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谢晓冬:艺术品在线交易的时代来了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0-03-30 08:00 阅读量:205

导读 :
王天德 湖上问雪图 89.5×72.5cm 宣纸、墨、拓片、焰 2019年 墨斋画廊 在艺-2020春季·Collect+艺术周:RMB10-25万元 黑天鹅事件推动历史进程 美术报:您认为这次世界范围的

正文 :

王天德 湖上问雪图 89.5×72.5cm 宣纸、墨、拓片、焰 2019年

墨斋画廊 在艺-2020春季·Collect+艺术周:RMB10-25万元

黑天鹅事件推动历史进程

美术报:您认为这次世界范围的疫情将对艺术市场产生怎样的影响?艺术品拍卖会、艺博会、展览,都转移到线上,会是未来艺术行业的发展趋势吗?

谢晓冬:这次疫情无疑对全球艺术市场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是其实回顾历史,黑天鹅事件最终都是推动历史进程的。通过这次疫情,画廊、美术馆、拍卖行,也都意识到必须要两条腿走路,一条是线下,一条是线上,线下艺博会和线上艺博会不是竞争或者是互相取代的关系,线上线下一体化,当今光靠线下服务是远远不够的,现在大家线上的服务越来越多。

发展线上业务一定是大势所趋,这次疫情加快了艺术行业互联网化的进程。在疫情发生后的一个月,我们旗下的技术公司“在艺云”宣布将对行业内各机构免费开通在线展览和网拍系统小程序平台,为艺术行业内的美术馆、画廊、拍卖行等机构提供开展线上业务的软件和工具,推进线上交易的进行。

我们在艺App3月份也尝试推出了“2020春季·Collect+艺术周”,通过在线方式展示与销售艺术品,超百家机构参与其中。其实这次艺术周不仅是艺术品在线交易获客的一次探索,也是艺术产业云端运营模式的一次创新,更是艺术公共体验在5G新时代的一次突破。

美术报:过去很多人觉得互联网销售艺术作品,可能会有损艺术品的价值,高价作品不会在互联网进行销售,您如何看待?

谢晓冬:我不太认同所谓的大众艺术消费这么一个概念,因为艺术品永远不可能是大众普遍消费的,大众可以去欣赏、看展览,但是每家每户都去买艺术品,我觉得不太可能。艺术品多多少少都带有一些资产属性,带有一定的保值增值的功能。

但是这次疫情的黑天鹅事件导致我们可以预计整个一季度甚至全年,不光是中国,包括全世界都可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所以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所有的艺术机构必然都会转向线上,那我们所担心的标价问题,以及内容运营的问题都可能会迎刃而解。

把握互联网下半场流量红利

美术报:在“互联网时代的上半场”,我们看到了非常多新的商业模式和商业“奇迹”;在“互联网时代的下半场”,您认为拍卖行业应该如何进行转变,适应新的形势?

谢晓冬:如果我们回顾整个商业市场的发展,在产业时代企业实际上都有自己的渠道,印象当中最早的像海尔或者格力空调。但是互联网兴起之后,谁最先有了更大的话语权?是类似于像淘宝、天猫这样的网上渠道的兴起。那么再到眼下,很多在淘宝、天猫上开旗舰店的这些企业突然发现,也不能够完全依赖于线上渠道,必须得搭建自己的客户渠道。所以实际上整个商业世界的发展无非就是你自己的渠道和第三方平台的渠道协同发展的过程。

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来看待今天拍卖行所面临的现状是什么?对很多中小拍卖公司来说怎么样去发展新的业务板块,发展新的客户,尤其是怎么样去获得像80后、90后、00后这些互联网时代兴起的人群?移动互联网肯定是一个最好的工具,这就是我们今天来做网拍的必要性。

拍卖行要有自己的“李佳琦”

美术报:艺术品在线网拍的概念出来已经很多年了,也有比较多的实践。您认为网拍对于艺术品销售最核心的优势和未来的趋势是什么?

