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知其人 塑其像 传其神——评《纪峰雕塑札记》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0-07-06 20:00 阅读量:231

导读 :
纪峰与叶嘉莹先生欣赏塑像   《纪峰雕塑札记》是著名雕塑家纪峰对自己多年来雕塑经验的一个阶段性回顾。其中记录了他为十七位文化和艺术领域的名人大家塑像的历程,雕塑对象包括季羡林、饶宗颐、徐邦达、启功、叶嘉莹等。全书24万余字,主要

正文 :

纪峰与叶嘉莹先生欣赏塑像

  《纪峰雕塑札记》是著名雕塑家纪峰对自己多年来雕塑经验的一个阶段性回顾。其中记录了他为十七位文化和艺术领域的名人大家塑像的历程,雕塑对象包括季羡林、饶宗颐、徐邦达、启功、叶嘉莹等。全书24万余字,主要从作者三十多年的日记、随笔及工作纪要中整理而来。内容以雕塑为线,既牵出了作者与业界前辈由初逢到相识的塑像机缘,也描摹了作者在雕塑过程中的彷徨、困惑以及灵感突现的内心起伏,更再现了作者于创作途中对“以形写神”“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体悟。作者从自传与口述史相结合的文体、雕塑出感觉的创作体悟以及在知人论世和外师造化上需下的苦功三方面对塑像过程中的“传神写意”“以形写神”之法进行了多维度的塑写。

  文体:自传与口述史的有机融合

  《纪峰雕塑札记》具有很强的可读性。作者以谦逊的姿态书写了自己雕塑生涯的个人小传并将其与文化名人的口述史进行有机融合。纪峰巧借口述史的形式,以所塑之象为载体,极大地弱化自己的采访人身份,更多时候,他是作为一名倾听者存在,一边捏泥,一边力图捕捉正在口述之名人大家的最为传神之态。有时候口述也会变成恩师冯其庸与其老友的日常寒暄。此时,纪峰只需眼、耳、手并用,边观察、边聆听、边感受,以泥为媒介完成每一次大师像现场写生的速塑,其身份既是见证人亦是创作者。

  纪峰写此书的睿智处在于他丝毫不掩饰自己初见大师的激动、敬仰。这为读者阅读此书增添了极强的代入感。近乎每一篇札记均涉及他初见大师的机缘、为大师塑像的经历以及塑像成品收获的评论及反馈。结构之工整,仿佛纪峰的雕塑作品,精雕细琢却又不乏灵动之气。布局相仿的记述,因于其中加入了不同大师各具风采的口述,亦勾起了读者沿着纪峰雕塑的足迹接近每位文化名人的期待。

  在纪峰的记录里,那些大师有着亲切的人情味,更有着绝假纯真的“童心” 。比如歌剧表演艺术家王昆,因为随着年龄增长,头发渐少,便希望纪峰为她塑像时,把头发做得多一些。在纪峰为张颔先生塑像时,张颔先生会幽默地说:“我的像不好塑,不像猪八戒、孙猴子那样有明显的特征。 ”古典文学研究专家钱仲联先生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用毛巾盖在塑像的头上,对着塑像说:“我要睡觉了,你也睡吧。 ”饶宗颐先生面对自己被冠以的“国学大师”的头衔幽默调侃“我不是大师,我是大猪。 ”在描述著名书画家启功先生时,面对“博导”的称谓,启功先生道“老朽垂垂老矣,一拨就倒、一驳就倒,我是‘拨倒’ ,不拨‘自倒’矣” 。

  至于雕塑,纪峰似乎并不着急开门见山地展露自己见微知著、“以形写神”的独特思考和研习经验。他只是把已雕塑好的作品以照片的形式放在那儿。无论读者从自己喜欢的哪一幅作品入手,都可以随着纪峰娓娓道来的讲述,进入他的雕塑世界。

  成品:雕刻感觉,塑写神韵

  纪峰此书以口述史和自传史的札记文体行文,减弱了读者与文化名人乃至文化名人之像的隔膜,意在探究如何雕塑人像艺术的“传神”品格。综合审视纪峰的雕塑作品,每每叙述至妙处,他并不急着捅破那层如何由“形似”跨越至“神似”的窗户纸,而是直接附上作品图片,让读者自己去品这其中“以形写神”的韵味。他所追求的“传神写照” ,在于一种大道至简的“一触即觉” 。他雕塑的是他的感觉,并尽其所能地捕捉每一位文化名人的瞬间神态所散发的撼人气场。

  这番“不假思量计较”的感觉,可以是“瘦” 。但冯其庸先生母亲的瘦、饶宗颐先生铜像的瘦、徐邦达先生坐像的瘦却传递出不同的气韵。冯老之母的瘦透露着“苦” ,饶宗颐的瘦蕴含着“儒雅” ,徐邦达的瘦则彰显着“严谨” 。“外枯而中膏,似淡而实美” ,纪峰感受着不同人的精气神,但塑像时却只雕塑这“瘦” ,至于这“瘦”中还“隐”着什么,自是留待观者解读。

