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老母亲留下价值上亿翡翠玉镯:6兄妹相争反目

来源:网络 编辑:未知 时间:2014-03-24 09:21 阅读量:284

导读 :
  ●大姐称,其材质是祖母绿,价值上亿元;   ●三妹夫称,其材质是玉石,价值不到3000元;并坚称是岳母在世时亲手所送   在夏家人眼中,祖传的翡翠玉镯翠绿、通透,中间有条“血丝”,遇热还会变成“S”形。夏家大姐夏惠军说,1998

正文 :

  ●大姐称,其材质是祖母绿,价值上亿元;

  ●三妹夫称,其材质是玉石,价值不到3000元;并坚称是岳母在世时亲手所送

  在夏家人眼中,祖传的翡翠玉镯翠绿、通透,中间有条“血丝”,遇热还会变成“S”形。夏家大姐夏惠军说,1998年前后,手镯被三妹夏惠黔“骗走”。自从夏母2011年初去世后,关于手镯的争夺战就此展开,夏惠军认为其可能价值“上亿”元。20日上午,夏家5兄妹从贵州、云南等地齐聚深圳,打算从三女婿宋孝刚的手中要回玉镯,因夏母生前曾表态,此手镯要传给老六。

  在宋孝刚所在的公司内,夏家姊妹与宋孝刚在狭小的楼梯间内发生肢体冲突,夏惠军大声惨叫。羊城晚报记者试图向前一窥究竟时,被该公司员工夺去手机,重重摔在地板上。当地派出所建议,夏家应走法律途径,解决这起家庭内部纠纷。

  缘起 

  看了“央视鉴宝”,夏家不再安宁

  20日上午,记者接到当事人报料来到深圳罗湖区贝丽北路东方金钰大厦。来访的夏家5兄妹分别是大哥夏章昆、大姐夏惠军、四妹夏惠玲、五妹夏惠德及六弟夏惠东。据夏惠玲介绍,父亲早年从军从广东惠州转业到贵州安顺。1988年,夏父去世,而兄妹六人则就业于国内各地,其中三妹、四妹均在深圳。

  近几日,远在贵州安顺的大哥、大姐、五妹及身在昆明的六弟,均千里迢迢赶到深圳。他们到东方金钰珠宝公司楼下,为的是让在该公司当财务总监的三妹夫宋孝刚交出玉镯。夏惠德向记者介绍,2011年1月,夏母81岁时去世,“同年3月份,祖传玉镯竟然上了这家公司的海报。”夏家姐妹指引记者找到东方金钰大厦外墙上那张印有手镯的海报。

  大姐夏惠军曾经戴过一段时间这只玉镯,她回忆,夏母生前经常坐在阳光下,迎着光线打量着它。据其介绍,这个手镯的材质是祖母绿,翠绿通透,手感冰冷,并且手镯里面有一道血丝,受热以后,血丝会成“S”形,手镯有手指那么粗,很重很沉。她给记者看了一张该玉镯的图片,里面的玉镯呈现浓重的墨绿色,通体圆润。上世纪八十年代,当时夏母年纪大了,觉得手镯放在家里不安全,就把手镯给了同在安顺的大女儿夏惠军保管。不过,夏惠军要经常做家务和带小孩,觉得不方便,生怕把手镯弄坏。最终,夏惠军把手镯又还给了母亲。四妹夏惠玲还补充,手镯本应该是戴在手腕上的,但是由于大姐胳膊很细,手镯也很大,所以大姐只能戴在胳膊肘的位置。

  “这只玉镯对着太阳看都不闪眼,很冰很重,绝对是上好的翡翠”,夏惠军讲,她经常看央视的鉴宝节目,看到里面的翡翠戒指动不动就上百万,她觉得母亲留下的玉镯都比节目中的贵重。在六弟夏惠东的手机里,有一张翡翠玉镯的展示品,标价4200万元。他说这只是类似他家玉镯的展品,“我在昆明找过很多专家,他们说上等祖母绿就已经很稀少,再加上有‘活血’的,就更不敢估价了。”

  继承

  本欲传给老六,却被老三拿走

  夏慧德告诉记者,1998年前后,老三夏惠黔买了一只金手镯给夏母,说是治疗风湿的,说服母亲把“不值钱的古董手镯”给她。之后,这个手镯便再也没让夏家其他5个兄妹见过。


  让大姐夏惠军重新审视这个玉镯是因为两件事。2011年的清明节,夏家6兄妹给母亲上坟时,夏惠军戴了一只刚买的玉镯,三妹夏惠黔看到后说,“你手上这个就值四五千块,你那个不值钱,老妈那个才值钱。”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夏惠军从此陷入疑虑中。

