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中国拍卖市场萎缩:海外拍卖行争夺中国市场

来源:网络 编辑:乔治娜·亚当斯 常和 时间:2013-05-02 14:47 阅读量:279

导读 :
一、佳士得在中国取得首张外资拍卖牌照 在昔日进军中国市场的竞争中,佳士得(Christie’s)的步伐似乎落后于苏富比(Sotheby’s)。但如今它已然强势回归,获得了在中国大陆独立举办拍卖会的执照。首场拍卖会将于今秋在上海举行。与入

正文 :

一、佳士得在中国取得首张外资拍卖牌照

在昔日进军中国市场的竞争中,佳士得(Christie’s)的步伐似乎落后于苏富比(Sotheby’s)。但如今它已然强势回归,获得了在中国大陆独立举办拍卖会的执照。首场拍卖会将于今秋在上海举行。与入股中国国有企业歌华集团(GeHua)的苏富比不一样的是,佳士得获得的是单独“拍卖综合执照”。但公司不会竞拍“文化遗产”——中国严格控制玉器、陶瓷以及水墨画等文物与古董的拍卖——它们是目前市场上价位最高的艺术品。

但是,国际艺术品、洋酒以及珠宝将会进入拍卖名录,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高逸龙(Francois Curiel)说:“我们也有能力举办私人拍卖会……希望能够接洽到中国藏家,他们不太出国旅游。”当被问到这是否意味着香港作为拍卖中心地位的终结,高逸龙答道:“完全不是,我觉得上海根本不会挤占香港的中心地位,如今的市场规模特别庞大,每家都有生存空间。”

二、中国拍卖市场行情急剧萎缩

还是在亚洲市场,香港苏富比今春拍季完全出乎之前2.2亿美元-2.95亿美元的预估(竞拍前的预估成交额并不包括佣金,但最终成交额中包括相应的佣金),最终的总成交额为2.8亿美元,远低于2011年同期创下的4.47亿美元记录。2011年以后,由于中国经济减速,中国拍卖市场行情急剧萎缩。

在苏富比,传统物件的拍卖行情仍然不错,藏家张永珍(Alice Cheng)雅藏的一只17世纪宝石红小茶碗,依然拍出了960万美元的高价。但在总成交额1670万美元的亚洲当代艺术拍卖会上,小问题不断。香港本地艺术商让o马克o德克洛普(Jean-Marc Decrop)说:“某些拍品的预估价过高,因为行情持续走低,各大卖家都在拖延委托代售。但上乘拍品的行情十分火爆:举个例子,方力钧(Fang Lijun)创作于1990-1991年的画作“Series 1, No 4”,成交价高达230万美元, 尽管只是一幅黑白色作品,当初,这幅作品与他所创作的那些色彩艳丽的作品相比,并不被各路藏家追捧。

还是说说中国艺术这个话题。新网站Artshare.com正式上线,它将专注于现当代亚洲艺术,每个月将策展10幅作品:除了其他画家外,第一个月将专门展出余友涵(Yu Youhan,价位20万美元)与李山(Li Shan,价位15万美元)的作品。大名鼎鼎的咨询委员会中,就包括了香港汉雅轩画廊(Hanart TZ Gallery)老板张颂仁(Johnson Chang)、林明珠(Pearl Lam)以及收藏家西尔万勒维夫妇(Dominique and Sylvain Levy)等众多大腕。中国艺术方面的专家菲利蒲o多德(Philip Dodd)同样是委员会成员,他说该网站“应该深入接洽那些无法亲临北京的国际藏家。”网站的拍品起价1万美元,此外还设有一个“私人买卖区”,交易的艺术品起价为10万美元。

