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清代仕女画名家费丹旭《黛玉葬花》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1-07-01 08:03 阅读量:175

导读 :
  清代画家费丹旭的《黛玉葬花》(见图)是《十二金钗图》册中的一幅作品。画面上的林黛玉纤细娇弱,娟秀清丽,在一株花树下,手持花锄,正在小心翼翼地为落英缤纷的花儿立冢。画意出自曹雪芹的小说《红楼梦》,表现的却是芒种习俗:送花神。

正文 :

  清代画家费丹旭的《黛玉葬花》(见图)是《十二金钗图》册中的一幅作品。画面上的林黛玉纤细娇弱,娟秀清丽,在一株花树下,手持花锄,正在小心翼翼地为落英缤纷的花儿立冢。画意出自曹雪芹的小说《红楼梦》,表现的却是芒种习俗:送花神。

  费丹旭(1802—1850),清代画家,字子苕,号晓楼,别号环溪生、环渚生、三碑乡人、长房后裔,晚号偶翁,乌程(今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人。费丹旭以画仕女闻名,与改琦并称“改费”。他笔下的仕女形象秀美颀长,圆脸细眉,婀娜多姿,用线松秀,设色轻淡,独具一格。亦作花卉山水,偶作诗词。《黛玉葬花》中的山石、树木,于简洁明了中构筑出特定的人物活动环境,黛玉形象颇具“风露清愁”的气质,以轻盈淡雅的笔调,刻画出黛玉多愁善感、柔媚之感。

  送花神是与农历二月十二花朝节的迎花神相对应。芒种到来,已是农历五月,群芳飘零,百花凋谢,即将迎来烈日炎炎的盛夏。为表达对花神的感激之情,民间多在芒种之日举行隆重的祭祀花神仪式,为花神归位饯行,以期来年再会。南朝梁崔灵思《三礼义宗》云:“五月芒种为节者,言时可以种有芒之谷,故以芒种为名,芒种节举行祭饯花神之会。”

  这些美好的传说,为才子佳人们提供了想象的空间,他们围绕迎送花神,演绎了富有诗意的节日雅俗。明代唐寅在《江南送春》中说:“夜与琴心争蜜烛,酒和香篆送花神。东君类我皆行客,萍水相逢又一巡。”

  《红楼梦》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写道:“乃是四月二十六日,原来这日未时交芒种节。尚古风俗:凡交芒种节的这日,都要设摆各色礼物,祭饯花神,言芒种一过,便是夏日了,众花皆卸,花神退位,须要饯行。”曹雪芹详细描写了饯祭花神的热闹场面,居住在大观园里的姑娘们,一大早就起来了,个个梳洗打扮得漂漂亮亮。“那些女孩子们,或用花瓣柳枝编成轿马的,或用绫锦纱罗叠成旄尾执事的,都用彩线系了。每一棵树上,每一枝花上,都系了这些物事。满园里绣带飘摇,花枝招展,更兼这些人打扮得桃羞杏让,燕妒莺惭,一时也道不尽。”花神真是有福气,乘坐用花扎成的轿子、马车,在五颜六色而又庄严的仪仗簇拥下,浩浩荡荡而去。由此可见送花神的热闹场面。大观园里的少女少男们对花是非常珍惜的,当贾宝玉“低头看见许多凤仙石榴等各色落花,锦重重的落了一地”时,唯恐被人践踏,“便把那花兜了起来,登山渡水,过树穿花,一直奔了那日同林黛玉葬桃花的去处来”。而林黛玉更是多愁善感,面对花谢花飞,不禁伤春愁思,顾影自怜,不忍那些残花落瓣被风吹日晒,便将其掩埋起来,遂有葬花之举。黛玉触物生情,感花伤己,一边哭,一边吟出一曲令人心碎的葬花词:“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去。……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此诗名为咏花,实则以花拟人,写花喻人,声声悲切,如泣如诉,把黛玉哀怨忧伤、矛盾痛苦的内心世界表现得淋漓尽致。

  古人举行祭祀仪式,无论是迎花,还是送花,表达的是惜春之情,是对万紫千红、春光满园的留恋,是对大自然充满了敬畏之心,体现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一种追求。饯花惜春,也表现了人们对易逝芳华的珍惜,对分别离愁的感叹。正像《葬花词》所云:“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晚清词人王鹏运在《点绛唇·饯春》一词中感慨道:“依春无语,肠断春归路。春去能来,人去能来否?”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