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中华民族抗战记忆的精神铭刻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0-09-05 12:00 阅读量:175

导读 :
怒吼吧,中国!(版画) 李桦 中国美术馆藏   9月3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纪念日。回望中国抗日战争历程中的重大事件、英雄人物,几乎每个瞬间都有中国新兴木刻运动中的存世作品。先驱们用一腔爱国深情和强劲

正文 :

怒吼吧,中国!(版画) 李桦 中国美术馆藏

  9月3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纪念日。回望中国抗日战争历程中的重大事件、英雄人物,几乎每个瞬间都有中国新兴木刻运动中的存世作品。先驱们用一腔爱国深情和强劲有力的铁笔,在木板上铭刻中华民族抗战记忆的精神家园。追溯抗战版画史,要从新兴木刻运动倡导者鲁迅先生,以及粤籍版画先驱为中国抗日战争胜利所作出的突出贡献说起。

  作为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之一的印刷术,于明代到达高峰。随着中外文化科技的交流,木刻印刷术东学西渐。铁与木的碰撞,画与刻的结合,近代西方产生了创作版画。留学东瀛的鲁迅先生对于当时欧洲流行的版画甚为钟意,大力倡导新兴木刻运动。先生的用意是深远的,目光是深邃的,其意图在于用一种现实主义的创作态度和写实主义的创作手法,复兴中国传统优秀文化,赋予中华传统艺术新的时代内涵,应该“紧握着世事的形象”“艺术是‘和颇深的生活相联系’ ” 。的确,木刻只需要一副铁笔和数块木板,便可让当时大多数目不识丁的百姓“看图知意” 。在母版之下批量印刷,广泛传播。铁笔不是一般的笔,而是一把刺向对方心脏的匕首,是警醒沉睡民众的利器。鲁迅先生在去世的前10天,仍拖着病躯参加中华全国木刻第二回流动展览会,与木刻青年亲切交谈,对作品提出个人的观点。

  鲁迅先生倡导的新兴木刻版画运动绝非一朝一夕,而是十多年如一日。他不断地勉励年轻人积极加入创作队伍,鼓舞遇到困难挫折的他们迎难而上。广东籍的李桦、黄新波、赖少其、唐英伟、张影、刘仑、胡其藻、罗清桢、董丹东、罗映球等版画家及其弟子,均为当时全国抗战版画创作的主将。广东版画先驱们逐渐形成了重要的民族精神——精诚团结。他们一呼百应,以偏向虎山行的革命英勇大无畏气概感天地、泣鬼神。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在以笔抗战的“广东精神”号召下,全国抗战木刻运动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态,持续不断地发展壮大。

  粤派新兴木刻版画的异军突起,是历史选择粤地,又或是粤人厚积薄发?先看今天在广东江门新会博物馆珍藏着的两块名为“木美人”的木质门板,它们距今至少有500多年的历史,门板厚2 . 5厘米,高160厘米,相传是明朝一名新会籍贯的传教士从福建带回家乡的。他将美人绘在门板上,“木美人”着低领汉式襟衣,隐约可见抽纱类装饰花纹。由于年代久远,加上烟火熏烤,版画已看不出美人的服饰颜色。而“木美人”姣好的面容、黑白分明的双眼、细眉、宽且阔的前额和高耸的发髻,似乎又有西洋人的面部特征。到了晚清后,又有如李铁夫、冯钢百、关良、林风眠、司徒乔、李桦、丁衍庸等50余位跟随华侨关系到欧美或日本学习绘画的广东人前仆后继,不胜枚举。1891年,34岁的康有为在广州创立万木草堂,提倡文化运动; 1923年,高剑父在广州府学西街创立“春睡画院” ; 1924年,阮元在越秀山创建学海堂,此为中国最早实行导师制的学府,文廷式、梁启超、胡汉民等历史文化名人均出自此处。系列教育的振新举措,为十年后广东新兴版画异军突起储备了大量的人才。

