的诗,其后开始逐一介绍十景,每个景点一张四色版画彩图配以三首或四首诗文。这十个景点分别是:紫阳洞天、云居松雪、三茅观潮、通玄避暑、宝奎海旭、青衣石泉、太虚步月、海会祷雨、岳宗览胜与伍庙闻钟。最后以陈昌锡三页跋文结尾。

“吴山十景”名目清晰,富有诗意,每个景点名称前两个字指出所在地点,后两个字说明游玩事项。比如紫阳洞天,是在紫阳庵观山石(紫阳庵以玲珑窈窕的秀石闻名);云居松雪是在云居庵冬日雪后赏松树(据说云居庵的松树是元代高僧所植);三茅观潮是在三茅观前远眺钱塘江潮水(三茅观是历史上观看钱塘潮的胜地);青衣石泉是在青衣洞附近有青衣泉出,可听泉水声响,可用泉水烹茶,图后诗歌有云:“涧水何处声,泠泠石琴响。试呼童子来,煮茶惬幽赏。”书中景观的图像描绘与诗歌题咏,都与其名目匹配,具有直观指导性,反映了明代文人雅士的审美趣味、赏玩品位和生活追求。

除了名目中提到的赏奇石、观雪松、看日出、踏月色等游玩方式,我们从图像中出现的人物形象,更能一窥晚明旅行风潮中流行的出游装备。与我们现在的便捷出行不同,古人山水游的行装除了琳琅满目的物品,还涵盖人力,比如随身伺候的童子、背重物的挑夫,有些还有负责接洽住宿的小吏、熟悉当地风土的游伴等等。这些不同的人物角色在《湖山胜概》的版画插图中有所体现,比如青衣石泉图中,有挑担童子身负提盒、酒尊之类的饮食器皿;太虚步月图中不仅有山门外挑着食盒器皿的童子,山上还有一位正在烹茶的小厮。其他图中另有抱琴者、下棋者、扛伞者、持壶者,人物姿态各异,装扮不同。这些画中人的服饰、配件、餐具、文具、交通工具等细部,为我们勾勒出晚明文人的旅行生活图景。

其刊刻者陈昌锡,身兼编辑与出版人的要务,掌控从创意选题、筹备物料、延请画工刻工、邀请名家题诗、直到刊刻完成的全部环节。他还参与了书中内容的撰写,三茅观潮图后的第二首诗是其创作并手书上板的。陈昌锡在最末跋文中提到书中的吴山十景图,是他请画工仿照进贡皇家的一批吴山风景图所绘,在制作版画时则采用了当时非常先进的四色套印印刷技术。他邀约名家为每幅图题写诗词,除他之外的12位作者大致可以分为官宦士绅、书画艺术家、僧侣三类。诗文刊刻结合了书法,手书上板,以行书、草书为主,也有楷书、章草等其他字体,题诗的诸人如张寿朋、秦舜友、明纲等,皆是当时颇有名气的书法家。

像《湖山胜概》这样既有精美插图又有名家题诗手书的书籍,除了能为“卧游”提供指引外,其本身已不单纯是信息的载体,而成为一件独特的艺术品。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