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笔墨韵味与葡萄深意——观王吉祥画作随感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1-05-27 12:02 阅读量:100

导读 :
硕果(中国画) 王吉祥   花鸟画历经千年演变,鱼、莲花、鸳鸯、葡萄、竹雀等物象是常有的题材,它们扎根于中国的传统文化与市井生活之中,寄托了古人对理想生活的向往。当代花鸟画家王吉祥,身居四川成都,执著于探索花鸟画中的葡萄意象,用

正文 :

硕果(中国画) 王吉祥

  花鸟画历经千年演变,鱼、莲花、鸳鸯、葡萄、竹雀等物象是常有的题材,它们扎根于中国的传统文化与市井生活之中,寄托了古人对理想生活的向往。当代花鸟画家王吉祥,身居四川成都,执著于探索花鸟画中的葡萄意象,用别样的笔墨韵味赋予葡萄以深意;精妙生动的笔法墨韵与晶莹剔透的彩墨葡萄,蕴含着意味深长的精神世界。

  王吉祥术业有专攻,“文”与“艺”兼修,就职于成都市文联,可谓专业对口,如鱼得水。其画艺日渐精进,功底扎实且有师承:早年师从范家成习画,打下中国画葡萄之基础;幸得重庆西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苏甦教授赞赏与指导,深究画法画理之堂奥。一路走来,王吉祥艺海拾贝,韦编三绝,笔下葡萄意蕴悠悠,享有巴蜀画坛“吉祥葡萄”之美誉。

  伏羲画卦,苍颉制字,开中国书画之先河,也成为“书画同源”之实证。中国书与画,可谓源远流长,而自古迄今,统纪分明,蔚为大观。其中,花鸟画发展于五代之末叶,至宋代才趋于成熟,近现代则有所突破与创新。不过,在此前漫长的一千多年里,花鸟画和山水画相辅相成,同为中国画的中枢。而花鸟画通常由华丽造型和美好寓意构成,其生活意趣与装饰性是山水画所少有的;它有着适合节日庆典的特质,画作内容蕴含吉祥之意,被世人所喜爱。人们喜欢在日常家居及生活中的喜庆场合装饰花鸟画,文人也喜欢以花鸟为主题互赠画作。作为花鸟画中的葡萄题材,雅致清新,既具装饰性,又赏心悦目,成为现实生活中家居字画装饰中常见的吉祥画。葡萄自然外形圆润、鲜艳、晶莹、饱满、果多、成串,是日常生活中人们喜欢的果品。而以葡萄为题材的中国画作品,见仁见智,不同的人赋予不同的美好寓意。王吉祥从花鸟画中葡萄这一意象切入、深究,以丰厚的学养和高超的画技,画出了彩墨葡萄的意象美和意蕴美。

  王吉祥耽迷于彩墨葡萄系列,乐在其中,俯仰自得。既感悟葡萄之意象深意,亦探索中国画之水墨世界。工作之余,不舍昼夜,兴之所至,丹青抒怀,往往不知东方之既白。同时,他还不断挑战自我,超越过往谋其新,守正创新谋其精,在“舍弃旧我,开创新我”的寻求中艰难前行。他将书法之笔法与意趣融入葡萄藤蔓之写意,以写意解放笔墨,追求自然意趣与笔墨韵味,探求葡萄这一个体意象的精微呈现。他借助自己的笔墨韵味,将象外之意、形上之寄,皆融汇于精微呈现与写意表达之中。对于美术作品而言,形式与内容的和谐统一至关重要。王吉祥的彩墨葡萄所呈现的,便是这样一种和谐统一。

  王吉祥的作品主宾分明、虚实有度、疏密得当、参差多姿,可谓章法有致。何谓章法,即谢赫六法所谓经营位置也。清代翰林画家邹一桂在其花卉画论著《小山画谱》画之“八法”中先释“章法”:“章法者,以一幅之大势而言,幅无大小,必分主宾。一实一虚,一疏一密,一参一差,即阴阳昼夜消息之理也。”又曰:“布置得法,多不厌满,少不嫌稀。大势既定,一花一叶,亦有章法。”王吉祥的画便是这样“有章法”。其画作藤蔓枝叶以及果篮均为水墨表现,简而不单,雅而有味,非常写意;而葡萄则用彩墨淋漓尽致地渲染,或红或青,或紫或墨,非常写实;间或有小鸟在枝头名叫观望,静中有动,活跃画面。画家用写意的水墨背景烘托彩墨葡萄,见笔法,有墨韵,既有艺术感染力,也有意蕴渗透力。

  中国画有“墨分六彩”之说,即黑、白、干、湿、浓、淡是也,说的是水墨之间作用在宣纸上微妙而精彩的呈现。若黑白不分,则无阴阳明暗之分;若干湿不备,则无苍翠秀润之现;若浓淡不辨,则无凹凸远近之姿。王吉祥深谙用墨之法,在画作中充分体现“墨分六彩”之神妙。

  一幅赏心悦目的画作,既要笔墨融合,又要浓淡、干湿相宜,才会筋骨老健、血肉丰满。王吉祥十分注重中国画之笔法与墨韵,他用笔墨韵味书写心中葡萄之深意,呈现的是艺术,送出的是吉祥。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