  也可以是“皱” 。杨宪益先生铜像整体的皱,李文华先生浮雕像面部皱纹的皱,以及张颔先生铜像、乔羽先生铜像、姚奠中先生铜像衣襟的皱各具特色。整体的“皱”象征山的巍峨以及山中天然去雕饰之灵石的缝隙纹理;面部的“皱”折射出岁月在脸庞上雕刻的褶皱;衣襟的“皱”则在于看似不经意的“擦抹” 。“擦抹”的手法赋予坚硬的雕塑材料以泥的柔骨与颗粒感,追求一股游牧的灵动。它为纪峰雕塑外柔内刚的人物气韵添筑进既要被擦除,但又未擦除,既已被抹去,但又留有可以辨认之痕迹的张力,仿若纪峰笔下的每一位名人大家,既高高在上又平易近人。

  还可以是“凝视” 。季羡林先生的坐像、叶嘉莹先生铜像、钱仲联先生铜像、杨仁恺先生铜像,无一不在表征凝视。但细品这“看” ,细微处亦有不同。季羡林望向远方、叶嘉莹平视前方、钱仲联定睛向下、杨仁恺目光上扬。每一种“看”的神态,仿佛是在思考,又似乎在享受这片刻的静好岁月。

  即便是“嘴角上扬” ,韩美林先生半身像的笑,周巍峙、王昆夫妇铜像的笑,启功先生塑像的笑,乔羽先生铜像的笑,姜昆先生铜像的笑,也是“人有其性情,人有其气质,人有其形状,人有其声口” 。

  形神俱美,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纪峰在书中谈及雕塑之法,重在“灵心巧手,磕着即凑”之感觉。如是“瘦”“皱”“笑”“看” ,本是在名人塑像里人人皆可感受到的第一形式观感,却恰在这“状溢目前”的形式外,散发着“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的气韵。没了共通的显在感觉,神因缺形而无所附丽;但若过于追求形式上的复制,则难免流于空洞的形而再无其他。“俱似大道,妙契同尘。离形得似,庶几斯人。 ”此番境界,非下一番苦功夫不能至。

  苦功:知人论世、外师造化

  大道至简、知易行难。纪峰此书除展示其精美的雕塑作品外,亦着重讲述了他为文化名人塑像的创作经历。领悟人物神韵,首先需知人论世。纪峰为每一位著名人文学者和艺术家塑像时都会“悉心研究大师的详细资料,包括研读其作品、传记,观摩其各个年龄阶段的生活或工作照片,探索其治学之路,总结其成就,体会其思想状况,归纳其形貌特征” 。为季羡林、叶嘉莹、乔羽等名人塑像时,他会翻阅通读大师的著作。为徐邦达塑像时,他会努力搜索大师的书画作品。为姜昆塑像时,他会反复地观看姜昆的相声以求找到普通大众对于笑星姜昆最为熟悉的感觉。以上种种虽是“笨功夫” ,但却最能捕捉“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 ”见山依然是山”的荣观与超然。

  除知人论世外,纪峰下的第二个“笨功夫”是“外师造化” ,向古人的雕塑智慧取经。西方人物雕塑重再现形体,为求形的逼真,不惜下功夫对人体进行生理、物理的空间丈量。杨宪益先生曾向纪峰口述,他在牛津大学留学时,为他塑像的英国雕塑家就拿出卡尺测量过他的头部五官。借鉴西方雕塑的人物再现技法本无可厚非,但若仅限于此难免落入“似我者死”的窠臼。中国雕塑尚意,追求“神与物游”“神因象通” 。因现存雕塑品以动物形象和佛像居多,纪峰多次跟随恩师冯其庸先生外出游学,不仅沿着唐僧取经的路线走西域、穿大漠,还游历了敦煌、麦积山、云冈石窟、龙门石窟等。这些经历,为纪峰从中国的佛像中参悟当代人物塑像的东方意蕴大有裨益。行万里路的纪峰受韩美林和冯其庸两位恩师的教诲,通过“搜尽奇峰打草稿”之举,不断丰富艺术精神并享受艺术图式的滋养。如此也练就了他接触每一位文化名人时,腹有诗书、运斤成风的深厚功力。

  《纪峰雕塑札记》书如其人,书写着纪峰本人的谦逊与敬畏。正是在师长和大师面前的谦逊,对大自然、对雕塑艺术的敬畏,成就了纪峰现在的雕塑事业,也成就了这本讲述为文化名人塑像之经历和体悟的沉甸甸的著作。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