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杜大恺:在当代情境里认识水墨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0-09-01 08:00 阅读量:208

导读 :
对于水墨艺术的当代探索,西画的训练有很多好处,对于拓展我们对国画的艺术表达方式提供了中国传统艺术不具备的可能性。吴冠中讲“笔墨等于零”是有条件的,是说若笔墨实现了什么就不等于零,若笔墨什么都不实现就等于零了。这个和张仃的观点其实并不矛盾,只

正文 :

对于水墨艺术的当代探索,西画的训练有很多好处,对于拓展我们对国画的艺术表达方式提供了中国传统艺术不具备的可能性。吴冠中讲“笔墨等于零”是有条件的,是说若笔墨实现了什么就不等于零,若笔墨什么都不实现就等于零了。这个和张仃的观点其实并不矛盾,只是在表述方式上有区别而已。

实验水墨当然有不能越过的底线,中国的笔、墨、纸肯定是不能舍弃的。首先笔墨是不能分家的,没有笔、墨就不能落在纸面上,这些是中国画工具材料的特征。正因为有了这个特征,我们在传承上才有了绘画的概念,逐渐积淀了丰富的文化遗产,在笔墨上形成了和西方绘画在造型和语言上相区别的独特性。中国画的独特性,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文化而加以肯定,放在整个世界的格局间也是值得肯定的——西方绘画无法替代。

任何艺术都是在一定的历史空间延伸出来的,若脱离了那个历史情境,它们的价值就很难判断。如果说当代在文化精神倾向性上发生了变革,那么笔墨必须要有同步的对应。笔墨本身没有自在性,是否变化要放在当代的情境里去认识。中国文化目前面对的最大问题是怎样去寻求当代性的自觉。我们过去只与祖宗比较,现在不行了,必须放到整个世界中去做纵向、横向的比较。所以有文化追求的艺术家都应当做这样的事情。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