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宣城:敬亭山的画魂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0-08-12 12:00 阅读量:246

导读 :
清 石涛 古木垂荫图 175×50.7cm 宣城十景,“敬亭烟雨”居其中,倘去实地,最好选在凝寒未解、雨气氤氲的日子。藉满山的清润,和墨迹留白般的烟云,攀跻而上,骋怀游目,好不惬意。那是冬日的一天,有轻度的雾霾,一大早出发,到得

正文 :

清 石涛 古木垂荫图 175×50.7cm

宣城十景,“敬亭烟雨”居其中,倘去实地,最好选在凝寒未解、雨气氤氲的日子。藉满山的清润,和墨迹留白般的烟云,攀跻而上,骋怀游目,好不惬意。那是冬日的一天,有轻度的雾霾,一大早出发,到得敬亭山时,心随境转,一片霏霏细雨、泉光云影的画境宛在眼前了。而且这“画境”,似乎还因画僧石涛与此山的一段佛缘,而足为增慨。

史料记载,画僧石涛,于清康熙六年(1667年)始,驻锡宣城敬亭山广教寺、金露庵和闲云庵近20年。正是在广教寺,他创作出一生的杰作:百开罗汉册页。据藏家崔如琢考证,《石涛百开罗汉册页》是石涛青年时期的工笔人物画精品,共绘制罗汉310位,配以龙、虎、鹿、狮等神兽形象。从他的画中自题,可以看出整套册页分别作于1667年、1669年、1670年、1672年,即从26岁至31岁,历时6年而成。此册页集人物、山水、花鸟、走兽于一炉,所绘人物,造型生动,神态各异,手法细腻,气息高古。历来人们对于石涛的绘画成就,皆以山水居首、花鸟次之来论定。各类石涛画册的遴选,也极少见到他早期的人物画,以至于诸多中国画爱好者,不知石涛还是一位人物画大家。吴湖帆曾言:“(石涛)画人物最佳,远胜山水;山水则愈细愈妙。后之学者,从横暴处求石师,远矣!”作为清初四大画僧之一,石涛绘画的瑰奇多变、意态纵横、不囿古法是中国画史上一道独特的风景。而“百开罗汉册页”这样的巨制,之所以令人称奇,概因从中可以窥见年轻时的石涛,已然是一位功夫扎实、题材全面、天才迹露的大画家。

敬亭山和石涛相关的景点有两处,一为南麓的广济寺,二为半山的石涛纪念馆。

为了寻觅石涛当年的遗迹,从一路恣赏的山景,渐至雨丝风片的引睇。入得广济寺中,竟自始至终,未见一人。空宕之中,惟余一份千古名刹、修缮一新的失落。石涛当年的寮房呢?虽不敢奢望有所迹露,却连个大致的方位,哪怕只是一块提示牌、一段纪念的文字也渺不可寻。“册页”中,那些罗汉图中精湛的铁线描;那些古淡空灵的笔墨,竟出自这里吗?山行至太白独坐楼下的石涛纪念馆,于我而言纯属邂逅,但在撞见的片刻,作为多年的习画者,还是止不住一阵内心的怦动。首先,它周遭的山色,只须再上一处坡道,立能领略苍苍灏灏、峰碧森峭之美。既有寒光侵松、前路渐穷之感,更兼远山的烟云,受大自然一双巧手的洇染,凝而不化,逶迤大藏。诚如晚明散文大家王季重在《游敬亭山记》中所描绘的那样:“绛雰浮嶾,令我杳然生翼”。那么,置身于此境的石涛纪念馆,堪称人文山水独特的所在了。馆内陈列多幅石涛画作的仿制品,配以介绍石涛苦难的身世,以及在宣城的交游及行迹。不由让我想起,多年前曾造访石涛的故居、桂林的靖江王府。一代画僧,原名朱若极,作为最后一任靖江王朱亨嘉的子嗣,在一个屠戮之夜得以逃生,成为家族中唯一的幸存者。以后他隐姓埋名,亡命天涯,取了许多别号,比如大涤子、清湘老人、苦瓜和尚、瞎尊者等。为保全性命,他10岁出家,法名超济,后改为原济。从此,由一个孤儿,变成立身涉世、顺逆悲欢的僧人。这其间,想必他的内心,承受过极大的伤痛。或许吧,由于冥冥中的缘分,他来到了敬亭山广教寺,在青灯古佛之下,安顿身心,静心作画。把人生中最好的年华,都交付给了宣城。

若没有丰厚的文化积淀,比如历代计有320余位文人为之吟诗作赋达千余首(篇),敬亭山作为一座小山,是不会博得“齐名五岳”的遐名的。如果说南朝诗人谢眺,和盛唐诗人李白是敬亭山的诗魂,那么僧人原济、画家石涛,则无疑是敬亭山不二的画魂。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