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书画鉴定权威后继无人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0-07-18 12:00 阅读量:253

导读 :
近年来的书画收藏、交易带动的书画鉴定行业的发展,形成了历史上前所未见的热闹场面。在这些热闹的表象之下,有识者不免担忧:当下的书画鉴定到底是真正的辉煌还是表面的热闹? 书画界曾经是有标准的、有权威的。大家都知道,在1983年,以七

正文 :

近年来的书画收藏、交易带动的书画鉴定行业的发展,形成了历史上前所未见的热闹场面。在这些热闹的表象之下,有识者不免担忧:当下的书画鉴定到底是真正的辉煌还是表面的热闹?

书画界曾经是有标准的、有权威的。大家都知道,在1983年,以七位专家组成的全国书画巡回鉴定组,在原有的20世纪60年代初建立的鉴定组的基础上重新启动。他们用了八年时间,行程近十万里,鉴定了六万多件中国古代书画,编成《中国古代书画目录》,建立了留存在大陆的书画鉴定的最权威目录。尽管在鉴定过程中,这些顶级专家也经常有不同的观点,最后还是基本能够达成共识。

曾经的权威定性如何变成了今天的全民质疑?

首先、今天的学者专家的鉴定经验积累无法和当年的几位专家相比。今天的中国美术史教授和专家,在大学里读了十年八年,一直是从书本到书本,寻章摘句,几乎没有机会亲手把玩、研究古代书画作品。即便是大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也很难做到过手、过眼千百件作品,更不要提上万件作品。各大小拍卖公司的鉴定师虽然过手的作品很多,却又常常受制于市场和藏家的利益、受制于研究条件,因此很难展现卓见。而鉴定组由张珩、谢稚柳、韩慎先始建,后补刘九庵。1983年重启,由谢稚柳任组长,成员有启功、徐邦达、杨仁恺、刘九庵、傅熹年、谢辰生。前后两批人,都是一辈子过眼、过手无数作品的收藏鉴定家,甚至还是精到的玩家。一摸一看卷轴的包首、别子、轴头,心里就有了三四分把握。开轴半尺,就有八分把握。更重要的是,他们对历代画家、藏家、玩家、画论作者,古书画著录,画上的大部分名、号、字、斋名、堂号、别号也都非常熟悉。这些人对不同时代的印鉴、材料、纸绢的特点烂熟于心。总而言之,鉴定书画所需要的知识的厚度、广度,在今天80岁以下的鉴定家中几无人能及。

这行业中的权威,可以说是后继无人了。其次,他们的鉴定活动完成在中国尚未进入市场经济的年代,又是政府项目,并且所鉴定的书画作品是国有博物馆的藏品。无论专家之间有多少不同意见,都不是由于个人的经济利益导致的,而是真正的观点碰撞,经过求同存异最终达成共识。

近年来,在复兴民族文化的号召下,各博物馆开箱亮宝,为了制造社会热点,随意以机构权威抛出早有争议的作品,颠覆了大众对权威机构的崇信。在资本的驱动下,大量私人收藏的书画作品涌入了市场。于是各路鉴定家应运而生,各种娱乐节目紧拉着在研究机构占据一席地位的专家学者、或者略有心得的鉴定师把鉴定这门学问变成了娱乐消遣,导致对鉴定一知半解的大众点评充斥各种网络媒体。

博物馆、大专院校、文化中心和文化机构等,也不甘人后地开办了各种颁发证件的鉴定学习班,形成了一个空前繁荣的书画鉴定现象。因此浑水摸鱼的藏家、一知半解的鉴定者、专家学者以及盈利的鉴定机构都免不了有寻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嫌疑。即便有几个挂牌国家名义的鉴定机构,但是由于监督和追责的缺席,种种圈套和潜规则现象早已为大家所诟病。

由于网络的开放,造就了来自各种文化背景的鉴定家加入这股洪流。大批网络文博作者,以他们和读者的零距离优势以及借助他们所服务的网络公司的推力,为了达到点击量,不惜捕风捉影、违道离本、哗众取宠,左右了网络的书画鉴定舆论。为了满足投资的需求,有些专家学者,和段子写手一样,迎合市场热点,迎合藏家的需求,在书画鉴定和文博审美的外衣包裹下人为地“制造”了很多书画鉴定的“研究”结果。

在上述一浪高过一浪的潮涌之下,有些鉴定家虽眼力尚可,但是没能抵挡住权力和金钱的诱惑、机构许诺的荣誉和职称保障的诱惑,以及获得进一步的社会影响力的诱惑,纷纷抛出违心的鉴定结果,使这个没有追责机制的行业更加混乱。也有不多的几个人抵挡住了金钱和声名的诱惑,却受到同行的疏离。在热闹非凡的书画市场中,由于缺乏有公信力的、可以追责的第三方鉴定评估机构,各种赝品应运而生,更加恶化了书画市场环境。

中国古代书画鉴定,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门几近失传的技艺,群体性对书画鉴定的质疑与嗤笑的原因在于书画鉴定领域后继无人。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