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马未都谈民办博物馆的藏品和运营

来源:网络 编辑:陈若茜 时间:2015-11-05 08:58 阅读量:179

导读 :
上海观复博物馆即将开幕将建地下藏宝库 ——马未都谈民办博物馆的藏品和运营 上海观复博物馆明年6月份将在上海中心大厦开幕。与其一同开放的还有依托观复博物馆所打造的观复宝库。6000余平方米的观复宝库既承担着观复博物馆的库房功能,同时还

正文 :

上海观复博物馆即将开幕将建地下藏宝库

——马未都谈民办博物馆的藏品和运营

上海观复博物馆明年6月份将在上海中心大厦开幕。与其一同开放的还有依托观复博物馆所打造的观复宝库。6000余平方米的观复宝库既承担着观复博物馆的库房功能,同时还将面向社会公众提供高规格和安全系数的收藏空间。观复博物馆馆长马未都在接受《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专访时表示,这是他们的首创,满足现代人需要一个空间存放珍贵私密物品的需求,同时也是他们探索的一种商业模式,期望今后可为博物馆运营提供财政支持。

《东方早报·艺术评论》:观复博物馆明年6月份将在上海中心大厦开幕,届时观复博物馆的地方馆将达到多少家?

马未都:除了北京和即将开幕的上海,观复博物馆还在杭州、厦门、哈尔滨、深圳开设地方馆。

《东方早报·艺术评论》:观复博物馆在上海选址上海中心大厦是出于何种考量,具体是采用何种合作方式?

马未都:上海中心大厦是上海新的地标,现在这种大体量的建筑想变成一个小型社会是世界的一个趋势,尤其高楼林立区很缺乏过去平面社会带来的立体的消费,比如文化的消费,所以它就把我们引进了,我们也有这个意愿。过去我们都认为一个博物馆一定是在一个独立的建筑里,但是在国外,尤其是比较发达的地区,比如日本东京它很多博物馆都在楼里头,这样的话它能使参观变成一种常态,办公楼里的人不可能不去看,因为很方便。但是如果博物馆设在一个单独的地方,你老准备去,可能好几年你都没去成。场地是上海中心大厦自己的,是国有资产,我们只是经营博物馆。

《东方早报·艺术评论》:观复博物馆与观复宝库之间是一种什么关系,怎么会想到要建设观复宝库,它是怎么运作的?

马未都:博物馆一开始建设的时候,因为它在楼里,我们提出来博物馆需要库房,因为博物馆的库房是博物馆的一重要的组成部分,观复博物馆设在上海中心大厦的37层,在这一层已经没有足够面积,所以就选择了在上海中心大厦的最低层——地下五层设一个库房。最低层从商业角度来讲价值不是很大,但是做库房,尤其是做这种高等级的库房价值是最大的,因为安全,而且面积足够大。它有6000平方米,单纯做博物馆库房,用不了那么多面积,这就启示我们把库房的相当面积拿出来社会化,用博物馆专业的库房为社会提供服务。尤其浦东这一片属于金融区,人们也需要这样的服务。

《东方早报·艺术评论》:观复宝库不单纯作为观复博物馆库房,也为社会提供包括文物在内的其它物品的寄存托管,那么它跟银行保险箱的区别在哪里?

马未都:比银行服务的时间要长,也更专业。观复宝库符合世界上最高等级的库房标准,在设计上用了与美国联邦储蓄银行的同一供应商,同时采用了美国顶级UL标准,地板厚6米,墙厚1.6米,内藏钢板,同时配备了人脸扫描仪。宝库被划分成大小不一的单元,最小的单元比如A形箱单元,体量像一个抽屉那么大,可以放100万的现金。宝库的租期可长可短,长则15年,短则1天,并有保险公司承保。

现代人往往都有两三处住宅,一些珍贵的、私密的东西放在哪里都不安全。除了文物、艺术品,还有一些财产、证件、法律文本、合同以及一些个人的秘密都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来存放,观复宝库的出现正逢其时,它是我们的首创,现在中国没有人做,这可能也是我们真正意义上的文化创意产业,因为观复博物馆是中国第一家私立的博物馆,二十年来没有依附政府的任何财政生存,而且生存的很好,所以我们一直在摸索一种商业模式,希望商业能够为博物馆提供财政支持,使博物馆能够良性运转。

《东方早报·艺术评论》:观复博物馆作为中国第一家民办博物馆,在创办和运作方面可以带来什么启示和借鉴?

