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金农《双色梅花图》

来源:网络 编辑: 时间:2022-01-17 12:00 阅读量:151

导读 :
金农 双色梅花图 清(约1760年) 129.5×56.3cm 国画 中国美术馆藏 金农(1687-1764),字寿门、司农、吉金,号冬心先生、稽留山民、曲江外史、昔耶居士,别号金吉金、百二砚田富翁、三朝老民、苏伐罗吉苏伐罗等

正文 :

金农 双色梅花图 清(约1760年) 129.5×56.3cm 国画 中国美术馆藏

金农(1687-1764),字寿门、司农、吉金,号冬心先生、稽留山民、曲江外史、昔耶居士,别号金吉金、百二砚田富翁、三朝老民、苏伐罗吉苏伐罗等二十余种。浙江仁和(今杭州)人,“扬州八怪”之一,平生未做官,曾被荐举博学鸿词科,入京未试(一说未被录取)而返。好游历,曾先后至齐、鲁、燕、赵、晋、楚、粤诸地,终无所遇后久居扬州,以卖诗文书画为生。五十岁以后始作画,善画竹梅鞍马佛像人物山水,尤精墨梅,所作不求形似,布局构图别有古拙天真之趣,长于题咏,书法取法天发神谶碑、国山碑,自创一格被称为“漆书”。著有《冬心先生集》、《冬心先生杂著》。

金农怀才不遇,为世所羁,又不甘卑躬屈膝,只能够顾影自怜,独自腕叹,那种得不到伯乐赏识的冷寂孤寞和世态炎凉给他带来了肉体痛苦和精神摧残,让他往更加孤僻峭拔、纵肆诡变的道路坎坷奋进。命运越压迫,他越努力反弹;而每一次的成功反弹,都给他那桀骜不驯的自信人生带来了鼓励和希望,甚至让他处在一种高度兴奋的“睥睨狂态”。我们在很多他的诗文题跋里都可以感到这种浩浩落落的自信和狂大,比如他按照著录中富玖的白衣观音进行创作,客人看了,不觉兴叹,“先生画法,全是六朝神品,唐宋间无此奇古,唐宋以后何暇论哉”,于是他说他自己画画“自出己意,非顾、陆、谢、张之流,观者不可以笔墨求之。谛观再四,古气浑噩足千百年,恍如龙门山中石刻图像也”,金陵的朋友看了也赞叹“居士此画真是丹青家鼻祖,开后来多少宗支”。其实这都是他借助朋友的嘴巴来“抬高”自己。

在书法艺术上,金农作为一名极富创造力的书家,“渴笔八分”一改汉代以来隶书的书写模式,在中国书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并为隶书创新提供了一个经典案例。这里首先厘清一个概念,那就是“渴笔八分”即为“漆书”,而非当代一些研究者所认为的金农晚年在漆书之外又创“渴笔八分”。包括隶书在内的任何一种书体的变革,都离不开笔法、字法、章法乃至墨色的创新。与汉隶或其他书家的隶书相比,金农“渴笔八分”之所以为世人所重并彪炳书史,主要在于其笔法、结字、章法乃至墨色等皆有“新奇”之处。

扬州八怪中,无人不善花卉,他们在传统题材的描绘中丰富了新的内容,不但将平凡景物引入画面,而且能超前人窠臼,于“四君子”画别出心裁。金农曾比较研究过同是画梅好手的汪士慎和高翔的梅花,此幅画作老干新枝取不疏不繁之间,繁花密萼,清俊秀雅。润笔淡墨画干,浓墨点苔,风姿奇崛,柔中藏健。双色花朵,一用圈梅法,一用点染法,千花万蕊,管领冷香,自有清高绝俗、幽独孤傲的情调。从落款可知此画作于金农七十四岁时。钤印两方,朱文“金氏寿门”、朱文“邓拓珍藏”,此画由邓拓捐赠给中国美术馆。

(本报综合整理,部分文字内容节选自“布衣曲江客——金农诞辰330周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