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汤立:中国画艺术程式的固守与创新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0-10-29 12:00 阅读量:164

导读 :
陈子庄说:“学艺如果未能受到大家沾溉的人很难成功。”此话有一定道理。因为跟随大家,受其影响,便能更好地了解法度与学习经典,少走弯路。能耳提面命,直观感悟笔墨技法以及创作程式的机巧关捩,其中有些要近观默察,只可意会,不易言传。 艺

正文 :

陈子庄说:“学艺如果未能受到大家沾溉的人很难成功。”此话有一定道理。因为跟随大家,受其影响,便能更好地了解法度与学习经典,少走弯路。能耳提面命,直观感悟笔墨技法以及创作程式的机巧关捩,其中有些要近观默察,只可意会,不易言传。

艺术程式,看似简单,其实很不简单。学习时有无师承,尤其是有无高人指点,能否受到大家的感染,其结果会有天壤之别。一出手、一开口给人的感觉就会不一样,所谓名师出高徒就是这个理。

学艺如果没有机缘亲睹、聆听大家授课,也要私淑大家,尽管是隔着一层。有师承与无师承不一样,师承大家和师其一般画家更是两回事,格局会大不一样。

画亦有道。中国文学的声韵格律,书画的笔法、墨法、章法,戏曲艺术的手、眼、身、法、步和唱、做、念、打等,都有十分考究的艺术程式。艺术程式是历代艺人、文化人在千变万化的自然生活中提炼、探索、总结而渐渐形成,既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并在限制中完成了艺术的转化与升华。从感性体验到理性选择,并最终创造出一套具有美学理论和极富美感的意象艺术表现程式。这个程式是艺术精华、是艺术规律、是由技入道。

程式的出现是艺术成熟的标志,有程式才有经典。程式也是艺术标准,掌握程式是艺术入门的门槛,无程式无艺术。

不少有天赋的艺术家,因为缺少高层次艺术程式的把握,而作品最终不能成为经典。

美术史上的中国画大师无不深谙艺术程式,并活用、甚至是大胆突破了某些程式,才成为艺术大师。一些大师之作看似无程式,然程式暗含其中。

纵观世界范围内任何一国、一民族之审美体系,都因为不同的内在 DNA 而派生出不同的艺术程式。中国画界有些“前卫艺术家”标新立异,以西方的艺术观念与表现形式来取代民族绘画的艺术程式。艺术探索无可厚非,若一旦失去了中国画特有的程式边界,便会搞得不中不西、不土不洋、不伦不类。如果用西方的观念与形式彻底颠覆了中国画的艺术程式那就成了西洋画,即便你使用的是中国画的毛笔、墨、宣纸等,那也是西洋画而不是中国画,这点上不能含糊、不能混淆。个人创作做试验、搞杂交,甚至是恶搞都无可厚非,但整体上的界定不能含糊,否则搞得中国画面目全非,贻害无穷。

将西方观念与手法嫁接于中国民族绘画,一时玩玩可以,但终不能融入民族艺术的潮流之中,也不可能成为民族艺术之经典。

从艺术史上看,艺术的发展一定是伴随着艺术程式的演变,但这种演变所呈现的一定是一种渐进的态势与轨迹,就如同人类的生命进化过程。而且,中国艺术的发展往往是一种循环往复式的发展,即每前进一步必然伴随着向后一次的追根寻源、反朴归真,从元典再出发。这也是中华文明延续千年不断之根本。

因此,艺术程式是动态的,是鲜活而有生命力的,当然它也就不是固化的、僵硬的死物。我们需要艺术程式,但不要艺术程式化,因为艺术程式一旦成了必须固守的僵化的套路,那就会阻碍艺术的发展,对于艺术家本身而言,其创作也会索然无味。

当今我们民族艺术的国画、书法、戏曲的发展就面临着很大的困惑,创新、突破、发展都显得十分艰难,其原因是复杂的。

近一个世纪以来,由于我们经济与社会的落后而导致了文化的自卑,在西方文化的强势冲击下,我们的艺术家往往失去对民族文化的自信,自己看不起自己,而言必称希腊。我们的美术教育问题日益凸显,西方美学体系大行其道。中国画的基础教育仍然是 70 年来一直沿用至今的苏联素描体系,而骨法用笔、应物象形等六法为基础的中国民族艺术程式的继承与掌握严重缺失。其后果当然是严重的,直接导致目前中国画界传统体系失序。想突破、能突破的内力严重不足,步子一迈大就面目全非,这样的状况何谈中国画的民族气派?何谈中国画之正大气象?

大家有大家之风范,一定是传承有序、承前启后。艺术史告诉我们,像青藤、八大、缶翁、齐白石、黄宾虹、李可染,颜真卿、米芾、傅山、王铎,梅兰芳、程砚秋、周信芳等艺术大师,无不是传承经典,一代一代,在遵从传统程式经典的基础上,结合自身条件,把自己的独特时代感悟、人生经历与丰厚的知识学养融入其中,创造出了艺术个性与风格,从而丰富与发展了民族的艺术程式,成为了新的民族艺术中的经典。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