三、佳士得的创新之举

谈及私人交易,佳士得推出的新举措匠心独运——在纽约各大地产建筑(经常更换展场)外设立 “雕塑园”,以展出相关雕塑作品。首次“雕塑园”活动就设在佳士得公司总部大楼外,展出克拉斯o奥尔登堡(Claes Oldenburg)创作于1976年的巨幅雕塑“打字机橡皮擦”(Typewriter Eraser,见右图),如今该作品正通过私下协议进行销售。佳士得公司总部位于麦迪逊(Madison)与54大街(54th Street)交汇处的洛克菲勒中心(Rockefeller Center)内。我觉得这类交易的关键是信息保密,但在此处并非如此——该雕塑作品在大庭广众之下兜售。佳士得解释说有些交易内幕“不能透露”,但有些交易会“向公众公开”。具体成交价也是秘而不宣——佳士得的阿历克斯o克莱恩(Alexis Klein)一再向我保证这合乎法律——但暗示说“打字机橡皮擦”的价位肯定超过220万美元,这是2009年它上次拍卖时的价位。

不久前,佳士得刚在迪拜举办了阿拉伯、伊朗以及土耳其现当代艺术拍卖会(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ab, Iranian and Turkish Art Sale )。由于联合国贸易禁运以及该国货币里亚尔的大幅贬值(去年一年,里亚尔的币值大约贬了60%),伊朗艺术家的市场行情大受影响。拍卖会首场拍卖成交额成为史上最低,只有29件拍卖品的成交价有望达到350万美元,而乐观估计第二场拍卖会成交额也不会超过200万美元。“由于有些艺术家已经作古,拍品供应必然是与日俱减,”佳士得某发言人如是说,并指出公司对拍品的价位“相当满意”。最高成交价的拍品是伊朗画家法尔哈德o莫欣(Farhad Moshiri)创作于2009年的作品——“秘密花园”(Secret Garden),这是一幅反映童话故事的艳丽画作,预估价为30万-50万美元之间。

四、欧洲画廊的新动向

在巴黎,萨尔蒂画廊(Sarti gallery)刚刚展出了传统卡拉瓦乔风格(Caravaggesque)的22幅画作,它们是过去10年时间里持之以恒收藏的结果。“我们画廊以收藏金地画而著称于世,”画廊老板吉奥瓦尼o萨尔蒂(Giovanni Sarti)说,“我们想展示自己的关注焦点并不止于此,希望延伸至17世纪甚至更晚期的作品。”尽管卡拉瓦乔本人没有任何弟子,也未创立任何画派,但他的影响深远,此次展览包括了他最亲密的追随者以及一般拥趸的作品。最亲密的追随者包括了巴托洛米奥o曼弗雷迪(Bartolomeo Manfredi)、乔瓦尼o巴蒂斯塔o卡拉乔洛(Giovanni Battista Caracciolo)、巴托洛米奥o卡拉罗齐(Bartolomeo Cavarozzi)等著名画家,而一般拥趸也包括了里贝拉(Giuseppe Ribera)、卢卡o焦尔达诺(Luca Giordano)、阿特米西亚o简提列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贝尔纳多o斯特罗齐(Bernardo Strozzi)、丹尼尔o克雷斯波(Daniele Crespi)及圭多o雷尼(Guido Reni)等画家。他们作品的成交价从25万美元至220万美元不等,本次展览的截止日期为6月22日。

伦敦画廊也不断扩张、忙于变换展场:维多利亚o米罗画廊(Victoria Miro)重回伦敦西区(West End),在苏富比拍卖行正后面的圣乔治街(St George’s Street)上另外开设了展场。米罗画廊说“把一切事情安排妥当后”方会正式公布开张消息。Stuart Shave画廊已从东堡街(Eastcastle Street)旧址搬至菲茨罗伊广场6号(6 Fitzroy Square),并计划于年底在克勒肯维尔(Clerkenwell)开设第二个展场。萨迪o科尔斯(Sadie Coles)则正搬离自己位于新伯林顿广场(New Burlington Place)的画廊,转而在摄政王街(Regent Street)另一边的金利街(Kingly Street)寻找更大的展场。“我们已经淘了一年多时间,能找到这么宏伟的大楼,我们感到非常高兴,因为它能提供面积更大的展场,”科尔斯说。她的画廊还将在八月份举办几场非正式的试营业展览,然后在九月份举办美国画家瑞恩o沙利文(Ryan Sullivan)的作品专场展。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