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百年传紫砂 一陶富宜兴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1-03-04 08:00 阅读量:56

导读 :
徐秀棠在宜兴前墅龙窑展示馆安置《前墅窑场生产流程》雕塑。 此雕塑为展示馆的镇馆之宝。丁焕新摄/光明图片   2月末,一场春雨过后,位于江苏省宜兴市丁蜀镇的长乐弘陶庄晨雾氤氲。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宜兴

正文 :

徐秀棠在宜兴前墅龙窑展示馆安置《前墅窑场生产流程》雕塑。

此雕塑为展示馆的镇馆之宝。丁焕新摄/光明图片

  2月末,一场春雨过后,位于江苏省宜兴市丁蜀镇的长乐弘陶庄晨雾氤氲。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宜兴紫砂陶制作技艺)传承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徐秀棠端坐在工作台前,他戴着老花镜,用小楷整齐抄录几十年来做陶刻摘录的诗句。这些诗句都和紫砂茶壶有关,从1978年至今,他一共摘录了近50本。这些诗句整理出来后将结集出版,供陶刻艺人们参考使用。“牛拴在桩上也会老。我现在脑子尚好,精力还够用,要为紫砂艺术多做些事情。”徐秀棠笑言。

  84岁的徐秀棠出生于宜兴蜀山紫砂陶艺世家,1956年师从陶刻名手任淦庭,六十多年来他醉心于紫砂艺术,坚持每天早晨六点去工作室。他的工作台正对着大片明亮的窗,窗台上各式各样的紫砂小品妙趣横生,窗外小桥流水、小舟闲挂。“陶艺人终身以一撮土、一瓢水、一把火为伴,陶艺人应集土的质朴、水的柔情、火的刚烈于一身,这就是陶艺家的精神所在。”创作间隙,徐秀棠偶尔抬眼,于一窗江南景致中陷入沉思。

  “松风竹炉,提壶相呼”,苏轼的诗句让人联想起阳羡雪芽与紫砂茶壶相映成趣的文人雅集现场。光器顾景舟、花器朱可心、筋囊器王寅春……江南蕴秀之地,紫砂艺术从五百年前传承至今,绵延不绝。数以万计的紫砂爱好者拜师学艺、抟泥制陶,走上徐秀棠昔日走过的路。历经数十年,传统文化的回归,让紫砂走入了更多人的生活空间,也得以使当地百姓将这张“文化名片”制成了致富的“金钥匙”。

泥与火的艺术,人文精神不可缺失

  宜兴市利永紫砂博物馆珍藏着一把“鹧鸪提梁”壶,该壶由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壶艺泰斗”顾景舟所制。壶底留下的刻款诉说了一段悲伤往事,“癸亥春,为治老妻痼疾就医沪上。寄寓淮海中学,百无聊中抟作数壶,以纪命途坎坷也。”妻子缠绵病榻之际,顾景舟耳畔一声声“行不得也哥哥”的鹧鸪啼声,正是他彼时心声。一把“鹧鸪提梁”,承载了顾景舟对妻子的深情爱意。

  “沉静的心态,对传统文化的深刻感悟,正是紫砂工艺的本质所在。泥与火的艺术,倾注了陶艺家的真挚情感和生活美学。”徐秀棠认为。

  江南人习惯讲虚岁。6虚岁,顾景舟即上蜀山之麓的东坡书院读书,当地教育家吕梅笙先生亲自讲授国文。迫于多种因素,顾景舟无力升入中学,却依然留校,由吕梅笙“开小灶”读了三年古文,为他的紫砂艺术创作生涯奠定了人文基石。

  “我带徒弟,一直强调让他们多读书,这是受到了顾老的影响。当年在宜兴紫砂厂当学徒时,他塑壶,我习陶刻,他多次建议我们背诵唐诗宋词,读《古文观止》《阳羡茗壶系》《阳羡名陶录》。”徐秀棠回忆道。在顾景舟的影响下,他研习制陶的同时,研究绘画、书法、诗文,将各类文化艺术融会于紫砂工艺中。近年来,陆续出版了《中国紫砂》《紫砂陶刻艺术初论》《宜兴紫砂珍赏》等著作论文,为紫砂艺术研究留下了不可多得的学术资料。

  在长乐陶庄的个人展馆中,徐秀棠的陶塑作品“供春学艺”“紫砂艺人邵大亨”“十八罗汉”等,既有浓郁的写实风格,又有变形、写意、夸张的现代陶艺手法。其中“十八罗汉”塑造了老小胖瘦十八种不同的罗汉体态,如远视罗汉,年岁高,远而视,连眼睛都往额上移了位,给人“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惊喜。

  “优秀的传统给我的启示在于不重复参照、不临摹再现。一件陶艺作品,选料要优、造型要美、工艺要精,人文精神不可缺失。制陶人要提高的不仅仅是技艺,人品的提升更为重要。”徐秀棠说。

  史小明高中毕业即师从徐秀棠学习陶艺,如今已成长为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师父和我们在一个工作室干活,他的一举一动始终在我们的注视下,这就是最好的言传身教。”史小明告诉记者,从艺30年来,徐秀棠身体力行的人格品质,以及他所强调的人文精神,始终鞭策着自己在做人做事的道路上不敢轻易越雷池。

  这是宜兴紫砂艺术世代相传的师带徒的一个缩影。从市级到国家级100多名传承人、1万多名有职称的工艺美术师的有序传承规模,撑起了宜兴“陶都”这张极具魅力的城市文化名片。

