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即便是幽默也是冷幽默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1-06-23 08:01 阅读量:134

导读 :
丁悚 绘 《上海漫画》杂志封面 关于丁悚,目前所出版的书中文字介绍甚少,报刊杂志上描述的文章也不多,特别是他的生平和绘画几乎成了要挽救的历史资料。丁聪说:“我父亲当年的名片上印的是嘉善人。当时枫泾属于嘉善(今枫泾属上海)。”

正文 :

丁悚 绘 《上海漫画》杂志封面

关于丁悚,目前所出版的书中文字介绍甚少,报刊杂志上描述的文章也不多,特别是他的生平和绘画几乎成了要挽救的历史资料。丁聪说:“我父亲当年的名片上印的是嘉善人。当时枫泾属于嘉善(今枫泾属上海)。”

因酷爱绘画,曾入上海徐家汇土三湾画馆学习西画,又在中国图画函授学堂学习。所以他的绘画中西兼顾,国画擅长人物和佛像,西画则擅长素描。后来有幸结识了当时已享誉上海滩的沈泊尘,沈泊尘比丁悚长两岁,两人情趣相投、志同道合,成了莫逆之交。丁悚在绘画上受沈泊尘的影响很大,漫画也好,现代仕女也好,笔法和技巧尤其相似。

丁悚曾历任院校的教授,还兼任《上海画报》、《健康家庭》、《小说画报》等刊物的编务工作,常为上海《新闻报》、《时事新报》、《三日画刊》等重要报刊作漫画。后从事香烟广告画的绘制和广告设计工作。声名远播后,约稿特别多,他曾为《礼拜六》、《福尔摩斯》、《申报·自由谈》、《自由杂志》、《游戏杂志》、《电光》、《小说大观》、《女子世界》、《健康周刊》等杂志画过封面和插图,在当时的上海滩红极一时。

1927年秋,我国历史上最早的民间漫画团体——“漫画会”成立,丁悚和张光宇为主要的策划者和组织者。“漫画会”初址设于上海宁波路65号三楼40室。不久,“漫画会”的招牌索性就挂在贝勒路(今黄陂南路)天祥里的丁悚家门口,他家实际上也就是“漫画会”的会址。1928年春,由“漫画会”筹办的《上海漫画》创刊,丁悚也是主要的创作人员之一。从第三期开始,《上海漫画》陆续刊登了他的漫画。抗战期间丁悚封笔蛰居,不再搞绘画创作;新中国成立后,也很少看到他的作品,这段历史几乎成了空白,至今没有详实的资料。

据毕克官《中国漫画史话》一书中所写:丁悚“漫画生涯开始于清末,‘五四’时期更为活跃,创作了许多反映时局的作品,如《豺狼当道》、《锁上加封》、《中国最近之悲观》等。”其漫画以传统的中国画技法为主,内容多幽默和讽刺,深刻描绘了当时的社会现状和政治时局。

纵观其整个漫画创作历程,他的讽刺远远大于幽默,往往用委婉的语言暗示、劝告或讥刺、指责。即便是幽默也是冷幽默,非但不让人发笑,反因触及社会痛处,引人反思。他善于观察,笔下人物造型夸张得体,对比强烈,画题常用诗词或俗语,特别是所题的俗语很生活化。虽然有些画表面上画的是平常事,而事件的背后往往讽喻了当时一些社会现象和政治事件,具有一定的社会现实意义。或许这正是他艺术创作的高明之处。漫画《给他一张梯子吧》,画出了人为了某种利益选择了不同的人生道路;《敝屣弃之》与《给他一张梯子吧》如出一辙;《坏在这根竹竿上》则讲述饥饿可以消磨人的意志,摧毁人的道德灵魂。当人只能求生的时候,人该如何抉择?而造成这种局面的根源,难道真的是这根竹竿吗?

其漫画来源于社会现实,简单的画笔中抒发着深切的忧国爱民情怀。有时他的漫画就像一把锋利的手术刀,无情地解剖着世俗中各种不良顽疾。漫画《民国九年六月里的上海人民》,画面简洁,妙趣横生。画家以自己的切身感受和所见所闻,真实揭示了民国初期挣扎在饥饿边缘的上海市民的悲惨命运。画中高涨的米价和饿瘪的肚皮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为了更加突出画面要表达的意思,画家还饶有风趣地用箭头直指人的腹部,进一步增强了漫画的嘲讽意味。漫画《锁上加封》更是一目了然,两个身著长衫,手拿毛笔的文人,相见愕然。“哦,大家彼此彼此。”文人本来就是靠笔杆子吃饭的,当局限制言论自由,一定有不可告人的事情不容大家评说。此漫画生动形象,通俗易懂,诙谐的造型下隐含着酸涩的无奈和对现实社会的一声叹息。

他同时又是一插图画家,所绘插图的书籍甚多。如包笑天主编的《小说画报》,就汇集了钱病鹤、但杜宇等等在当时名重一时的画家,丁悚也是其中之一。他的插图线条流畅优美,造型自然生动,深受读者博赏。

严格地讲,丁悚确实还有很多资料有待于后人去寻觅、探索和研究,现所论所述或许只冰山一角,但他在中国漫坛的元老级的地位毋容置疑。而他和其子丁聪两辈人双双都是漫画大家,所演绎的漫坛佳话,确实世间罕见。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