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任其千态万变,而我勇猛精进”——罗殿龙书法漫议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1-05-15 04:00 阅读量:73

导读 :
临《赵之谦临张猛龙碑》(魏碑) 罗殿龙   清代书法家赵之谦曾在一通手札中写道:凡事得快意尚可,求如意大难。去岁所以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之譬也。降魔大道,止(只)有不动心法,任其千态万变,而我勇猛精进。   拜观“

正文 :

临《赵之谦临张猛龙碑》(魏碑) 罗殿龙

  清代书法家赵之谦曾在一通手札中写道:凡事得快意尚可,求如意大难。去岁所以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之譬也。降魔大道,止(只)有不动心法,任其千态万变,而我勇猛精进。

  拜观“敬畏经典”——罗殿龙书法作品展,想起赵之谦这句话。不错,罗殿龙就是以“任其千态万变,而我勇猛精进”的生命状态,匍匐在博大精深的书法艺术面前,倾听、感悟,审视、临摹,以极大的生命激情和对书法艺术的热爱,在书法的经典中寻找自己的艺术之梦和精神家园。

  展览结构清晰,临摹之作与艺术原创,展现了作者从最初的兴趣使然,逐步深入书法艺术的内核,并以自己的人生体验和审美判断,努力攀登书法艺术的高峰。

  我是从罗殿龙的书法临作走进他的书法艺术世界的。罗殿龙热爱书法艺术,他要做到对书法的真正认知,他清楚,有了真正的认知,才能做出符合艺术规律的判断。于是,他临摹了大量经典碑帖,从篆隶到行草,从碑到帖,从巨制到小品,一笔一笔精心临摹。循序渐进的过程,就像一滴滴水,沁入心灵的田野,让他的艺术之树茁壮成长。他临写的王羲之行书《圣教序》,幅度宽大,字型准确,用笔沉实,氤氲的清气,透出临写者的虔诚、真挚,心绪波澜不惊,笔调一尘不染。临摹作品《石门颂》直抵摩崖隶书《石门颂》的深处,淋漓、舒张,奔放、灵动,重现了东汉隶书的磅礴气势,浇铸了自己的审美追求。

  临摹是学习,是体味,也是创作。正如广西文联原主席潘琦所言:“书法是中华文化之瑰宝,从一般有实用价值的写字,到一种高雅的艺术境地,从感性上升到理性,其中确实有奥妙与神奇。从殿龙同志临摹的100多幅作品中,我们欣赏到了汉、晋、唐、宋、元、明、清各朝代书法大家的品格和风范、韵味和精彩。”在他的系列临摹作品中,晋唐手札风度玄远,引人遐思。

  “二王”书法,是中国书法巨大的存在,罗殿龙看在了眼中。从青年时代,“二王”书法就是他案头的读物,翻来覆去,百读不厌。为什么如此迷恋“二王”,首先是他们奇崛的笔法、深刻的结字,还有手札中藏匿的往昔岁月、文人生活。罗殿龙丰富的人生经历,能够理解古人生活的酸甜苦辣,为此他重视手札的内容,他觉得“二王”手札的内容,与毛笔书写有血脉关联,有人生况味。临摹之后,罗殿龙常常陷入沉思,然后写上一段跋语,他用朴素的语言,道出写字临帖的感受,也会写出对人生的思考。

  对唐、宋书法,他也有自己独到的理解。他临摹了颜真卿、柳公权、怀素、张旭、苏东坡、蔡襄、黄庭坚、米芾等人的作品。显然,罗殿龙在他们的笔墨之间迷恋日久,有着自己的理解和认知,他重视字型,又不拘泥一点一线,他以自己的方式在丰博的书法资源中寻找落脚点,并恰到好处地把自己的一招一式和生命语言展现出来。从文字史来看,唐宋楷书、行书、草书精致而遒丽,它把汉字的形象结构带到了完美的阶段;从书法史来看,唐宋的书写有庙堂的威严,有文人的风度,有人性的关怀,徜徉其间的罗殿龙感触甚深。

  临摹,是向历史致敬,是寻找书法艺术魅力的重要途径。临摹也是为了创作,展览中有许多罗殿龙的原创书法作品,不管是楷书、行书、草书、隶书,都能看到这些原创作品与临摹作品的对应关系。罗殿龙的原创不是“空穴来风”的表现,而是“有据可查”的展现,不是盲目追求个性化的“粗头乱服”,而是“按部就班”的真实陈述。

  通过对罗殿龙临摹作品和原创作品的分析,不难看出,罗殿龙以独特的目光审视书法史,以艺术的眼光判断书法作品。他结合自己的现实生活和文化修养,逐步发现了秦汉晋唐宋元明清书法别开生面的文化价值,自然产生了追求的激情。他离开工作岗位以后,以虔诚的心态,开启了学习书法的新时期。在他看来,书法史上的任何高峰,都具备学习的价值,敬畏经典,回归经典,就是自己的选择。其次,他具备了驾驭笔墨的能力,因此,在临摹向创作转换之间,实现了“笔法自由”,创造了自己的艺术语言,不管是轻与重、明与暗,书写过程中的暗示与表达,清晰可感。同时,罗殿龙的书法作品有一定的思想深度。任何艺术创作,离不开艺术家深刻的人生体验。他所崇敬的书法家王羲之、颜真卿、苏东坡等人,都是“进则兼济天下”的士大夫,他们懂得人间疾苦,关心社稷苍生,他们的诗文书法,有着强大的人格力量。罗殿龙热爱国家,了解现实,他的笔墨自然坚实,他的情感自然真实。笔墨的坚实与情感的真实,是创作出具有审美价值的艺术作品的根本。

  追求书法艺术的罗殿龙,有古典书学的人文理想养成,优雅、冷静地游走于经典书法之间,锤炼着追慕书法的意志,培育着细致的艺术感觉,开拓着书法艺术创作的坚实道路。罗殿龙拥有丰富的生活,他所积累的人生经验,自然也会影响到他的书法创作。罗殿龙的书法,具有艺术古典主义的典型特征——淳厚、中和、简约,如同宗白华所言“向外发现了自然,向内发现了自己的深情” 。的确,他体会到了古人虔诚的心态,忘我的禅心,他撑开了一个空间,希冀自己对书法的认识有更多的依据。也许,这就是罗殿龙“敬畏经典”的心态和过程。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