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略识赵云壑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1-06-08 08:06 阅读量:39

导读 :
  海上吴缶翁书画弟子众多,能享大名者不乏其人。而在绘画上,能继缶翁笔墨之神韵者,当首推王一亭(震)、赵子云(云壑)两大弟子。缶翁曾赞曰:“子云作画,信笔疾书,如素师作草,如公孙大娘舞剑器,一本性情,不加修饰。”缶翁一生,重视发现人才。然平

正文 :

  海上吴缶翁书画弟子众多,能享大名者不乏其人。而在绘画上,能继缶翁笔墨之神韵者,当首推王一亭(震)、赵子云(云壑)两大弟子。缶翁曾赞曰:“子云作画,信笔疾书,如素师作草,如公孙大娘舞剑器,一本性情,不加修饰。”缶翁一生,重视发现人才。然平素对众弟子学画水平高低,十分慎重,从不作轻言评价。而对子云之评,内心还是比较看重的。

  赵云壑(1874—1955),近代“海派”著名画家,字子云,原名龙,改名起,号铁汉、壑山樵子、云壑子、壑道人,晚号壑叟、秃翁、半秃老人、秃尊者、泉梅老人等。斋名有:曰畊心草堂、十泉十梅之居、云起楼、春晖草堂、思寒斋等,江苏苏州人,工书能刻精画。初随任预、顾沄学画,由于天性颖悟甚高,始知绘画笔墨之道。后拜吴昌硕为师,缶翁爱其忠厚勤勉,尊师重友,乃倾心传授,故笔墨深得缶翁绘画真谛,为缶翁入室高足之一。子云在学习缶翁笔墨绘画同时,亦深深汲取青藤、大涤子、髡残、八大等先贤的绘画笔墨。深入古法,融会贯通而独标其格。子云先生绘画笔力雄健、沉厚古拙,线条笔墨极富金石气。这关键乃得力于其深厚的书法功底,其在书法临池上也非常刻苦,数十年笔耕不辍。正书学颜鲁公、柳诚悬,行书法大米、觉斯,草书追素师、山谷、枝山。于诸汉隶名碑,钟鼎、《石鼓》及泰山、琅琊二摩崖刻石均有涉猎。所以说,其笔墨与乃师同,皆以书法笔墨入画,这就更丰富了其画中笔墨之内涵。加之其又精通篆刻,刀功亦得秦汉古印及乃师篆法,确为后世所敬重。云壑先生有段论印自序写得颇为精彩,可见其行艺独到之轨迹:“余少好作书画,尤喜作篆隶,及长而治印。印之为事,追秦也,摹汉也,亦日与古为徒云尔。余不规规于秦若汉,而取篆隶之法行之,不自知其挥洒为雕馊也。夫秦汉之印,余玩习之矣,苍莽浑古,爽直洒脱,疏密相间,气势兼到,无一毫做作气,诚哉弗可及。已后之治印者,承奉以为师,舍是非肆则俗。而余乃不此之图,非薄秦汉也。以一意追秦而终不是秦,一意摹汉而终不是汉,孰若行以篆隶之法,随体诘屈,即朱文亦以肥润出之,不为瘦劲;间有边署,并与弄翰不殊,盖适成为余之印也……”云壑先生论印之道,贵在取神而遗貌,重在法古而荡俗。学古而不泥古,方为通神之径。论印之道尚且如此,书画焉能别出异乎!实际上,真正能传缶翁书画衣钵真谛者,应首推赵云壑。当时,在海上画坛云壑就有“缶庐第二”之誉。王一亭是商界巨子,虽是缶翁弟子,但缶翁一直与王是亦师亦友的密友关系。王就是鼎力支持缶翁书画在上海打开销路的重要推手,由于财力雄厚,从而使缶翁的书画,稳稳当当地在上海站住了脚跟。故而,王就是商界大佬,能书善画是王的业余爱好,其决不靠书画为生,而是闲来白相相。其戏一号叫“白龙山人”,意思是说,我送人书画都是“白弄”咯!因而,其也绝不会和人争“缶翁弟子第一或第二”。赵云壑也真是运气好,遇到了缶翁和王一亭,由于画画的本身就不差,加之名师的亲炙,故而,进步飞快,自己鬻画生活已基本不成问题。就是恩师年事已高,家中依旧“画债堆积如山”,由于云壑笔墨与缶翁风格近似,理所当然就是老师的主要代笔人了……。

  赵云壑《梅石图》(见图),墨笔纸本,134×67厘米,藏朵云轩。构图大气不拘,笔墨苍古遒劲,周身凸显金石书卷气。梅石精整而疏密有致,承师气格而自出新意。款引宋姜白石词“江左咏梅人,梦绕青青路。因向凌风台下看,心事还将与。忆别庚郎时,又过林逋处。万古西湖寂寞春,惆怅谁能赋。”品读赏画,内涵笔墨之气,已渐入画境。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