  其中李桦的经历颇具代表性。李桦于1926年毕业于广州市立美术学校, 1930年留学日本, 1932年回国任教于母校。在鲁迅先生指导下,两年后,他在广州成立现代版画会,代表作有《怒吼吧,中国! 》及组画《怒潮》 《征服黄河》等。残酷的抗战形势,赋予当时广东版画家前所未有的忧患意识和历史使命感。为了救亡,为了革命,各种画派纷纷投身版画创作的热潮中,甚至各种艺术形式和艺术观点打破藩篱,只要能鼓舞士气,唤起民众,无不鼓励其拿起铁笔,采用写实写真的表现手法创作版画。版画粤军的做法很快得到了全国各地文艺工作者的响应和效仿。抗战胜利后,李桦回到上海主持中华全国木刻界抗敌协会的工作,组织“抗战八年木刻展” , 113位作者的897件承载着中华民族抗战记忆和精神的作品集中展出。展品汇集成册,书名《抗战八年木刻选集》为鲁迅先生的手迹,扉页上用红色字体庄重印上“仅以此书纪念木刻导师鲁迅先生逝世十周年” 。此外还有黄新波的首本木刻集《路碑》 ,被鲁迅称为“最有战斗力的青年木刻家”赖少其的作品《卖女》 《孩子死了》 《饥民》 《抗战门神》 ,李桦的学生董丹东的作品《等待疏散车》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抗战到底保卫中华! 》 ,罗映球的作品《抢修敌机炸毁的桥梁》 《在敌人的铁蹄下》 《一个人的受难》等。

  艺术作品的审美具有时代性、民族性和独特性。新中国成立后,版画大致经历了三次审美转型:田园诗意、乡土风情、精神图像。当代版画家徐冰认为版画的艺术本质系“具有复数性的绘画” 。百年历史积淀的广东版画,深刻地领悟到这一实质。以文化立市著称的深圳,在对古村落活化上,牢牢抓住文化创意产业这一主脉,创新地将版画的生产销售营销与本土客家文化相结合,探索出新的文旅商模式。

  以深圳宝安观澜的大水田村文旅商结合个案为例。大水田村历史悠久,是深圳十大客家古村落之一。辖区内住着的原住民多为凌氏和陈氏两大姓氏的后人,中原迁徙而至的客家人世代定居于此,村落内的建筑风格多为清代、民国时期的民居。最终大水田村选择“古村落活化” ,定位为国际版画基地,并有了新的名字——观澜版画村。版画村西部是著名的国际艺术家村。古民居错落有致,内有荷塘、古井、中式家具等生活配套,气质古朴,风景秀丽迷人,如同在画中行走。此外,蜚声海外的中国·观澜国际版画双年展已成功举办了六届,如今它已是深圳的一张重要文化名片,更是国际版画界学习交流发展的重要平台。至于印刷术这一古老的中华文化精髓,在新时代下不但有了新的形式载体,还梅开二度东学西渐出海出洋。古村落在文化创意产业活化,散发着青春的活力、迷人的艺术气息。据统计, 2018年中国(观澜)原创版画交易会(文博会)的原创版画销售额超过1200万元,数量超9400件。

  在高度全球化的今天,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常态化之际,鲁迅提倡的木刻运动精神已然在全民抗疫中发挥着独特的民族精神感召作用。广东的版画家们纷纷执起手中刻刀,激发新时代民族精神,讴歌逆行者、赞美医务人员、谱写抗疫英雄的精神群像。在当代多元审美思维的趋势下,时代和社会赋予版画更多的审美功能,装饰画的宠儿也由油画逐渐转向版画。终究印刷术是老祖宗留下的手艺,版画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留给当代艺术家一项新的使命——守艺人。至于“地球村”的“村民” ,爱上这门铭刻粤人抗战民族精神的艺术,或许仅是时间问题。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