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带一种观念去看展

来源:网络 编辑:冯善书 时间:2015-06-08 08:49 阅读量:361

导读 :
善言斋专栏 五六月份,照例是一年春拍密集上演的时间。潘天寿、李可染等现代国画大师的代表画相继创下天价成交纪录,让业界人士对萎靡已久的艺术品市场多少有种久旱逢甘雨的快慰。虽然几个孤立的成交个案,并不能左右整个市

正文 :

善言斋专栏

五六月份,照例是一年春拍密集上演的时间。潘天寿、李可染等现代国画大师的代表画相继创下天价成交纪录,让业界人士对萎靡已久的艺术品市场多少有种久旱逢甘雨的快慰。虽然几个孤立的成交个案,并不能左右整个市场的大势,但趁着媒体炒作的这股风儿,近日邀约一起看展的投资圈朋友明显多了几茬。

笔者大略浏览过华艺国际等知名拍卖行的电子图录,发现大家为了在弱市底下有个好收成,确实都在作品征集工作上铆足了力气:齐白石、张大千、潘天寿、李可染等“老台柱”自然都有东西露脸,岭南这边“关黎赵杨”和赖少其也是例牌主角。只不过普品多,精品少。好在最近一批专业藏家在股市那边发了大财,一定程度上也为艺术品市场供应了一些额外的资金流。只要有几件精品撑场,很可能就会刺激到他们的兴奋点。

大体而言,这些知名拍卖行晒出来的拍品,估价与藏家接受能力相匹配的还是占了多数,只有极个别标价会偏离当前市场的实际行情。譬如,一副关山月的书法对联,居然标到一百多万元,便实在有些夸张了。在内地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左右一件拍品成交的因素非常多。对于在世艺术家的作品来说,预展作品有价值高估的现象并不奇怪,因为不排除有幕后经营者会出于宣传或助涨行情的需要,与利益相关方联手做局来欺骗大众收藏者。但是,对于像关山月这类已经去世十几年的老先生来说,他们的作品在藏家当中已经有很高的认知度,市场价格相对稳定,分布也比较分散。在整个行业还处于深刻调整的阶段,除非有批量且特殊重要的作品流入市场,并遭遇集团资本的追逐,这类作品才会轻易有爆发性的大行情出现的。因而,藏家通过一件孤立或零星几件的普品去炒作一位已故名家的可能性不是很大。比较合理的推测是,卖家在“放盘”前对市场所作的调研不充分。对这类卖家的东西,初入门的朋友当然只能绕着走。

与个别作品价格虚高的现象相映成趣的是,笔者也遇到过一些当代名家作品估价低得不那么寻常的现象。譬如,月初精诚所至的预展中,有一组方土的斗方放出来,标签上显示的估价是6000元至8000元。注意,这不是每平尺的价钱,而是四平方尺的一整张。旁观者或有些奇怪,以方土目前在画坛的地位,少说也要标到每平尺几万元——华艺国际5月推出来的一组4张方土的纯水墨花鸟条幅,打包估价便去到了40万元至50万元。为什么精诚所至放出来的那一组斗方却开价开得这么低?难道作品的真实性有硬伤?当然不是,笔者细心一看,署名乃是方土成名前所用的款式“方健群”,文字介绍里边也直接透露了这是1991年的作品。当时方土年仅28岁,与成名后的作品相比,在市场上的报价自然要大打折扣。

可见,初入门的朋友看展的时候,要特别留意上拍作品的创作时间。一般而言,艺术家黄金年龄创作的精品或代表作标价最高,青年时期创作的未成熟作品或晚年精力衰退后创作的作品价格普遍会略低于市场平均价格。切记:市场对一件艺术品的定价,虽然很倚重名家的市场号召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凡是名家的出品就一定能够卖个好价钱,在市场上成交价格破纪录的永远是他们的精品。从这个市场规律来反推,我们就会明白,纯粹以某个阶段一位名家的作品拍卖成交数据来推算其作品的市场行情,其实是不科学的。因为不同时间段,市场上流通的某位名家的作品质量有可能是不均匀的。有些财团,要做高某位在世艺术家作品的市场行情,只要在当年向市场集中投放一批精品,然后再通过做局来降低其流拍率,这位艺术家的作品价格指数自然就会直线上涨。

不过,不管幕后者如何渴望操纵市场,要想达到对市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还是很难的。市场的大势还是要跟着客观规律走。往大的方面说,市场要上规模,必须要有经济基本面来支撑。至于什么样的作品更具有投资价值?当然是那些“甩得动、走得快”、价格又还处在洼地的作品。有些艺术家的作品,虽然业内相传的价格很高,但放到市场却没有人接盘,说明其市场成熟度不够,作品流通性差,还停留在“庄家”炒作的阶段。对带有投资目的入市的买家来说,这类艺术家的作品一定要绕开。

今春还可以看到有个别卖家集中抛售藏品的现象,至于是否套现用于炒股,则不得而知。这类藏品,虽然质量参差不齐——大都是艺术家在雅集或者其他社交场合的应酬之作,多以尺幅在四平方尺以下的小品为主——但是,因为其来源清晰、价格门槛不高,很适合“眼光还不是很毒”的新入场朋友练手。一般而言,普通作品换手率确实会相对低点,但如果仅仅是为了个人收藏,这类作品是可以大胆买的。

在市场不大好的时候,买来投资的艺术品除了规避风险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考虑其性价比。新进场的朋友都有一种这样的观念和担心:追高怕最后帮别人赚了钱,没人要的东西又怕它在市场上永远是“扶不起的阿斗”。那么,有没有那种换手率比较高、价格又比较低的作品呢?当然有。要发现这类“潜力股”,恐怕就要自己亲自到市场上走一走了。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