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佳士得今秋将于沪港两地举行“马的艺术”私人洽购展

来源:网络 编辑:未知 时间:2014-08-27 11:09 阅读量:170

导读 :
 佳士得荣幸宣布,将于今秋在沪港两地举行“马的艺术”私人洽购展览。岁次甲午马年,“马的艺术”以极具开创性的跨类别私人洽购形式,呈献一系列涵括不同文化与时期、以马为主题的重要艺术创作,探寻马的各种刻画方式和象征手法。

正文 :

 佳士得荣幸宣布,将于今秋在沪港两地举行“马的艺术”私人洽购展览。岁次甲午马年,“马的艺术”以极具开创性的跨类别私人洽购形式,呈献一系列涵括不同文化与时期、以马为主题的重要艺术创作,探寻马的各种刻画方式和象征手法。适逢坐落于安培洋行大厦的佳士得上海新址盛大开幕,展览将于上海率先举行(10月21日至30日),并随后在香港秋季拍卖期间于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展出(11月21日至25日)。此次展览展出逾50件精选展品,涵盖油画、素描、摄影、雕塑、玉器、珠宝等众多收藏类别,总价值逾3,000万美元。“马的艺术”汇集中外艺术家,从古董到战后及当代艺术,为观者呈献绝妙欣赏视觉,细赏不同文化对这一动物造型的精彩艺术阐释。

  “马的艺术”联合策展人、佳士得古典大师及十九世纪艺术部门国际总监约翰‧斯坦顿(John Stainton)表示:“骏马艺术是超越本地市场和收藏类别的艺术流派。展品来自众多久负盛名的艺术家,从欧洲的史塔布斯、杰里柯、德加、穆宁司、马里尼,美洲的雷明顿、博特罗、普林斯,到中国的徐悲鸿、马晋,本场拍卖包括绝世珍贵古董、文艺复兴时期雕塑、珠宝玉器、是爱马之士和艺术品爱好者不容错过的盛宴。”

  “马的艺术”联合策展人、佳士得亚洲艺术部主席石俊生表示:“‘马的艺术’向马这种非凡动物透过艺术演绎所展现出的永恒美态和迷人特质致敬。马的形象和文化意义,一向为亚洲与西方文化所尊崇,因此我们特别将展览定于佳士得上海办公新址开幕并于香港秋季拍卖期间举行。”

  在阿尔法莱德‧穆宁司(Alfred Munnings) 的画作《起跑》(The Start,左图)中,饱满而富于张力的赛马场面体现出马对运动灵感的激发。在穆宁司看来,起点是马的力量和美感的象征,因其捕捉了在比赛开始前马和骑师的活力和速度瞬间迸发的静止状态。雕塑般的有力笔触,刻画了精神紧张的一瞬。另一件展品描绘了一场著名的马球比赛,是穆宁司作于1924年的《马球场中加甘蒂亚上的德佛罗‧米尔本》(DevereuxMilburn on ‘Gargantilla’, on a polo field)。展览亦将呈献其他描绘体育活动的画作,包括基思‧凡‧东根 (Kees vanDongen) 的《蒙德雷马场 (滨海阿尔卑斯省)》〔Champ decourses à Mandelieu (Alpes-Maritimes)〕以及约翰‧费特力‧赫林(JohnFrederick Herring)描绘冠军赛马的杰作之一《1831年古活金杯赛前》(Priam at theGoodwood Gold Cup),作于1831年。

 此次展览亦包括艾德加‧德加(Edgar Degar)的三件作品,其中一件是《人立的马》(Cheval secabrant,右图),蜡像模型制于约19世纪80至90年代,作品在1920年至1921年完成铸型。它被认为是德加留存于世的骏马雕像中,最具质量、表现力且形态精致的作品之一。艺术家不断从其19世纪70至90年代的素描中学习和刻画马的驯育,但就这一主题仅有一件蜡模得以留存,从而铸成该作。其他重点雕塑展品包括马林诺‧马里尼(MarinoMarini)的《小马》(Piccolocavallo) 与《小奇迹》(Piccolomiracolo);费尔南多‧博特罗(FernandoBotero)的《马勒》(Horse with Bridle);威廉‧特恩布尔(WilliamTurnbull)的《马II》(Horse II);以及英国最富盛名的当代马术艺术雕塑家尼克‧菲迪恩‧格林 (Nic FiddianGreen)的《止水》(Still Water),是伦敦大理石拱门前最著名的雕塑。

  费德里克‧雷明顿(Frederic Remington)的《长日将尽》(Hole in theDay)将日落时分印第安勇士策马于山冈的景象尽收画中;理察‧普林斯(RichardPrince)的《无题(牛仔)》〔Untitled(Cowboy), 左图〕则捕捉了常见于美式肖像的牛仔形象。添‧法拉克(Tim Flach)的摄影作品系列如《马山;2011年11月》(HorseMountain, November 2001);安迪‧沃荷(Andy Warhol)为20世纪后半叶最伟大的美国骑师威利‧舒梅克(WillieShoemaker)拍摄的宝丽来人像(右图),风格独特。

  “马的艺术”在探寻马在东西方艺术中角色的同时,亦呈献中国文化中刻画骏马的各式珍罕艺术精品。重点拍品之一是徐悲鸿的《饮马图》。徐悲鸿是中国近现代艺术的开创者,犹以刻画骏马、禽鸟的水墨画作着称。其他精选展品包括马晋的《春郊饮马图》(见页一),其精妙绝伦的画风跃然纸上;一对罕有的清乾隆时期白玉双马摆件,双骏姿态别致,展现出莫卧儿时期的装饰艺术风格。《钉蹄的马夫》(Groomsshoeing a horse)作于约1585至1590年,是印度莫卧儿帝国时期据考由穆克里斯绘画的作品,体现了十六世纪莫卧儿王朝举国对骏马肖像艺术的热爱;然而围绕钉蹄铁这一颇不寻常主题的创作,却并不多见。展品中亦有5件古董器物,包括可上溯至约公元前540-530年的雅典黑彩双耳瓶,十分罕有且保存完好,据考由多伦多305画师团(Group ofToronto 305) 制作。

  体现一系列多元收藏类别的其他精美拍品包括:一份1547年的彩绘插图羊皮纸手稿装饰手抄本,来自奥利佛‧马尔凯(Olivier dela Marche)的《坚毅骑士》(Le chevalierdélibéré),马尔凯以其对勃艮第朝廷的生动记录著称,创作了颇具骑士精神的《死亡的艺术》(Ars moriendi)。马尔凯希望通过视觉形态呈现诗作中的生动意象,并指导了十五幅微缩图画的绘制。将作者指示原文列出的全部十五幅缩略图包括在内的手抄本中,仅有五本留存至今,本件拍品便是其中之一。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