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借鉴 模仿 反超—​—300年前经贸交流中的中日瓷器故事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0-07-20 08:00 阅读量:316

导读 :
瓷器作为中国古代独特的发明,其生产技术长期以来一直仅为中国陶工掌握。从唐代开始,瓷器远销海外,在长达1000多年的时光中,中国瓷器不仅是美观、坚实、耐用的器皿,在海外诸国更是珍贵稀缺的艺术收藏品,一度引领了欧洲社会的时尚潮流。17世纪至18

正文 :

瓷器作为中国古代独特的发明,其生产技术长期以来一直仅为中国陶工掌握。从唐代开始,瓷器远销海外,在长达1000多年的时光中,中国瓷器不仅是美观、坚实、耐用的器皿,在海外诸国更是珍贵稀缺的艺术收藏品,一度引领了欧洲社会的时尚潮流。17世纪至18世纪是东西方瓷器贸易的繁荣时代,这一时期,日本瓷业开始崛起,同时也加入到外销欧洲的行列中,与中国形成竞争,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伊万里”与“中国伊万里”之争,在今天看来可谓是外销瓷的一场“神仙打架”。


天时地利:“伊万里”的诞生发展

“伊万里”,在陶瓷领域通常指代日本的伊万里瓷。伊万里瓷,是江户时期(1603—1868)在日本有田地区生产的瓷器品种,因从毗邻的伊万里港贩运出海而得名。 

伊万里瓷器是日本最早的瓷器。17世纪初,朝鲜陶工李参平在庆长之役被俘后定居日本,经过辗转探寻,他在有田地区找到了瓷土,成功烧制出了日本瓷器,从此开启了日本陶瓷的历史。而李参平的烧制陶瓷技艺实际是从中国的越窑生产技术借鉴而来(约于10世纪通过“海上丝绸之路”由中国传入朝鲜半岛),因此,无论是朝鲜瓷器还是伊万里瓷器,其最初的样子都脱胎于中国陶瓷。此时,中国的瓷器生产早已进入繁盛期,远销海外并获得市场青睐,日本也大量进口中国瓷器,成为中国瓷器外销的第二大海外市场。这使得日本工匠在开局便拥有了制作陶瓷的成熟技能和可资借鉴的样本,而中国瓷器的审美风格与烧制技术亦对日本瓷器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在地方政府的干预之下,1650年日本制瓷业就进入到成熟阶段,不仅规模上达到了量产,质量上也接近中国。明末清初,中国景德镇的瓷业还未从朝代更迭的动荡中恢复,中国瓷器生产大幅减少,海禁令的颁布更是令瓷器外销停滞。作为东西方瓷器贸易纽带的荷兰东印度公司于1659年起,转向日本大规模订购瓷器商品,令原本主要供给内需的伊万里瓷迎来了大规模外销的时代。

从取材于中国青花瓷的布局图案,到充满和风色彩的“柿右卫门”瓷器,再到融入日本和式审美和欧洲洛可可艺术风格的“金襕手”瓷器,日本伊万里瓷在用色、构图、题材等方面迎合着欧洲市场,同时并未放弃自身文化和民族特质,反而让伊万里瓷更显得个性鲜明,逐渐风靡欧洲各国,有田也取代景德镇成为当时最大的瓷器出口地。


后来居上:“中国伊万里”的模仿超越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国内局势安定下来,海禁政策解除。各国的商船重新汇集于港口,原本凋敝的窑炉又复燃起了窑火。此时,海外市场发生的新变化令景德镇的陶工们倍感惊讶。原来,在景德镇瓷业中断的短短几十年中,隔海相望的日本凭借华美的伊万里瓷器,已成为欧洲市场最大的瓷器出口地。为了夺回市场,景德镇很快开始借鉴日本“伊万里”风格进行仿制,烧造“中国伊万里”瓷。

“中国伊万里”瓷真的只是仿制品吗?它能否获得欧洲市场的认可呢?

