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张江舟:创新是艺术创作的价值所在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0-07-27 08:00 阅读量:247

导读 :
张江舟,1961 年生,祖籍安徽。现任 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院委、国家一级美 术师,西安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国防大 学军事文化学院硕士生导师,俄罗斯艺术 科学院名誉院士,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兼 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画学会常务 理事,中宣

正文 :

张江舟,1961 年生,祖籍安徽。现任 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院委、国家一级美 术师,西安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国防大 学军事文化学院硕士生导师,俄罗斯艺术 科学院名誉院士,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兼 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画学会常务 理事,中宣部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 才,文化和旅游部优秀专家,享受国务院 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培养优秀的艺术家

与院校学历教育略有不同的是,院校教学首先是完成学士、硕士、博士课程,毕业后从事的工作可以是教师、编辑、美术专业组织管理者或专业画家。广博的教学内容,是日后发展的必要积累。而来我工作室研修的学生,多已有系统的院校教育背景,其身份有大学教师、专业机构画家和自由职业画家,来此研修的目的也只有一个,即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艺术家。因此,我的教学思路与方法是培养学生独立思考和研究的能力,并能依据自身知识结构和学养、性格、气质差异,补足短板,深挖潜质,探索确定创作研究方向。其目的在于培养一个优秀的艺术家。


补短板、挖潜质

我的学生普遍已有多年乃至十几年、几十年的创作实践经历。即便如此,学习过程中,几乎所有学生都会有一个问题:“到底怎样才是一幅好画?”显然,这是一个具有普遍意义的问题。在艺术创作日趋多元化的背景下,且不说当代艺术中大量新媒材的出现,仅就水墨人物画中新形态艺术样式的出现和由此带来的价值标准的多元化,也已颠覆了他们既有的价值判断。

显然,目前院校中临摹、写生、创作“三位一体”的中国画教学模式和以水墨人物写生为主的人物画教学方式,已无法解答当代多样的艺术现象。

短板正在于笔墨与造型之外,诸多涉关艺术相关能力的缺失。其主要表现在:一是对中国艺术传统和西方艺术的误读;二是对艺术语言精神性功能的开发不足;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对艺术创作的根本要义认识不清。


开发绘画语言的精神

一是对古今中外优秀艺术作品、艺术家和中外美术史中的诸多流派、思潮以及当代艺术多元现象的分析解读。以期拓宽视野、广收博采,探索艺术创作与社会文化、人格品质的内在逻辑关系,分析艺术作品的优劣,解析思潮、流派的成因,提升学生独立思考与研究的能力。

二是组织学生作业研讨,就其创作构想、思路、方法进行全面分析研讨。使学生在研讨中掌握艺术创作的基本规律,不断深化对思想阐释、情感表达、语言应用的认识。并就其作品中透射出的些许个性化倾向,进行理性梳理,提升学生对创作方向性问题的思考。

三是通过语言与精神的逻辑关系课程,分别解析绘画语言中构图、造型、笔墨、色彩与精神表现的逻辑关系,全面开发绘画语言的精神功能,使学生不仅能够娴熟掌握语言技能,同时探索语言承载精神的基本规律,提升学生自觉运用语言的能力,全面提升艺术作品的精神品质。


对一些观念的重新审读


以真为美

美的本质是真,对真实情感的表达是艺术创作的终极追求。苍茫、高迈、清和、旷远、雄强、壮阔、神圣、崇高,乃至悲怆、惨烈等,是美的丰富形态。美不只是漂亮。


经典是一把双刃剑

熟读经典是我们进入绘画的门径,经典又是一个巨大的黑洞,是吞噬自我与创造力的巨大黑洞。拥抱生活,到生活中去寻找,艺术的灵魂之光正是在生活的切肤体验与艰难寻找之中。


远离“文人画”

文人画是中国画的重要传统,是作用于当代中国画创作的重要力量,但文人画形态的人物画的衰败,确是一个不争的事实。100年来,尤其是近40年来,水墨人物画的多元发展,正是一个不断逃离文人画桎梏的艰难历程。


“笔墨至上”是个大陷阱

笔墨是中国画创作的重要媒介,但不是唯一。笔墨之外,构图、造型、色彩等诸多语言元素,均是艺术表现的重要载体。当代中国画“唯笔墨”“泛笔墨”倾向,削弱了中国画的表现力,阻碍了中国画的健康发展,同时也是造成中国画愈加自我封闭,进入“自娱自乐”囧境,难以融入世界艺术大格局的根本原因。


“中西二元对立”将中国画逼进了死胡同

“中国画是艺术,西画是科学;中国画重表现,西画重再现”,这种无视西方美术近200年的巨大变革和当代西方艺术丰富实践的“中西二元对立”观,依然是中国画界的主流话语,这是形成中国画界整体排斥西方的观念源头。“二元对立”说,在我看来,除去东方大国的执拗心理,恰是面对西方强势文化的极度卑微心态。其结果是死守古代艺术陈法,无视鲜活的生存体验,将中国画逼入了一个游离在当代文化轴线之外的窘境。


没有创新的重复是匠人的手艺活

文人画是中国古代艺术的优秀传统,其高贵的精神品质、完备的语言体系,成就了中国画的历史辉煌。然而令人费解的是,时至今日,中国画创作又有多少走出了文人画的价值界圈。400年前石涛提出“笔墨当随时代”,今日听来仍若警世之言。近年,网络曝光的抄袭事件,令世人哗然。创新是艺术创作的价值所在,我辈任重道远。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