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春拍市场风向标:中国书画市场以稳为主旋律

来源:网络 编辑:方翔 时间:2013-05-06 08:47 阅读量:309

导读 :
 作为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风向标”,中国书画市场的表现,一直是藏家所关注的。从2013年各大拍卖行中国书画专场的设定来看,求稳无疑成为了各大拍卖行的主旋律。   古代书画:缩量增质   “古代书画,是一个略显沉重的话题,我们无人可

正文 :

 作为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风向标”,中国书画市场的表现,一直是藏家所关注的。从2013年各大拍卖行中国书画专场的设定来看,求稳无疑成为了各大拍卖行的主旋律。

  古代书画:缩量增质

  “古代书画,是一个略显沉重的话题,我们无人可以忽略古代书画的美好,甚至我们也集体强调进入古代书画的收藏是一种更高级更深刻的领域。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市场交易量日益萎缩。”中国嘉德[微博]书画专家郭彤[微博]的这番话,无疑道出了目前古代书画市场的一种现象。

  在今年中国嘉德春拍古代书画部分,重点推出的就是汇集了37件明清书画佳品的“吴松文脉-北美私人中国古代书画藏珍”专场,为来自北美重要私人珍藏,大部分作品二三十年来从未在市场上露面,这正是市场和藏家所珍视的“生货”。其中,文徵明、文伯仁、文嘉、文点四代作品同堂,殊为难得。松江画派中两员名将赵左《溪山高隐图》、沈士充的《江南秋色》长卷,更是近年拍卖中罕见之力作。

  香港佳士得[微博]拍卖公司书画部专家游世勋表示,在古代书画中,流传有序的藏品,或者是没有曝过光的藏品,特别受到市场的追逐,所以这个是蛮有趣,而且蛮重要的一个方向的。在今年香港佳士得春拍中,来自敬修堂藏中国书画珍藏的明代周臣的《长江万里图》是一幅逾20米长的画作,就属于这样的一种拍品。

  一直以来人们拜服于仇氏“抗希斋”以瓷器著称,殊不知仇焱之先生对古书画鉴赏也独有天禀。北京匡时[微博]今春古代书画部分推出“抗希斋遗珍”专题,其中沈周、文嘉、陆治、项元汴、陈洪绶等十七件名家扇画作品。保利春拍征集到“小万柳堂”所藏扇面册,不仅包括明代“吴门四家”,还有董其昌、王铎、傅山、张瑞图等人的泥金书画扇面精品力作。

  近现代书画:精中取精

  在这两年的拍卖市场上,许多近现代书画精品纷纷出现在拍卖市场上,而在今年的春拍中,精品中的精品无疑成为了最大的特点。在这两年的拍卖市场上,张大千成为了市场的宠儿,特别是精品的成交价更是令人咋舌,在今年中国嘉德的春拍中,张大千在1963年创作的《泼墨荷花》就是难得一见的精品,特别是其中所蕴含的故事,更令许多藏家觊觎。“泼墨荷花”这个题材在张大千的绘画中并不罕见,但这件作品的珍贵之处就在于其是张大千送给吴湖帆的贺寿之物。吴湖帆的《丑簃日记》中曾记载吴湖帆七十大寿时,张大千曾寄奉“荷花图”贺寿,这件祝寿之作,正是本幅《泼墨荷花》。

  “在去年一年经济比较紧缩的情况之下,像齐白石、张大千的价位都收缩得蛮厉害。所以我有很多客户在去年都买了很多张大千和齐白石。” 游世勋表示,好东西的最大特点,就是当你需要用钱的时候它一样可以变现。在纽约卖就换美金、在香港卖就换港币、到日本卖就换日元,爱在哪里换就在哪里换,像此次书画部分封面的徐悲鸿作品,就是很难得的。徐悲鸿的山水作品非常有趣,因为他的山水作品多多少少都带有点儿自传式的叙述方式。

  当代书画:以销代拍

  在2012年秋拍中,中国嘉德用“当代水墨”和“水墨新世界”两个专场重点推荐新水墨作品。北京保利也推出“中国当代水墨中坚力量”等3个当代水墨专场。香港邦翰斯拍卖行也开始推出当代水墨的板块,并把旅英画家曲磊磊作为重点推销。而香港天成国际拍卖的秋拍也以“当代文人”作为主题专拍,推出新水墨。

  在这些重量级拍卖行的带动下,业界巨头纷纷将眼光瞄向了这个板块,在今年纽约亚洲艺术周上,佳士得私人洽购部推出的一场私人洽购展览“阅墨中国当代水墨画展”,参展者不乏刘国松、徐冰等知名艺术家。而苏富比[微博]也在纽约举办了名为“SHUIMO水墨:中国当代水墨展售会”的活动,其中,不少参展作品都是2012年的新作。苏富比、佳士得两大拍卖行,以及一些私人画廊在本届艺术周上集中举办中国新水墨画展,这在历史上尚属首次。

  与实验水墨的大胆和前卫相比,新水墨的面貌似乎更加温和、内敛,它不像实验水墨那么猛烈,比较注重传统绘画的笔墨语言。在画面的背后,是一种带着距离感的观看,不像西方的那么直接、焦点突出,而是将画面中所有的元素笼罩在这种远观的氛围中。

  此轮新水墨的热潮,则更多是由以拍卖公司为代表的二级市场的带动。对此,业内有着不同的看法。收藏家包一峰认为,在新水墨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中国的元素,但又可以看到西方艺术的影子。自从中国嘉德举行了专场之后,像苏富比和佳士得都举行了新水墨的展览,这无疑显示出目前主流的艺术市场也越来越关注这个领域。

  而收藏家周大为则完全持相反的观点,他认为,“目前新水墨在艺术品市场上非常受到追捧,不少的拍卖行纷纷推出相关的专场,也有许多人写文章看好她的未来,但是从我的角度来看,我觉得新水墨绘画是缺乏学术支持的。对于新水墨的艺术家来说,他只是用水墨这种形式来表达自己的思想,他也可以用油画来表达。因此新水墨不应该视作为新的艺术模式,而仅仅是一种形式。”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馆长夏季风[微博]表示,关于“新水墨”这一概念,缺乏必要的学术梳理,而这种混乱相较于市场的热门恰恰说明水墨的发展到了一个关键时期。虽然针对新水墨的展览和讨论现在也不少,但总让人觉得很多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方法论的延续,令人耳目一新的东西并不多。当然,艺术家、评论家、策展人或者艺术机构对这个概念的理解未必相同。虽然新水墨去年在二级市场上的反响非常不错,但同时也反映出一级市场如艺术机构等存在着不同程度的缺位,至少在学术梳理方面没有及时跟进。

  在业内人士看来,目前当代水墨收藏群体主要可分为原先收藏传统书画及收藏当代作品两大类,就传统书画的资深藏家而言,由于收藏成本的提高,以及作品真伪等问题,新水墨的优势逐渐体现出来,而收藏当代艺术的藏家,则对于新水墨表达的理念能够认同,而且在他们看来,仅仅是使用的媒介不同。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