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画出长江源村新生活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0-08-23 08:01 阅读量:171

导读 :
    【扶贫艺话】     长江源生态移民村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郊的唐古拉山镇。2016年8月22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这里考察生态移民、民族团结和基层党建工作。资料显示

正文 :

    【扶贫艺话】  

  长江源生态移民村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郊的唐古拉山镇。2016年8月22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这里考察生态移民、民族团结和基层党建工作。资料显示,长江源生态移民村从原先居住的海拔近5000米的长江源头搬迁到格尔木以后,在党和政府多项扶贫政策帮助下,牧民们逐渐融入城镇生活环境,同时藏族文化生活传统也得到保持。长江源生态移民村到底有怎样的变化?是否适合中国画来表现?带着这样的问题我从北京向这里进发。

新村新变触发内心感动

  2019年9月份,我们从西宁乘坐城际火车到达格尔木。晚上九点多,一下火车,高原清冽的秋风吹来阵阵寒意,夜色中的格尔木霓虹闪烁,树影婆娑,映衬出祥和宁静的城市夜景,颠覆了之前我对于西北高原边陲小镇应该是荒凉苦寒的想象。

  次日一大早,我和同行的画家朋友董雷、宛少军一起出发去长江源村。从我们入住的宾馆到位于格尔木市郊的唐古拉镇长江源村并不太远,从车上看到之前网络上搜索到的长江源村藏式风格门楼,我们就知道长江源村到了。车过门楼,看见道路两旁建有藏族风情的小游园和文化长廊,放眼前望,是一排排藏式风格的民居,不像是农村,更像是小城镇的街道。

  在长江源村党群服务中心门口,我们与唐古拉山镇党委书记赵守元书记以及长江源村党支部书记才让等会合。长江源村支部书记才让,是一位精干的藏族女干部,她领着我们参观了长江源村简介,走访了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视察时到过的村民申格家,还参观了村口的农贸市场、开在路边的茶吧。她一边领着我们参观,一边给我们介绍长江源村的情况。

  长江源生态移民村原本位于三江源保护区,当地平均海拔在4700米以上,村民以放牧为生,住帐篷,点油灯,交通困难,生活艰苦。2004年11月,唐古拉镇128户407人响应国家三江源生态保护政策的号召,自发搬迁至格尔木市郊的唐古拉山镇移民新村,形成今日的长江源生态移民村。据才让介绍,牧民们刚迁到移民新村时,文化水平整体偏低,观念单一而滞后,劳动技能普遍较差,汉语言障碍较大,缺乏扩大社会活动面的条件,劳动力就业是个大问题。在相关部门提供技术培训等支持下,村民们慢慢适应了新的生活,并有了更多的经济增长点。在村民申格家,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长江源村时的照片挂在墙上。才让说,总书记的关心让村民们对未来更加充满信心。如今的长江源村有近450名生态移民,村民们在政府多项扶持政策帮助下,积极融入城镇生活环境,人均收入大幅提升。

  我们看到,村里好多地方俨然是个建设工地,才让介绍,政府正在按照藏式风格建筑对新村进行整体二次免费改造,改造后有望促进乡村旅游等特色经济的发展。在村委办公楼荣誉室,我们看到长江源村移居此地以来获得的“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创建示范区(单位)”等诸多奖牌布满了整整一个房间。

  才让领着我们转完村子,我们也大概了解到哪些地方比较入画。我们想要用自己的画笔把长江源生态移民村的新生活描绘记录下来:村道翻改成的柏油马路上停着的小汽车一溜到底,让人恍惚走在城市街道上;鲜明藏式风格的住宅加上一个300多平的小院,说是一幢幢小别墅也不为过;家家用上了自来水、天然气,有些村民还开起了小卖部、奶茶屋;村委会门口宽阔的文化广场有一个大舞台,村民们逢着节日就在这里欢歌热舞;广场马路对面的长江源民族学校,村里的孩子都在这里读书,不用跑到外面上学,非常方便……

  如今的长江源村,在实现了从牧民到村民转变后,正在向市民生活转变。我们用画笔记录着这些变化,内心由衷地为村民们高兴。

视觉惊喜激发创作热情

  在长江源村数天的写生,我们积累了一叠写生稿,但如何把写生搜集的素材转化为创作,还需要有一个切入口。这一天在村口牌楼前的一个过街天桥上写生时,我被不远处的经幡上飘扬的彩带吸引了,盯着看了很久,突然我发现文化广场上高高飘扬着的国旗与每家院子门楼上插着的一杆小国旗形成一种飘逸的形式感。国旗如红云,一派艳丽祥和景象,家家户户插国旗,代表着移民的感激心情。红旗如云的意象,让我视线所及,树也如云,山也如云,仰望天空,更是白云朵朵连绵而来,高原上的祥云是那样的从容自若。我的创作瞬间有了以祥云作为画面点题的灵感,头脑也豁然开朗。归来后,我数易其稿,删繁就简,将祥云、红旗、经幡与长江源村入村牌楼、党群服务中心办公楼、民居等作为画面主要元素创作了《祥云·长江源村》,作品描绘了昔日牧民如今城镇居民般的生活。

  在格尔木周边写生期间,我们还探访了沙漠胡杨、戈壁风车、小镇村寨,一路走一路画。有一天傍晚在胡杨林写生的归途中,但见西山外残阳如血,霞光万道,而东边却是天地相接,流云翻墨,人行沙漠,恍惚如梦。走出沙漠,遥望远处的昆仑山,高峰上雪线隐约,远壑如晦,“青海长云暗雪山”便不自觉地到了嘴边。回京后,这个画面时常出现在我的脑海当中,于是我将藏民祈福的经幡置于中景,把远处的昆仑山与近处的村庄呼应起来,创作了《青海长云暗雪山》这幅作品。

  长江源生态移民村写生之行虽说只有短短数日,但鲜活的生活场景、鲜明的民族风情、奇异的自然景观给我一路的视觉惊喜,也激发了我创作的热情。感谢生活,难忘此次长江源村写生之行。

    (作者:王平,系中国国家画院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报执行总编辑)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