谢晓冬:我们在艺云研发的这套系统的拍卖解决方案,首先就是电子图录和在线预展。我相信今天很多拍卖行已经开始非常大力度地压图录的印刷了,如果在这个道路上还不快一点的话,其实就会让图录吃掉我们很多利润。

我原来做拍卖,图录成本最高的时候,一年要1000多万,虽然这些年拍卖行都在数字化,成本有所降低,但很多拍卖行的转变力度还不够大。拍卖行更多是依赖于老客户的复购,从这一点来讲,我们应该把省出来的钱去做客户服务和内容生产。用pdf去做图录翻起来非常不方便,而且在大家传阅的过程中只是看看文件,但如果用了小程序,它会把所有浏览过拍品的客户信息直接带到你的系统里面来,这就是裂变获客的关键。

眼下我们正在开发直播带货和直播拍卖系统。以前在淘宝上看到的淘宝直播,或者像李佳琦这种卖货模式,将来拍卖行在微信里也可以做了。我之前多次说过,艺术品行业是个内容产业,画廊也好,拍卖也好,本质你销售的是艺术家的价值,而不是他赖以表现的媒介:一张纸或画布。当我们说一张齐白石值几百万、几千万的时候,我们其实谈论的是齐白石在艺术史上的重要性,以及这张画独有的艺术表现力。这是一种观念的销售,最终要买家跟你一起完成美术史或艺术价值的共识才行,所以这个销售的过程就是一个传播内容的过程,所以内容生产是极其重要的。只不过在我们这个时代,直播成为了内容生产即时的最有力的武器而已。对拍卖行来说,完全可以在办公室搭建一个拍卖间,边讲边拍,甚至每天都可以进行。所以对于各家拍卖行最大的挑战是什么呢?是一定要培养一个属于自己的李佳琦。

小程序的大数据时代

美术报:移动互联网的销售平台有很多,比如我们熟悉的淘宝、京东等等,您所搭建的网拍平台为什么选择了社交属性更强的微信作为突破口?

谢晓冬:在艺云这套系统不仅仅借助移动互联网,而且是把重心放到了小程序。为什么小程序变得更重要了?因为相对于网页来说,小程序能够更加精准、更加快速地获客,助力整个商业从粉丝经济时代向用户时代转型。

前些天微信发布了2019年小程序的报告,在整个2019年小程序日活用户已经突破3亿,交易额突破8000亿。而更重要的是它给了我们一个新的信号,2020年微信将大力发展搜索,不用去百度、淘宝,只要你的商品在微信里面有一个小程序页就可以直接搜索到。

此外,微信正在大力发展社交性的短内容。它以前是偏文字、图片的,但接下来张小龙说想进一步进攻短内容,比如说短视频,也可能是图片和文字的组合,这些短内容会更多地在社交关系当中被凸显出来。再比如“好物圈”,这是微信正在测试的一项功能,如果你在微信里面看到一个好物,一键点击进行推荐,之后你好物圈的朋友就可以看到这个链接,然后直接在上面下单。

在一个微信搜索、社交推荐快速推进的这样一个大背景之下,如果不在这个时刻把我们自己的小程序平台先建立起来,把自己的商品放上去,等到时候生态完全起来了再跟进,这波流量红利就赶不上了。如果两年之前去做小程序的话有点早,如果再晚一两年,可能又会偏晚,所以做事最重要的就是赶半拍,我们要在这个势头刚开始起步、开始加速的时候介入。

为什么说小程序是一个革命性的产品?请思考几个问题,如果你的微信公众号有10万粉丝,你确信这10万粉丝都是你的客户吗?可能很多粉丝已经不再打开你的公众号看了,他也可以随时取关,那么他取关之后你还能联系到他吗?联系不到。你的微信文章有上千阅读量,谁读的你知道吗?你不知道。你的微信上面有10件作品,哪个客户读了哪件作品你知道吗?你还是不知道。

但是小程序不一样,因为微信是实名认证的,小程序通过关联用户的手机号码,每个人进来之后就变成唯一的客户,当他再次进入你的系统时就变成了你的老客户,其浏览轨迹都可以记录下来进行分析。

所以我们经常讲要用大数据分析用户的偏好,其实在小程序之前这一切都是玄谈,只有小程序把用户唯一化了,这套数据推荐系统才变得可能,所以真正大数据的推荐时代到来了。

(谢晓冬,在艺云技术首席执行官、艺术市场专家)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