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刘益谦称艺术品投资失败

来源:网络 编辑:谢礼恒 时间:2015-10-22 08:03 阅读量:219

导读 :
刘益谦夫妇 “两只乌龟在田边相对一动不动,老农对一旁的专家说:它们在比耐力,谁先动谁就输了。专家指着一只龟壳上有甲骨文的乌龟说:据我多年研究,这只乌龟已死5000多年了。另一只乌龟伸出头来说:死了也不说一声,害得我在这里干等。装死的乌龟

正文 :

刘益谦夫妇

“两只乌龟在田边相对一动不动,老农对一旁的专家说:它们在比耐力,谁先动谁就输了。专家指着一只龟壳上有甲骨文的乌龟说:据我多年研究,这只乌龟已死5000多年了。另一只乌龟伸出头来说:死了也不说一声,害得我在这里干等。装死的乌龟大笑说:你输了吧。专家的话都能听啊?”这是刘益谦最近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发的一个段子,联想到目前都未能消散的《功甫帖》真伪争议,刘益谦的态度和处事思维表露无遗。

“我可以声明,我没有哪一件艺术品拿去抵押了,对于别人怎么说的,我也懒得回应。但我认为这完全是合法的,只是我现在不需要这样做。”刘益谦在《功甫帖》事件后,再次成为焦点,除了真假之争外,也伴随着一些人关于艺术品背后涉及金融的利益链条的猜想。面对这样的说法,刘益谦底气十足。刘益谦说过这样的话:“我从来没认为我一定要做第一。”但他也说过这样的话:“我不懂什么艺术,我的优势就是有资金。”于是,刘益谦和他的收藏王国就在一股子霸气和直接了当中开拔生长。刘益谦在拍场中的不变法则就是“只买最贵的”。于是,这几年几乎所有大型拍卖的海报拍品都被他拿下。比如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刷新中国瓷器拍卖纪录的同时,他也表示这只“神器”将在年底于龙美术馆展出。他的收藏理念是:收而不藏。

藏家刘益谦

刘益谦夫妇因在拍卖市场大手笔购买艺术品而进入公共视野。中国书画拍卖的多件亿万级别作品,都被他们拿下。

几年前,刘益谦夫妇因为在拍场豪掷购买艺术品而进入公共视野。当时,书画的多件亿万级别作品,都被刘益谦拿下,从宋徽宗《写生珍禽图》(6171万元),陈逸飞《踱步》(4043万元),到宋人《瑞应图》(5824万元),清乾隆御制紫檀“水波云龙”宝座(8578万港元),再到1.6亿元砍下吴彬的《十八应真图》,齐白石《可惜无声》册页……与刘益谦共进退的王薇,则把战场开辟在油画和当代艺术领域,在市场不景气的那一段时间里,油画拍场里几乎是王薇一个人在战斗。夫妻俩在拍场风生水起的同时,也成了艺术圈的风头人物,这让他们筹备建设的龙美术馆一开始就成为艺术圈关注的热门话题。上海滩流行这样一句话:“毛毛”刘益谦是和中国台湾大收藏家林百里同档次的收藏家,个人收藏之巨大陆乃第一。最近又开始在圈内流行一句话:他的收藏抵得上一个博物馆的收藏。

2009年一则颇具有流行色彩的报道是这样开头的,“来到刘益谦位于浦东的别墅家中,视野跨过保时捷Targa在内的四辆名车,就见满屋堆放着拍卖画册上才能看到的艺术珍品。这位穿着拖鞋、身着牛仔裤的‘法人股’大王慵懒地依靠在沙发中,烟不离手地叙谈起自己的投资收藏哲学。”当年他以8344万元的价格拿下起拍价为1200万元的“清乾隆青花海水红彩龙纹如意耳葫芦瓶”,刘益谦显然喜欢有人争的场面,竞价到5700万元时,他才第一次举牌,叫价5900万元,“越贵的东西越有人争,越有人争的东西越是好东西。”这是他投资艺术品的简单判断,与他在股票市场上的理念相去甚远。

清宫廷皇家收藏著录《石渠宝笈》中记载的珍品,他有30多幅;清初“四王”(王时敏、王鉴、王翚、王原祁)的作品,刘益谦有“三王”,并一直遗憾于“这么多年没在拍卖场上看见王时敏的珍品,否则就齐全。”当时客厅中挂的是刘益谦上世纪90年代末以200多万元买下的陈逸飞《提琴手》,夹道中、客厅边角堆满了各种油画、雕塑……

玩家刘益谦

“我有20年的收藏经验,同时也有20多年参与市场经济的经验,所以我在区分一件艺术品的艺术性和价值的时候,我会将两种经验结合起来进行判断。”

刘益谦说,自己买艺术品的初衷是收藏而不是投资。2011年,刘益谦送拍的齐白石《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大老鹰)以4.255亿元的价格成交,创造中国艺术品单品纪录成交价。可随后又有消息称刘一直没拿到钱。刘益谦近日说,“我没卖过几件藏品,大家很关注的齐白石的大老鹰,至今也没收到钱,所以就艺术品投资来说,我是失败的。”

比起其他一些资本玩家的名流状,刘益谦骨子里仍

保持着他的草根性。而他直率的话语,也往往

招人话柄。比如,“不要轻易相信人,能骗你的人肯定是你相信的人,联系过多没什么好处。”“我不放弃每一个创富的机会”……

艺术品拍卖市场,刘益谦鼎鼎有名。“有这么一对夫妻,男的喜欢买纸,女的喜欢买布。”这便指的是刘益谦及其夫人王薇。此前,刘益谦热衷于收藏中国书画,而王薇则喜欢购买布面油画。

在王薇看来,“老公显然是太聪明了”。现年48岁的刘益谦,从没受过任何专业金融培训,也拒绝承认自己钻研过股票知识,却从未错过中国证券市场的任何一次暴富机会。发迹之前的他,初中肄业,做过皮包生意,开过出租车。

在刘益谦身上,几乎可以找到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整个轨迹。王薇记得很清楚,刘益谦掘的第一桶金是买卖国库券、认购证。改革开放后的第一轮通胀刚刚泛起时,年息10.98%的3年期国库券打到6.5折、7折都很难卖出去,刘益谦就此发了一笔。1990年初,他又以每股100元的价格买入“豫园商城”,到了1992年,以每股1万元的价格卖出……

直率刘益谦

刘益谦的发迹之路尽管不能复制,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勇气和时运带给他很大的帮助。

至今,刘益谦还记得20年前,他第一次踏入生疏的拍卖行之时,就买了两件艺术作品。“那时上海有一个中国书画拍卖,我在里面就认识两个人的名字,一个叫胡适,一个叫李可染。我记得买下那件李可染的画,当时只花了7万元。”现如今,李可染的国画,动辄都需要几千万元人民币一幅,而胡适同等体量同时期的字帖,在2011年秋拍上也达到底价1500万元。

有趣的是,在2007年房产市场火爆的时候,刘益谦也投资成立了一个房地产公司,不过却时常苦于拿不到地。“信息太不对称了,我有资金,却不知道该去哪里拿地。”他说。于是,刘益谦花了几亿元干脆把他们别墅小区内的好几套豪宅别墅和商业地产拿下。

刘益谦在艺术拍卖圈的直白和不顾事体的言辞曾惹恼了不少人。“真实是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在任何场合、任何时候、任何人面前不装。”这是挚友给他的评语。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