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徐永明:克孜尔壁画的三大病害

来源:网络 编辑:赵丽莎 时间:2015-10-25 06:04 阅读量:188

导读 :
马王救商客出海 克孜尔14窟 以克孜尔石窟壁画为代表的龟兹石窟壁画艺术是世界艺术的瑰宝。但是,克孜尔壁画现在面临的问题非常多。经历近2000年的沧桑岁月,克孜尔石窟遭受到历史性的人为破坏,特别是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外国探险队对包括克

正文 :

马王救商客出海 克孜尔14窟

以克孜尔石窟壁画为代表的龟兹石窟壁画艺术是世界艺术的瑰宝。但是,克孜尔壁画现在面临的问题非常多。经历近2000年的沧桑岁月,克孜尔石窟遭受到历史性的人为破坏,特别是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外国探险队对包括克孜尔石窟进行掠夺式的考察行为,造成了巨大的灾难,壁画损毁状况十分严重。再加上受到地震、风蚀、水害、强光照射和温湿度变化等环境因素的长期影响,出现了石窟岩体风化、裂隙、壁画地仗层酥碱、空鼓和大面积脱落、颜料层起甲、粉化等诸多病害问题,严重威胁着现存壁画的长期保存与展示。其中尤以壁画地仗层空鼓、酥碱、颜料层起甲及粉化脱落等三大病害最为严重,而且难以根治。

新疆龟兹研究院院长徐永明以当前克孜尔石窟壁画面临的保护问题为切入点,以在克孜尔壁画保护上的经验和思考,为我们呈现了当前克孜尔壁画保护与研究的现状与问题,也为当前龟兹石窟壁画艺术的研究与保护工作以及我国艺术院校的学科建设提出了要求和建议。

三大病害难以根治

克孜尔壁画难以根治的三大病害及原因分别是:1。 壁画地仗层空鼓。壁画地仗层空鼓病害的原因主要是石窟岩体遭受地下水和雨水侵蚀后粉化,使壁画地仗层逐渐脱离粉化岩体所造成的。针对脱落进行修复所采取的措施就是灌浆,用一些化学胶将其固定。但是,经过10年或20年时间,这一病害又将继续发生,使壁画陷入脱落的险境。2。壁画酥碱。壁画酥碱病害的原因主要是岩体中过多的水分子催生盐碱大量渗出后,盐碱对壁画地仗层逐渐进行侵蚀所造成的。地仗层受温差与湿度的影响,环境干燥容易收缩,当胶结物老化以后,环境湿度变大时地仗层就会卷起来了,这对壁画损害十分严重。3。颜料层起甲、粉化。颜料层起甲、粉化等病害的原因主要是壁画原始胶结材料老化所造成的。克孜尔原始壁画是用矿物颜料和动物胶加水调和后绘制而成的。经过1000多年的时间,这个胶结材料已经老化,老化以后,颜色颗粒就开始剥落。

现在壁画修复用的胶结材料基本都是化学材料。这些化学胶被应用以后,它的稳定性还不能保证。这有可能对文物保护造成毁灭性的冲击,当然这只是一个预测,也有可能会变好。如果用动物胶进行修复也存在问题的,因为它里边含有蛋白质,时间长了还存在霉变的问题。然而,不管是古代壁画的有机胶(动物胶)还是修复用的化学胶(如白乳胶),最终都将老化,等到不同的胶结材料都老化,这对壁画的毁灭性将是我们没有办法挽救的。现在,我们80年代修的壁画已经有的开始快脱落了。这是目前所用的材料的弊端。

预防保护才是良策

现在国家制定的文物保护与修复的理念是修旧如旧。对于考古学家、历史学家来说,复原性修复会造成对历史信息的干扰。所以针对是否要修复这个问题,学界争议也很大。我的思考就是要预防性保护。就跟看中医一样,西医是治标不治本,中医虽然见效慢却治本,所以要先把它的病原找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引发了这个病害,把这个找清楚之后遏制它。比如,岩体不见水,碱就不会出来,就不会对壁画造成损害,那么我们就先治理不让水往泥皮层上跑。再如,新疆本身环境特殊,比较干旱,倘若放到杭州,这个壁画早就没了。所以,就要加强对大气环境的监测,采取预防性保护。除此,还要结合大数据时代的高科技数字化手段,把壁画、建筑的数据采集下来,信息数字化,形成一个资源数据库。当壁画有一天消亡了以后,我们还可以通过数据将它还原。现在国际上修复的技术距离差距越来越小了,随着科技的发展、资讯的庞大,修复的技术也将越来越高超。综合性的预防保护才能够把优秀艺术永续地传播下去。

今天克孜尔壁画的病害已经非常严重了,包括在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里面存的那一批,都面临着这些问题。从辩证法的角度来看,物质的东西终究要消逝,所以,我们现在就是尽力延长它的寿命,目前也只能这样做,人类也只能这样做。

壁画保护专业需人才

目前对于古代壁画的修复,我觉得在修复材料的应用与研究方面存在很多问题。比如说,保护中对最重要的胶结材料和加固材料在选择和使用,以及应用研究方面存在极大局限,严重缺乏针对性,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尚不能做到对症下药。目前,不同地域、不同环境、不同病害、不同病害位置都完全采用一种同样的修复材料。并且,现在用的材料基本都是用于工业上的。最早用的胶结物材料叫三甲树脂,就是工业用于做清漆的那种胶,当然它用在壁画里面已经非常稀释。现在也有用白乳胶,这些全是化学物质的,没有针对地域性进行材料的研究。

在学科建设方面,我们国家壁画保护专业人才也非常急缺,我们急于做的事情也是保护问题。我国艺术院校基本没有壁画修复专业,只在西北大学等少数综合大学有所设置。日本的壁画修复专业在东京艺术大学就有所设置,我想,艺术家可能会有更好的理念,而不像是理工科的机械地进行修复。我们下一步将跟中国美院在学科建设上进行合作。我们国内需要修的壁画数量非常可观,但是现在进行修复的很多人员如泥瓦工一样,只是来接工程而不是在修复艺术品,我觉得这非常遗憾,对这个壁画的保护也有非常大的影响。

另外,对于佛教、历史的研究以及绘画的研究都有需要,因为克孜尔就像是一个大的艺术博物馆,包含的面非常广泛。我们跟不同的机构保持合作关系,就是想把克孜尔的优秀文化传承发展下去,我们要做的工作还非常多。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