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往事如昨——傅抱石先生故居探幽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1-05-17 08:02 阅读量:81

导读 :
傅抱石纪念馆坐落在南京市鼓楼区汉口西路,是一栋两层小楼,这里曾经是傅抱石的家,尽管他在这栋房子里只生活了不到两年,却是他生命最后的时光。这里有他曾经的悲喜,也保存着他的亲人对人世无常的喟叹。这是一栋藏着故事的房子——早逝的傅抱石昨天的故事。

正文 :

傅抱石纪念馆坐落在南京市鼓楼区汉口西路,是一栋两层小楼,这里曾经是傅抱石的家,尽管他在这栋房子里只生活了不到两年,却是他生命最后的时光。这里有他曾经的悲喜,也保存着他的亲人对人世无常的喟叹。这是一栋藏着故事的房子——早逝的傅抱石昨天的故事。

1985年傅抱石逝世20周年时,这座故居被辟为傅抱石纪念馆。2021年3月,在经过三年修缮之后,纪念馆重新开放,就在近日,作为文化和旅游部2020年全国美术馆青年策展人扶持计划入选项目,“往事如昨——傅抱石先生故居史料展”在这里与观众见面。这个展览,是于作品之外为观众了解傅抱石提供的一个新角度,毕竟家是最温暖的地方,以家作背景,一切展品都活色生香起来。

与书画相比,印章是最早介入傅抱石生命的艺术,也是伴随他一生的艺术。因此,在傅抱石故居,八方他曾经用过的印章便作为八个题目被分别钤在了八间展室的门侧。八方印章的内容,分别代表着傅抱石不同时期的起伏行藏,合在一起所呈现出的人生况味,令人唏嘘。

故居的上下两层各有四间展室,一层入口处的房间很小,应该是当年的储物间吧,门侧的印章是“抱石斋”。出生在南昌的傅抱石,17岁时已治得一手好印,因得贵人相助,于困厄中念完高小、升入省立第一师范,并挂牌刻印赚钱,“抱石斋主人”便是他为自己挂牌治印所取的名号。这期间,他靠自学完成了《国画源流述概》《摹印学》《中国绘画变迁史纲》的撰写。在这间逼仄的小展室里,陈列着马提灯、旧刻刀、碎印石、旧桌凳,还有一些藏书,是傅抱石从1904年出生到1931年的27岁人生……

往里面走,便是“勇猛精进”展室,从印名也能知道,这是傅抱石艺术人生的奋进期。从1931年认识徐悲鸿,到赴日本留学、在日本结识郭沫若,到师从日本美术史学泰斗金原省吾、翻译金原画论、在东京银座举办个人书画篆刻展,再到学成返国任教中央大学、撰写《中国绘画理论》《石涛丛考》等大量论著并完成图案学等译著,最后到1940年在郭沫若主持的政治部三厅任秘书。这9年间,傅抱石可谓如日中天,展室的陈列方式也活泼新颖,图书、照片、信札、书画,以各色文献徐徐铺展出一个雄姿英发的傅抱石……

紧邻“勇猛精进”的展室叫“终身不拟做忙人”,这间展室是傅抱石当年的会客厅。展室的墙上写有傅抱石女儿傅益瑶的一段话:“家里总会来许多客人,而且常常直到深夜也谈兴不衰;客厅里灯火通明,父亲的声音隔条街也听得到。”至于谈话内容,则“不外乎艺术、哲学、人生、事业……”这间屋子的陈设很具匠心,几乎还原了当年的样貌。傅抱石纪念馆馆长黄戈津津乐道地告诉参观者,他是怎样对照老照片一点一点在旧物摊上搜集室内的陈设,一张博物架、一台旧风扇、一只旧烟缸,慢慢找回那个时代的味道。于是,这间会客厅就有了生气,当年的说笑声、讨论声,声声如闻。

“踪迹大化”展室陈列的是傅抱石的艺术高峰期。1938年傅抱石避乱来到重庆金刚坡,为巴蜀风光所动,创下了名载史册的“抱石皴”。在这里,他把自己的学术研究与民族命运相联系,发表了《从中国美术的精神上来看抗日必胜》,撰写了《中国绘画思想之进展》《中国绘画“山水”“写意”“水墨”之史的考察》,完成了《晋顾恺之画云台山记之研究》等文稿。1946年,他重返南京继续执教中央大学,此后三年可谓个展联展此伏彼起、佳作论著层出不穷。这间小展室,拥挤着傅抱石从1938到1948年的艺术思想与实践,饱满且成熟。

故居二层同样格局的四个小展室中,“待细把江山图画”陈列着傅抱石1950年到1964年的行迹。这期间,他任教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开始尝试以毛泽东诗词为题材进行创作,与关山月合作完成了家喻户晓的《江山如此多娇》;筹建江苏省国画院并出任院长;赴东欧考察;最重要的,他带领江苏省国画院的画家们走出江苏,南下北上访问六省十余市,完成了著名的“两万三千里写生”,画出了符合时代审美要求的新中国画。写生,是傅抱石这一时期做得最多的事。展柜里陈列的傅抱石用过的粗粗细细的毛笔、墨迹斑驳的砚台、各地写生的草图,仿佛无声的证据……

“往往醉后”是傅抱石生前非常喜欢的一方印章,在这里,这方印指示着一个不足两平米的幽暗空间,内中陈设只有一椅一几,茶几上方的一束灯光最见温情,缓缓投下、框住了几上的一瓶酒、半支烟。抱石爱酒嗜烟,这方小天地便构成了一幅动感十足的画面。黄戈馆长说,这个设计是他颇为得意的一笔,仿佛傅抱石才放下酒杯、灭了烟蒂、刚刚离开……

“南石斋”是傅抱石在此间的画室,为郭沫若命名,意取“北有齐白石、南有傅抱石”之意,足见郭老对傅抱石的欣赏与寄望。这间画室应该是傅抱石故居的精华所在——画案上,笔墨纸砚摊开着,笔洗中的水还没有染黑,色盘里是用了一半的朱砂……画案的对面,是傅抱石生前的最后一张作品——未完成的《西陵峡》,它立在那里,定格了大师的一生。

最后一间展室名为“长留天地”,收藏了傅抱石1965年也是生命最后一年的行止。尽管大师艺术生命在这里戛然而止,但是,这间展室却无比温馨,因为里面陈列的,是傅抱石与家人不同时期的照片,每一张脸上都有笑。傅抱石有二子四女,子女们对父亲与家的记忆高高低低地写在展室的墙壁上,情感流溢间,给人看到一个慈爱的父亲……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