  2012年春节,四妹夏惠玲的女儿大婚,夏家6兄妹集聚深圳道喜,夏惠军就住在三妹家里。夏惠军回忆,那一晚三妹打开保险箱,说要给大姐找个项链,打扮得漂漂亮亮。就在这时,夏惠军看到祖传玉镯在保险箱里。隔夜后,夏惠军又发现三妹开保险箱,就试图再问一次玉镯的事情,没想到对方突然歇斯底里起来,“她当时就嚷着,‘你们是奔着妈妈的东西来的,给我滚出去’。”夏惠军说。

  追要玉镯的5兄妹一起表态,玉镯被老三拿走之后,其实夏母一再后悔。并亲口对夏惠军说过,这只玉镯是家传的,本来要传给老六夏惠东的,如今到了老三手中,说是以后老六遇到困难,可以直接去找老三。2012年初,由于老六夏惠东与他人合伙做生意失败,亏损了200多万元,妻子也离他而去,大哥大姐为了帮六弟继续生活,这才想到追回祖传玉镯。

  问过专家后的夏家兄妹开始谋划向三妹索要玉镯。2012年4月,三妹夫宋孝刚竟然辞掉深圳市城市建设开发(集团)公司财务部部长的工作,到一家名叫“东方金钰”的珠宝上市公司任财务总监,众人更觉得事有蹊跷。

  争执

  鉴定被疑作假,手镯已近百年

  2013年大年初五上午,在夏家兄妹的百般要求下,宋孝刚拿出玉镯让众人观看,不过众人却认为这是假的,已经被人为更换。大年初六,宋孝刚找到深圳一个珠宝专家,还将鉴定的视频通过QQ发给了四妹。2013年7月25日晚上,宋孝刚又拿出玉镯,夏家兄妹发现这次和上次的不是同一个,成色完全不一样。

  20日上午,羊城晚报记者来到宋孝刚的办公室,他在验过记者证件并拍照留底后接受采访。宋孝刚表示,目前手镯就在她的老婆夏惠黔手上。不过他强调,这是其岳母在世时,亲手送给她的,“送给其他姐妹的东西更多,有钱和其他的东西。”宋孝刚说,他曾经到黄贝岭找专家鉴定过,这只从夏母的外婆那里传下来的镯子只是玉石,不是翡翠,“价值2000多元,不到3000元,他们想拿走就拿走。”宋孝刚称,这只玉镯只有近100年的历史,是民国时期的东西。至于夏家兄妹所说的两次看到的玉镯不一样,宋孝刚解释说这是因当时的光线问题。

  宋孝刚还说,夏家兄妹屡次到他家里闹,他已经三次报案。在办公室内,他还向记者拿出夏家兄妹邮寄来的“恐吓”性质的信件。采访中,夏家兄妹坚持认为东方金钰大厦外墙海报上的玉镯才是真正的传家宝,对此宋孝刚回应,他2012年4月从深圳城建系统辞职,7月才正式到公司上班,而海报在他来之前早就有了,“海报上的手镯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它是上市公司的集体财产。”

  冲突

  双方大打出手,记者手机被砸

  相争两年,所谓的祖传玉镯早已让夏家六兄妹反目成仇。夏惠军介绍,目前三妹夏惠黔全力帮其丈夫,与其他五兄妹没来往。20日中午,宋孝刚送记者离开东方金钰大厦,行至1楼大厅前台时,遇到了蹲守在此的夏家五兄妹。双方一见面就开始激烈争吵,甚至大打出手。起初,夏惠军指责宋孝刚私占传家宝,之后双方就从相互争吵升级至推搡辱骂。而东方金钰公司的工作人员也赶到,将宋孝刚护送到1楼大厅拐角处的小楼梯间内,夏家姐妹也立即跟了进去。

  不一会儿后,从楼梯间内传来夏惠军凄惨的叫声,在场的多家媒体记者纷纷拿出摄像机或相机拍摄。就在羊城晚报记者刚打开手机屏幕、准备拍照时,一名身穿白衣的彪形大汉从楼梯间冲了出来,不由分说将记者手中的手机抢了过去,并重重地摔在地板上,而砸手机的这一幕也被一旁的电视媒体拍下。夏惠军告诉记者,在楼梯间内,3名公司工作人员拉着她,宋孝刚朝他脸上打了几下,而一同走进电梯间的老四夏惠玲也自称鼻梁被打一拳。

  记者立即报警,而夏家双方也各自报警。翠竹派出所民警随后赶到,将涉事各方带到派出所。在派出所大厅内,夏家兄妹与宋孝刚再次推搡到一起,大姐夏惠军当着众多民警的面扇了宋孝刚一个耳光。

  派出所民警介绍,夏家因为祖传手镯一事,已经不止一次到派出所内调解,警方建议双方走法律途径解决这起家庭内部纠纷。

  20日傍晚6时许,夏家5兄妹给记者发来一份集体决议,5个人均签名并按手印。他们认为,祖传玉镯应由六兄妹共同继承,还向老三喊话:“希望三妹你能公正、公平对待此事,并经正规途径鉴定遗产价值,合理分配!望三妹你念及手足,免伤和气。”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