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蒲作英:淋漓大气,不拘一格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1-07-01 08:03 阅读量:143

导读 :
  “海派四杰”之一的蒲华(字作英),早年曾参加科举,得过秀才,算有了“光宗耀祖”、进取功名的机会,但其厌恶科举制度腐败黑暗,遂弃仕途,携笔砚云游四方。常夜宿破庙野店,满身衣衫褴褛,十分寒酸,众人见而避之,而其则乐在其中,“蒲邋遢”之名果不

正文 :

  “海派四杰”之一的蒲华(字作英),早年曾参加科举,得过秀才,算有了“光宗耀祖”、进取功名的机会,但其厌恶科举制度腐败黑暗,遂弃仕途,携笔砚云游四方。常夜宿破庙野店,满身衣衫褴褛,十分寒酸,众人见而避之,而其则乐在其中,“蒲邋遢”之名果不虚也。虽一路卖画,然所得画资甚少,有时一整天难吃一饱。到了上海后,以设摊卖画为生,虽然笔墨画得淋漓大气、不拘陈法,让人叹绝,然而所获画资稀薄,看热闹外行多,少有识画者,加之他是外乡人,故无多少生意。但也有识画者,不动声色,即将此事禀告名震海上画坛的吴昌硕。

  上海是闻名国际的大都市,素有“冒险家的乐园”一说。当时,各路商业精英云集海上,经济空前之繁荣,并有效拉动了各行各业。各地有名画家,皆前往海上卖画。来沪卖画者,则分几类人群,一为拜师访友,客串卖画或交流画艺;二为纯以卖画养家糊口;三是有钱,不为生计奔波之士。当时的商业巨子王一亭,就是平素喜画,且笔墨造诣不低,纯粹是弄了白相相。另篆刻名手赵之谦,月有俸薪,来沪主为寻碑访友,偶也卖些字画,以补贴家用。三就是纯以卖画为生的画家,如任伯年、蒲华等。这类人群最为浩大,艺术水准也良莠不齐。任伯年是遇到了良师任熊,得以立足;蒲华艺术人生之路,要比常人坎坷许多。但峰回路转,总算运气不坏,绘画得到了安吉吴昌硕的赏识和尊重。吴缶翁之所以了不起,就是他生来品性谦和、为人胸襟大度,从不以自己的大名压制外人。对于外来上海的画家,只要你有真才实学,而不是欺世盗名之徒,则一视同仁,相帮相助。蒲华初来上海,人生地不熟的,加之绘画风格独具个性。一些肉眼凡胎之辈,看不懂蒲华笔墨中的奥妙,而是满嘴瞎咧咧地乱说,加之蒲华衣着“邋遢”破旧。虽画得大汗淋漓,但看热闹的人多,而并没有多少人来买画。当缶翁得知蒲华的生活窘况后,选了一吉日晴好的天气,前往登门拜会。要知道,缶翁当时在“上海滩”画坛的艺术地位,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人家到上海,一般都去“拜码头”面见吴昌老。而这次吴缶翁,则是登门拜访这位不知名的外来画家蒲华。真的让许多人感到意外,所以说,什么是大家,这就是大家!缶翁就比一般人,“站得高,看得远。”他看到的并不是蒲华衣衫“邋遢”的外表,而是才气横溢的超群水平,这么难得的绘画人才,若不及时发现,那可是大大的罪过呀!人们常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蒲华就是匹“桀骜不驯”的千里马,而吴昌硕就是慧眼识千里马的伯乐!有了知己吴昌硕的鼎力相助,蒲华在生活上,也有了不小的改善,至少再也不要刮风下雨,前去路边摆摊设点了。蒲华的画作,经缶翁的大力宣传,立马上门订画的人增多,绘画润资也高了不少。缶翁的抬爱是一方面,关键是蒲华画的笔墨真好,内含气息直逼古人。他喜“青藤白阳”绘画,尤喜欢“青藤”师的个性,以及其灿烂大气的笔墨。蒲华画的墨竹,入古有法,而笔墨则以气韵写竹,气象承青藤意而自出新机,酣畅淋漓之笔冲破樊篱,让人品嚼回味。缶翁收藏了不少蒲华的精品,都是两人真挚友谊的见证。缶翁一生所见历代名画无数,而心中尤对老友的画作十分珍爱,生前就曾经常叮嘱家人,你们一定要仔细保护好蒲作英先生的画作,因他的画,件件都具有艺术灵魂,件件都价值无限!

  蒲华山水、花卉皆善,最擅画竹、工诗文,有前世画家名贤气格。这幅《寒江独钓图》(见图),墨笔纸本,尺寸81×33厘米。画境笔墨,淋漓大气。清润散淡,内含之境,有过前人。宾老画稿论:“名画大家,师古人尤贵师造化,纯从真山水面目中写出性灵,不落寻常蹊径,是为极品。”而蒲华就是“尊古意,师造化”,纯于真山真水自然为师,乃一位写出真性画境的杰出画家,画列极品,当不为过。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