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以水墨塑造的精神丰碑——读冯远新作《公民》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0-09-10 08:00 阅读量:279

导读 :
在2020年8月15日开展的“繁花似锦——中国国家画院创研新楼启用特展”上,有一幅由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文史馆副馆长冯远先生创作的作品《公民》(纸本水墨,256cm×288cm,2020年)。这幅大幅水墨画作品,描绘

正文 :

在2020年8月15日开展的“繁花似锦——中国国家画院创研新楼启用特展”上,有一幅由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文史馆副馆长冯远先生创作的作品《公民》(纸本水墨,256cm×288cm,2020年)。这幅大幅水墨画作品,描绘了162位在新中国成立以来各个领域的优秀公民代表,在他们身上凝聚着对于国家和民族做出的贡献,可谓是中国当代杰出人物的群像。这些奋战于各个领域、“与时代同行,与现实共进”的杰出人物,有些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人物;有些却是些为了国家重要科研任务隐姓埋名而不为人知的科学家;还有一些本是默默无闻,但在事关国家民族利益的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平凡人;更有身残志坚、顽强拼搏的残疾人……但无论他们被冠以怎样的称号,无论我们熟悉或不熟悉,他们与我们一样都是国家的公民。作品以“公民”为主题,强调的是公民意识,即公民对社会和国家的奉献精神与责任意识。作品反映了冯远对于当下时代和国家历史的思考,他为这些人物塑像的实质是在为这个时代的奉献者树碑,深刻体现了一种“我辈何为何能”的时代使命之感,而冯远将自己画入其中,也显现了他时刻反观自我以及“不用扬鞭自奋蹄”的策励之心。

《公民》这幅作品让我们很自然地想到冯远1999年创作的作品《世纪智者》。该幅作品中描绘了102位在世界人类文明发展进程中做出杰出贡献的代表性人物。作品甫一问世便给予美术界巨大的视觉震撼。从一个世纪的中外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科学等众多学科的杰出人物中遴选出百位“世纪智者”,首要面临的最大难度便是名单的确定。毫无疑问,这需要画家具有饱满的学识和独到的见解,才能真正准确地甄选出来。2015年应中国国家博物馆邀请,冯远为其中央大厅重新创作了新版《世纪智者》,在原画的基础上大幅度扩展画面,使智者形象由原来的102位增加到了163位。画面中的人物都在20世纪人类文明发展进程中做出过杰出贡献,但有一些是大家并不熟悉的天文学、人口学、昆虫学、医学等领域的人物,他们虽贡献杰出,但人们并不熟悉。而冯远恰恰做到了本应是一位历史学家或综合性人文学者才能完成的艰巨任务,他在广泛占有资料的基础研究上,确定了入画的名单。这对于一般画家而言,是一件非常困难也非常不愿意做的工作。

《世纪智者》在艺术处理上采取了人物肖像跨时空并置的方法,尽管其中没有任何故事情节的叙述,只有肖像画的叠加,一百多位人物肖像最终形成十分单纯而充满力量的画面,做到于繁复之间见单纯,画面整体显得非常协调却又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实现了中国人物画创作中的一项重大突破,以水墨艺术塑造了人类精神的丰碑。

《世纪智者》尺幅巨大,作品中跨时空并置的众多人物肖像,尺寸比真人头像更大,所以在艺术处理方面需要画家具备扎实的造型能力,即是要“画得像”,因为观者想要在众多的人物中一眼认出谁是谁,那么人物的形象特征就必须具有较高的辨识度。用水墨把人物画得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20世纪中国画的最重要成就是解决了把客观现实“画得像”的问题。但以中国传统画论“神、妙、能、逸”的标准来说,单单解决人物造型的准确只是属于“能”的层面。虽然达到“能”的层面也非常困难,但要在“画得像”的基础上能够“以形写神”,那就要解决精准造型与传统笔墨之间的冲突,让观者可以感受到笔墨语言的格调与韵味。冯远的方法是尝试以水墨的材质适度吸收素描的手法来塑造大幅人物的肖像,他把水墨艺术的视觉效果处理得宛如浅浮雕一般,从而实现了从客观结构向笔墨结构的有机转换。此外,《世纪智者》构图上,众多人物肖像并置处理,强化出“团块”的效果。人物肖像“团块”的顶部描绘着浩瀚的天空,并且书写着图中人物所属的学科领域,就像夜空中闪烁的星星一般。“团块”向夜空的过渡画了一道白色的亮光,喻示这些杰出人物是开启20世纪人类文明的一抹曙光。

冯远曾言:“艺术是一个时代人类的精神图谱”。如果说《世纪智者》是对20世纪以来整个世界文明的真实写照,那《公民》这幅作品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优秀中华儿女的精神图谱。我们可以通过作品划出的公民意识“天际线”,对照出我们每个个体对国家和民族应有的责任与义务。

这幅作品在艺术处理上与《世纪智者》有异曲同工之妙。从构图上来说,依然是以“团块式”的构图将众多人物形象处理成一座山的形态,“团块式”的构图与“群峰竞秀式”的顶端处理,让整幅画面充满了力量感。不过《世纪智者》主要是以人物肖像画组合展现,而《公民》则是全身像、半身像和肖像穿插塑造,虽然这些公民人物的身份、职业、年龄、性格、气质和表情各不相同,但却在复杂的图像中以“公民”的主题凝结在一起。在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征程中,我们正是因为拥有这些如山一般有力量的公民,才有今天中国不断向前发展的动力。也就是说,冯远是以这些优秀的公民为我们塑造了一个群星璀璨的时代精神群像。作品《公民》的顶部被描绘成淡淡的暖红色调,温暖的色彩让画面增添了抒情的意味,不仅象征着如初阳升起的希望之光,而且一缕缕霞光洒在画面人物的脸上,给人温暖、喜庆的视觉感受。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精品之所以‘精’,就在于其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而冯远的作品恰恰贯彻落实了党和国家的要求,《公民》这幅作品以中国水墨表现时代现实生活,具有鲜明的时代痕迹,无疑是近年来难得的优秀人物画力作。

冯远既是一位学者型画家,也是一位学院派画家。他一直锐意创新,不断地追求艺术题材和表现语言的创新以及思想深度的挖掘,很难以某一种样式去概括和总结其作品的风格特点。他注重艺术本体的研究与实践,绘画语言宽阔。他的作品中既有《逍遥游》(1984年)等属于探索性的水墨实验作品,也有以白描手法创作的令人为之震撼的历史题材鸿篇巨制。最重要的是,他是一位极具家国情怀的现实主义人物画家。他的绘画题材涉猎广泛,既有关注中国古代历史题材的作品,如《秦赢政称帝庆典图》(1997年)、《汉武帝经略边疆遣使丝路》(2018年)等;也有关于中国古代文化名人及作品思考方面的作品,如《竹林七贤》(2011年)、《孔圣杏坛演教图》(2014年)、《屈原与楚辞》(2016年)等,还有表现近现代历史事件的作品,如《保卫黄河三部曲》(1984年)、《星火》(1992年)、《武昌起义》(2004年)等;更有直面时代生活的作品。如《乡童》(2006年)、《我们》(2009年)、《今生来世》(2011年)等。冯远也非常注重艺术理论的思考与研究,曾出版三卷本文集《东窗笔录》(文化艺术出版社),并有数百篇论文成果发表于各大核心期刊和主流媒体。

王平:中国国家画院山水画所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报》社长、总编辑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