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字如其人的文化逻辑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1-05-31 12:01 阅读量:95

导读 :
教育部决定成立教育部中国书法教育指导委员会,是好事,说明国家重视书法,鼓励人们写好中国字。中国字是象形文字,有美感,在两千多年的时间里,积累了写好字的方法,确定了什么是好字、什么是坏字的标准,同时,又把写字上升到精神的高度,形成了理论,产生

正文 :

教育部决定成立教育部中国书法教育指导委员会,是好事,说明国家重视书法,鼓励人们写好中国字。中国字是象形文字,有美感,在两千多年的时间里,积累了写好字的方法,确定了什么是好字、什么是坏字的标准,同时,又把写字上升到精神的高度,形成了理论,产生了审美价值。因为中国字是象形文字,有书写标准,因此,从庙堂到江湖,人们推崇把字写好的人,于是中国有了字如其人的文化逻辑。

从科举考试,到官员选拔,书法尤为重要。试想,一手恭谨、典雅的小楷写成的一篇策论,自然会被考官重视。文章重要,如果缺少书法这个载体,再好的文章也会大打折扣。我在山东青州看过明朝状元赵秉忠的殿试答卷,文章有深度,书法焕然一新。赵秉忠之所以能够状元及第,书法功莫大焉。纵观中国的历史名人,基本上都有一手好字,甚至有的人还能进入书法家的序列。现当代依然如此,我的文学青年时代,是在稿纸上写作,写了草稿,修改后还要誊写一次,才能寄给报刊。我的处女作刊发,也是得益于清新的字迹。编辑回信说,字迹清楚的稿件,容易阅读,也容易做出判断。后来我也当了编辑,对字迹清楚的稿件自然有好感。

计算机文字处理系统广泛使用后,中国人的写字能力下降了。一方面,写作的人或者写其它文字材料的人,不再依靠纸和笔了,他们在键盘上任意驰骋,得心应手;一方面,他们提笔忘字,甚至连自己的姓名都写不好,遑论写出有审美价值的字了。有审美价值的字由专业书法家来写,当文字书写退出全社会的应用领域,书法没有死去,它以另外一种方式活着。尽管活着,总是觉得缺少什么,似乎与书法传统有了区别,似乎今天的毛笔书写和古人的毛笔书写不是一回事了。确实如此,传统书法文墨兼优,书写具有功能性,比如写文章、写信,或者写其它文字材料,文字和书写本身血肉相连。今天的书法不是这样的形态了,毛笔书写是为展厅而来,人们对书法的书写内容视而不见了。正如同李刚田在第七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兰亭论坛上所言:“当代书法的创作特点是与书法走入‘展览时代’相关联的。当代书法创作中,作者的表现意识、技法与形式的表现性都非常明显,这与古人所谓的‘无意于佳乃佳’大不相同。”

“无意于佳乃佳”是传统书法的境界。这个境界已经不属于今天。

在当代中国书法处于发展的十字路口,在当代文化学者和书法理论界对书法的发展忧心忡忡的时候,教育部决定成立教育部中国书法教育指导委员会,我认为,这是把书法教育纳入国家战略的高度,是从一个新的开端观照当代书法教育,及时,也重要。

我是书法教育的门外汉,仅仅是一个关心中国书法发展的普通人。根据自己不成熟的观察和研究,我希望教育部中国书法教育指导委员会首先重视学生的书法素质培养,其中包括书法史常识,写字的技巧,兴趣的养成,以及感悟中国书法美的能力。而不是一门心思想着“有用”,追求所谓的效率,急于加入竞争,去所谓全国书法展览上谋取功名。如果仅仅把书写技能当成考评或者加分的手段,忽略书法对人格建构的影响,对人的精神品性的提升,就会走进另外一个怪圈,甚至成为负数。正如作家王安忆所说:“这个世界上有用的事物已经太多了,所有的因果逻辑都是循着用途连接和推动,那些边缘的次要的性质从因果链上碎裂下来,被淘汰出局,生活和人生本来是弥漫的氤氲般的形状,质地也具有弹性,如今越来越被过滤干净,因而变得光滑,坚硬,并且单一。” 写字的兴趣,是发现书法美的开始。让中国的大学、中小学生们保持写字的习惯,养成欣赏书法艺术的趣味,应该是书法教育更为完善的体现。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