事实上,“中国伊万里”瓷不仅“仿”得惟妙惟肖, 而且在装饰水平和瓷质上更优于日本瓷器。对比传世的两种不同瓷器来看,中国工匠在仿制时并非一味照搬,而是在颜色、色彩比例、构图、纹饰等各个方面都进行了改良,整体更显精致唯美。

提高商品质量就能后来者居上、抢占市场了吗?“中国伊万里”除了物美之外,还有很大的价格优势。在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档案里,有不少日本瓷器价格昂贵的记录。如1686年的记录显示,日本瓷器“如此贵以至于我们不敢也不能同意这个价格,以免将来担责,因为荷兰售价只有这个的一半”。又如1750年的记录显示,荷兰东印度公司试图向日本发样订购瓷器,但却被开出了“离谱得不合理的”价格,因此交易未达成。相较日本,中国地大物博,原材料不需要进口,烧制技术成熟,因而成本更低。

如果说因价廉物美,“中国伊万里”瓷对伊万里瓷造成了巨大冲击,那么,之后粉彩瓷的出现,则成为压垮伊万里瓷器在欧洲贸易中的最后一根稻草。粉彩瓷是中国工匠在不断钻研“中国伊万里”瓷技艺时,结合西洋绘画技巧和审美之后研发出的新品。而粉彩的烧造也使得伊万里瓷随之在18世纪中期逐步减产乃至停烧,在经历了近百年的嬗变沉浮后,最终落下帷幕。

从景德镇到有田,从中国技术到日本风格,从朝鲜陶工到荷兰商人,在伊万里瓷的故事里,来自世界各地的物质、经济、人文元素交织融汇,让我们清晰地看到商品贸易如何促进了经济的繁荣,对先进技术的吸收如何助推了瓷器的发展,而文化的交流与融合又如何创造出崭新的艺术风格。虽然中日伊万里瓷的竞妍争芳已成过往,但今天我们依然可以从中得到很多启迪。比如,即使跨越300年,今日中国陶瓷的振兴,归根结底也依然要靠创新技术、提升质量方能取胜。

(本报记者施晓琴整理报道)


延伸阅读

伊万里的风格魅力

中国与日本一衣带水,文化交往源远流长。陶瓷作为两国文化经济交流的重要载体,其装饰特征和工艺风格明显印刻着各自的审美特点和文化内涵。日前,成都博物馆与东莞展览馆联合举办的新展“竞妍:清代中日伊万里瓷器特展”展出了168件(套)中日伊万里风格的瓷器,将伊万里瓷的风格特点呈现得淋漓尽致。

在工艺上,伊万里生产之初受明末中国青花、五彩瓷影响颇深,从造型纹样乃至款识皆以中国瓷器为蓝本。随着烧制技艺的进步,日本陶工逐步将欧洲艺术趣味与江户时代的和式审美相融合,相继烧制出清丽的柿右卫门、华美的金襴手等品类,赋予了伊万里瓷独特的艺术魅力。

柿右卫门瓷最突出的特征是在略带乳白色的白胎上施红、绿、青、黄、紫等色,笔锋纤细,也称为“浊手”,又称“乳白手”。柿右卫门瓷器既继承了之前日本瓷器受中国瓷器风格影响的传统,又体现了日本江户时代审美文化的特色。作为日本伊万里瓷最具代表性的一种风格,“金襴手”风格瓷器结合了景德镇五彩、日本和风以及欧洲洛可可艺术元素,将不同文化的美以一种极为和谐的方式融合。繁复精细的花纹,在金银彩的勾勒下,呈现出一种华贵气势,宛如瓷器中的“雍容贵妇”。

“中国伊万里”在风格特征上与之有何异同?据成都博物馆相关负责人介绍,两者在工艺上的不同具体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在颜色上,与日本伊万里青花发色浓重深沉不同,中国伊万里青花发色更为鲜亮纯净。 

在色彩比例上,“中国伊万里”瓷留白更多,以青花矾红勾绘纹样,而日本伊万里留白少,青花、矾红彩有堆积感,几乎成为色地。 

在构图上,虽均为通体装饰,但“中国伊万里”喜采用组团方式布局纹样,以盘心主纹饰与几组边饰结合为主,而日本伊万里构图更满,除盘心主纹饰与边饰结合的形式,也喜采用分割式构图,常见各种形式的开光装饰。 

在纹饰题材上,因相互借鉴而多有交叉重叠,二者可见相似的花卉纹、山水纹,人物、动物等其他题材则多取自各自的传统纹样。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