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笔游墨戏 ——何加林作品展座谈会在中国国家画院召开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1-03-04 20:00 阅读量:98

导读 :
3月3日,“大道不孤——2021年度中国国家画院中青年艺术家邀请展:笔游墨戏——何加林作品展”座谈会在中国国家画院举行。本次座谈会由中国国家画院理论研究所所长李虹霖主持,中国美术馆研究馆员刘曦林,中国国家画院原副院长、华东师大美术学院院长张

正文 :

3月3日,“大道不孤——2021年度中国国家画院中青年艺术家邀请展:笔游墨戏——何加林作品展”座谈会在中国国家画院举行。本次座谈会由中国国家画院理论研究所所长李虹霖主持,中国美术馆研究馆员刘曦林,中国国家画院原副院长、华东师大美术学院院长张晓凌,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郑工,北京大学教授丁宁,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陈瑞林,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朱万章,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于洋,《中国美术报》社社长兼总编辑王平,中国国家画院创研规划处处长董雷,中国国家画院理论研究所副所长陈明,中国国家画院理论研究所理论家白锐等先后在座谈会上发言,对此次展览以及何加林为人、为艺的特点和其多年来在艺术创作的突破和变化等展开讨论。最后,此次展览的主角,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馆长何加林致答谢辞。

座谈会现场

座谈会现场

座谈会现场

座谈会现场

“三餐酒醉知音少,一架书闲俗语多”这是在“大道不孤——2021年度中国国家画院中青年艺术家邀请展:笔游墨戏——何加林作品展”中展出的何加林所作的一幅对联,该联令刘曦林驻足良久。这不是展览现场唯一的对联书法作品,在现场展出的众多书画、对联作品大多都是何加林自作自写。可以说,作画、作词、作联、作曲、写书法基本是何加林的日常,而此次在中国国家画院亮相的其个展“笔游墨戏”正展出了何加林这些日常的“闲情偶寄”的所作,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别样的“何加林”。

中国国家画院理论研究所所长李虹霖主持座谈会

李虹霖在开场致辞中介绍,何加林是一位学者型的艺术家,具有深厚的传统笔墨的情怀。何加林的画展是有别于其他的,画的是心境,是以书入画。仅从他的花鸟和花卉小品上,也能明显看出他的笔墨能力。

中国美术馆研究馆员刘曦林发言

“从园林山水中喜画‘寺庙’专注笔墨的‘小古董’,到如今能入世也能避世,何加林的作品多了仁爱之心、雅逸的东西。”刘曦林说道。

中国国家画院原副院长、华东师大美术学院院长张晓凌发言

此次何加林的个展,张晓凌先后看了三次,这与他来说已经很不寻常。张晓凌表示,这个展览让我们看到一个从文人画家向知识分子画家转变的何加林,来京工作后的何加林,受南北文化的双重影响,形成了雅逸和朴拙厚重相兼的语言特色。在他看来,何加林的贡献在于他以一己之力,做实了新文人画的概念,在当代语境下打造了一个超越现实的语言体系。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郑工发言

此次展览给郑工以强烈震撼,整个展厅转完以后他不由地想到了两个问题:第一,人到60岁,何加林在想什么?第二,我面临何加林的画的时候我想到了什么?他坦言,“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心理的历程、心理的过程,可能有的时候我们只能通过现阶段的绘画去看待现实当中的何加林”。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陈瑞林发言

何加林的展览对陈瑞林来说,眼舒服,心也很舒服,这也是在场很多人的共同感受。在他看来这是何加林做到了手上功夫和手外功夫之后自然而然的、瓜熟蒂落的必然结果,同时陈瑞林期待何加林的作品可以继续“从清朗之气上升到浩然之气”。

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朱万章发言

朱万章表示,“何加林的画给我最深的印象是他的格调非常之高,这个和他坚持读书有很大的关系,腹有诗书气自华。”何加林此次的展览,也让朱万章对“文人画”有了更具体的理解。

北京大学教授丁宁发言

丁宁与何加林曾是中国美术学院的同事,在他看来,何加林是一个活得很讲究的人,他从来不热衷于喊口号,不标榜自己,他也不同于传统意义的文人画家——清高、孤芳自赏,他从来只是在低调地、我行我素地画自己的画,这于艺术家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品质。此外,何加林的画还有一个令他印象深刻的地方,就是他的作品非常丰富,元气淋漓,十分独到。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于洋

于洋眼中的何加林是非常典型的艺术家的代表,他身上集结了很多丰富的元素,其中,“逸”“趣”“率”三点是最吸引于洋的地方。于洋认为,读何加林的画更重要的是读他的人,读他的思想。他的画和他的文章、他的行为放在一起,才回到了我们真正意义上的传统。

《中国美术报》社社长兼总编辑王平发言

王平谈及对何加林的印象,“有侠气”“有担当”“很真”“有文气”“好思”……都是何加林的标签,王平认为,何加林的作品体现出了一个现代画家的综合性的修养,他的文心学养和情趣,对当下的画坛有导向性的价值,对于当下的艺术家有很重要的参考和借鉴价值,也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文人画在当下发展的一种可能性。

中国国家画院创研规划处处长董雷发言

董雷参与了整个展览的筹备过程,何加林对艺术的严格要求,包括对作品反复的遴选还有对一些细节的把控令他受益良多。在日常工作中,董雷看何加林创作和写生的机会很多,但他基本每天还会来到展览现场观摩何加林的作品。董雷指出,很多艺术家有一个误区,觉得这种案头的状态是为大型创作的一种练手,都被归为小品。尽管这些小品并非是何加林的全部作品,但看了这个展览之后,仍然收获与感触颇多。

中国国家画院理论研究所副所长陈明发言

 陈明对何加林在图式及画面风格上的探索更感兴趣。他表示,从中国画特别是山水画、花鸟画的章法来说,程式化是必不可少的,但问题也在于此,在当代文化语境下,如何在传统的规范内寻求突破,寻找传统中国画的现代性,是一个难题。我想,何加林老师多年来的努力就是在这方面。在图式的探索中,我觉得他着力最多,他在很多山水和花鸟画创作中将传统的程式进行解构,组合成新的图式,非常具有现代感。在创作中,何加林一直在苦心经营,力求祛除老套的面貌,将传统山水的精神通过现代图式和意境表现出来。

中国国家画院理论研究所理论家白锐

白锐特别谈及了何加林此次展出的书法作品,“我进入展厅看到何老师的展览特别是看到书法作品的时候,我没有感觉到这是一个画家的书法,为什么?因为这些作品是何老师综合学养、积累、积淀的全面的呈现。他的书法作品给我们的感受和我们在任何一个高标准的书法展览中的一个的感受基本上是相似的,特别了不起。”

此次展览的主角、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馆长何加林致答谢辞

此次展览展出的作品包括了山水、花鸟、书法等多种类型,皆是何加林工作之余的闲暇之作。何加林坦言,此次展览于他而言也是一个意外,虽然本无计划近期做展览,仓促无意间的整理却打开了他另一个世界,“我的创作和写生作品之所以画得还能够让大家喜欢,也正是得益于这些背后笔游墨戏的励炼和滋养,因为画家背后的空间可能恰恰是滋养画家正面主体创作的学术形象的基础。我们应该沉下心来去培养我们背后的空间,增加自己的文化积累和笔墨修养”,这是此次展览让他临时冒出来的想法,也是他做此次展览的初衷和意外收获。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