多元化创新,紫砂消费群体呈现年轻化趋势

  走进九隽工作室艺术展厅,“九隽”联合打造的“江南”主题紫砂杯,每款杯子都有一个风雅的名字。透过这些造型风格各异、但主题统一和谐的作品,诗意江南有如涟漪在心里荡漾开来。

  不同于以大师姓名命名的工作室、艺术馆,2017年年底,史小明牵手范建军、顾美群、范泽锋等九位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江苏省陶瓷艺术大师,联合创立了宜兴市首个省级大师陶艺家组合“紫砂九隽”。这九位中青年大师,从传承渠道上有家传、师承、学院派,从工艺门类上有制壶、陶刻、雕塑等,他们秉承共同的志向而结盟。

  “确定主题后,九人每人独立设计一款,或几人组合设计一款,不一样的理念和风格碰撞,创造出了基于传统又能体现当代审美的紫砂作品。”“九隽”召集人史小明说。组合成立至今,已经出品了十多款联名设计款,成为紫砂艺术爱好者关注的热点。如‘天地人和’主题紫砂壶系列,线上销售开放仅24小时,299套产品便被抢购一空。同时,“九隽”作品巡回展已先后在上海朵云轩艺术馆、广东莞城美术馆以及中国美术馆举办,“九隽”在国内陶艺界有了较高的知名度和品牌美誉度。

  “‘九隽’打破了紫砂界的门户隔阂,一群有共同价值观的中青年大师抱团发展,在紫砂艺术上交流切磋,打造出适合现代消费的创意性紫砂产品,并遵循现代化的公司章程推进产业化,这是宜兴紫砂在新时期诞生的全新发展模式。”宜兴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沈晓红表示。在“紫砂九隽”引领下,宜兴出现了“宜窑逸色”“乐乐陶社”“十指抟砂”等多种形式的陶艺家组合团队,共同探索紫砂艺术传承和产业化发展的新路子。

  创新带来的是消费群体的年轻化趋向。宜兴市中超利永紫砂陶有限公司的线上销售数据显示,紫砂的销售主体集中在30岁到45岁。中超利永是一家从设计生产到推广营销全产业链发展的本土化企业,“我们与工艺美术类院校合作,不光复刻经典,同时开发符合现代年轻人审美情趣的新品,让紫砂美学走入千家万户。”该公司副总经理杨其明介绍,公司产品接近400个品类,定价从200元到2万多元不等,目前保持着销售额每年20%以上的稳健增长,其中线上销售占比60%。

  如何让紫砂行业发展更规范,产业发展更可持续,紫砂工艺这项国家级非遗赢得更多年轻人的关注? 2019年11月,宜兴市委召开全市紫砂行业高质量发展大会,多举措规范行业发展的同时,勾画了紫砂行业公司化、品牌化发展的方向,倡导多元化的发展模式,以数字经济、文化经济赋能新时代紫砂产业发展。

既是文化名片,也是富民工程

  宜兴市丁蜀镇通蜀路北,西望村75幢清一色的农民别墅惹人注目。从悬挂在门户上的牌匾来看,几乎都是紫砂茶具产销作坊,而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鲍志强书写的“东方紫砂一条街”牌楼向北望去,就是尹家紫砂一条街,这里集聚着数百家前店后“厂”的紫砂工艺生产作坊,已形成了紫砂销往全国各地的集散中心。

  西望村历来崇尚耕读传家,全村80%以上的人家从事紫砂制作,范章恩、范大生等老一辈壶艺高手比比皆是。

  “2000年以后,国内紫砂市场火热,越来越多的人来宜兴学习制陶。一时间泥沙俱下,良莠不齐,出现了很多‘问题紫砂’。我们认识到必须用健全的机制来规范产业良性发展。”西望村党总支书记、江苏省陶瓷艺术大师范泽锋介绍。2009年,西望村成立了全国第一家手工业合作社,即紫砂陶瓷专业合作社。

  范泽锋告诉记者,合作社将村里的紫砂经营户融进了统一的平台,实现了原料供应、技术培训、营销推广、品牌包装、宣传推介、行业管理的全产业链共建共享,并在生产经营中发挥督导作用。

  “合作社带领大家‘抱团致富’,经常策划外出展览,社里承担展位费,村民们只用带着壶去。在国内外展览会上,我们能够直接接触客户,打开销路。”西望村紫砂合作社社员、高级工艺美术师周菊英介绍。2019年,在宜兴市妇联支持下,周菊英建立了“陶苑匠心”妇女微家,重点帮助家庭经济困难、技术力量薄弱的女性紫砂从业者学习、改进紫砂技艺。

  目前,西望村建立了400多家个人工作室,获得专技职称的乡土人才由不足40名发展到近500名。2020年,合作社年交易额近2亿元,村民人均年收入超6万元。作为宜兴市第一批探索电子商务经济的样本村庄,西望村被评为江苏省农村电子商务示范村。

  在宜兴市陶瓷行业协会会长史俊棠的积极推动下,丁蜀镇的双桥村、红卫村、紫砂村等先后建立了紫砂专业合作社,以及陶都陶瓷城、陶里等同业商会,艺人、商户抱团共同进步,共谋发展。

  据专业机构调查评估显示,2020年宜兴紫砂陶瓷产业增加值已占全市文化产业增加值的近一半。“紫砂在宜兴,是不可替代的文化名片,也是实实在在的富民工程。”沈晓红表示。宜兴市将持续出台、完善紫砂产业发展的扶持政策,全方位助力紫砂艺术的当代传承,探索非遗文化致富百姓之道,将紫砂工艺这座宝矿转化为乡村振兴的“金钥匙”。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