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徐邦达:六朝旧事总悠悠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1-07-01 08:03 阅读量:177

导读 :
一年一度的艺术品春拍正在各地蓬勃举行,每一幅价格上亿的古代书画背后,都少不了鉴定大师的辛勤研究。有“华夏辨画第一人”之称的徐邦达先生,今年诞辰110周年,首都文化界、博物馆界、艺术界人士于5月下旬,举办了隆重的纪念活动。 徐邦达

正文 :

一年一度的艺术品春拍正在各地蓬勃举行,每一幅价格上亿的古代书画背后,都少不了鉴定大师的辛勤研究。有“华夏辨画第一人”之称的徐邦达先生,今年诞辰110周年,首都文化界、博物馆界、艺术界人士于5月下旬,举办了隆重的纪念活动。

徐邦达(1911—2012),字孚尹,号李庵,又号心远生、蠖叟。祖籍浙江海宁,生于上海。初从李醉石学习绘画,从赵叔孺学习古书画鉴定知识,后从吴湖帆研习书画与鉴赏。历任故宫博物院研究员、中央文物鉴定委员会常务理事。北京设有徐邦达学术基金会,海宁紫薇山南麓建有徐邦达艺术馆,馆名系李瑞环同志题写。

20世纪80年代中,南京率先矗立起一座高楼——三十七层的金陵饭店。这家五星级的饭店很注重文化建设,曾设立金陵美术馆、金陵画廊、艺术品拍卖公司等文化机构,聘请萧平先生为艺术顾问之一,并时常邀请国内书画名家来店内创作与办展。萧平在书画鉴定方面的老师——徐邦达先生,得便也翩然南下,小住金陵,或写书,或作画。“金陵美术馆”之匾额,即徐先生亲笔所书。而笔者当时正是在这座路人常驻足仰望的国内第一高楼之中,拜访到徐老。

此前笔者浏览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由先生编著的《中国绘画史图录》时,注意到元代黄公望《富春山居图》之上,有“乾隆御识”指为赝品,曾引起笔者的不解与好奇,得机便向先生请教。

笔者问:既然乾隆看假,何以入编《图录》?

先生答:这是将近两百年的错案,直到故宫文物南迁,我在上海同时看到两件《富春山居图》,这才发现乾隆说假的那幅实际为真迹,而他认为是真的那幅却是仿品。

问:乾隆为何要“假作真时真亦假”呢?

答:无人能知晓皇帝的想法。但两卷均有“御识”,从中可推测出前因后果:一七四五年前卷入宫,乾隆“一遇为快”,赋诗题词赞“真迹”。哪知第二年冬天,有官员又呈上后卷,所绘内容一样,连前隔水上董其昌的题跋也“一字不易”,使乾隆深感“鉴别之难”。皇帝金口玉言,御识一言九鼎,不好更改,最终他找个后卷董跋“笔力苶弱”的茬,指真为伪。但乾隆还是留了一手,嘱宫内后卷也“不妨并存”,“以二千金留之,俟续入《石渠宝笈》”。

问:真伪扑朔迷离,如何考证甄别?

答:历代绘画的面貌与风格首先要了然于心,假卷为沈周仿作,题款根本不合元代规范。其次要知晓传世名画的来龙去脉,《富春山居图》当初从炉火中救出后,断为前后两截,入编《图录》的较长后段称之为《富春图》,因有无用师上款,又称《无用师卷》。利用过火残片拼接而成的前段,只有五六寸宽,称之为《剩山图》,曾经是吴湖帆先生的旧藏。我之前就接触过并领略到这古画过火的气息,而乾隆看假之卷恰恰有着明显火烧和修补痕迹,自然真迹无疑。鉴定最怕对比,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一比就比出来了。

先生同时指出,黄大痴为元代山水画坛之首,境界高旷,笔墨潇洒,水墨苍率披纷,浅绛浑厚圆润,后人临之仿之者甚众。在各地博物馆、美术馆鉴画实践之中,先生所发现的黄公望假画版本,类别各异,诸如名手操刀凭空作假本、仿书伪笔无款不全本、全临分割伪款乱题本等等。先生所讲述的精彩内容,后来曾录入其所撰著的《鉴辨宋元二大家绘画伪造四种七件》论文之中,发表于上海文化出版社的《珍宝鉴别指南》一书之内。

知识在于积累,难忘因为重复。自看图存疑开始,至当面聆听先生谈艺解惑,继而又拜读到先生的宏文“鉴辨”,这使笔者在深刻了解古画鉴定知识的同时,充分领略到了先生在这一领域的第一高度。这也使笔者想起一则文苑掌故:赵叔儒先生当年寓居沪上授徒,弟子凡七十二人,以符仲尼杏坛之数,而其中最为著名者,即徐邦达也。叔孺本名赵时,清末曾任福建同知,高寿,享年九十又九矣。

徐老在宁期间,赠予笔者墨宝一件(见图),成为这段快意交往的珍贵记录。书件内容为先生自撰的七言绝句一首:“六朝旧事总悠悠,钟阜晴云拄顿收。莫跨龙蟠更虎踞,换来新纪扫千秋。”诗左有记:“一九八七年之初夏,寓白下金陵饭店高楼,望钟山口占纪兴。书奉为和生同志正之。徐邦达。”诗中虽无鉴画内容,但一句“六朝旧事总悠悠”,却有余音绕梁、不绝于耳之回响。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