马未都:我们是做得最早的有法人资格的博物馆,我们近20年来一直强调品牌建设,我觉得作为一个博物馆,品牌是第一重要的,所以我们也有走出去布点、扩张的需求,世界级的博物馆里基本上都是靠当地财政支持,而且财政都变成很沉重的负担,唯一没有财政支持可以进入良性运转的博物馆我们在国外寻求范例就是古根海姆博物馆,它有6家博物馆,都是可以良性运转的,所以我们也希望把博物馆做成品牌化,这是我们的一个初衷。

我认为中国人渐渐开始有文化消费,既然有文化消费,博物馆就有了生存的前提了。我们大部分的博物馆业态都趋同,我们希望打造一个全新的业态,而且我认为博物馆观众的乐趣超过我们的乐趣,所以我们的博物馆从传统而来更需要一些创新,比如我们的(金器展)展览方式,不管是布展方式、理念和展品选择,我可以告诉你肯定是你在中国看到过的最好的展览,简单表述就是你没来不能想象,你来过不能复述。

未来观复博物馆在经营当中还有很多可以做的,比如我一直强调所有购票参观的都是博物馆的赞助人,这个概念给观众带来一种荣誉感,我们希望博物馆有一个庞大的群体,喜欢博物馆,可以探讨文化。将来我们可以把博物馆会员的不同要求进行细分,提供他们想要获得的知识,甚至可以组团出国按照博物馆路线去走,只要你为博物馆建设出力了,我们都愿意为你提供服务。当然我们跟国有博物馆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我们是要收费的,我们不可能免费给你提供因为没有人给我们提供这个钱。

未来博物馆可做的事情很多。比如到日本大阪去,日本大阪的企业家印名片第一个头衔以大阪博物馆会员为荣,他什么跨国企业都不愿意把那身份印在前头,我们也希望通过博物馆未来的建设让大家觉得我是这个博物馆的会员是一种荣誉。而我认为在今天的商业竞争中,私立的比国立的更具优势,因为大家从内心觉得国家博物馆本来就是花纳税人的钱,而且因为体质限制,世界的大博物馆都有那种问题,就是不是以观众需求为第一位,这很难解决。

我希望我们的博物馆自我有生存能力,国家在前两年曾提出过希望给我们的博物馆以财政支持,问我需要多少钱可以免费向公众开放,我说我不会免费,我们一定是收费的,我也不愿意白要国家的这部分钱,因为我觉得我们本身就是野生动物,然后你现在日子好过了,把我圈养起来天天喂我,突然有一天你拉开门说我不管你了,那时候我们也没有生存能力了,所以我就觉得我们一定要做一个有能力给社会提供对应服务的博物馆,我觉得这对我们未来的建设是一个方向,我们不想躺在钱上,不管这个钱是哪来的。我们希望可以有自己的能力,令观众从一般性喜欢到深入性喜欢,走完这个过程。这样的话博物馆就可以获得巨大的社会支持。

《东方早报·艺术评论》:观复博物馆现在的门票收入能支持其运营么,它的运营经费主要由哪些部分构成?

马未都:我们主要有三大块收入。第一类是传统收入,也就是门票收入;第二类收入是服务性的,比如提供讲座、场地、讲解。我们的人工讲解200块钱一次,仍然有观众愿意为这个讲解费埋单,甚至供不应求。第三类收入是品牌收入,当博物馆做成一个品牌的时候,品牌就变得有价值,比如我们利用品牌做商品,商品收入中的品牌费用全部归博物馆,比如有很多地方请我们博物馆去,品牌要收费,费用全部用于博物馆建设。现在我们的博物馆都是良性循环,有五、六年了都是有盈余,积攒一些资金,以备灾年。

《东方早报·艺术评论》:观复博物馆的地方馆是如何设置的,比如上海馆的展品构成都有哪些,有何特色?

马未都:地方馆是根据当地的特点,比如上海馆我们设有四个固定展览,第一个是宋瓷馆;第二个是东西馆,即里边的展品全是东西方文化碰撞的结果。比如这些年被国人热炒的黄花梨家具,在二十多年前?,英国东印度公司的负责人到中国,看到中国的工匠在做黄花梨家具,他就从英国带回来一把英式的椅子让中国的工匠按照英国的椅子做成黄花梨家具,当时做了18把,款式完全是英式的,但是是由中国的工匠用黄花梨给做的,带有浓厚的东方元素,上海馆就会展出这18把椅子中的15把。因为这18把椅子后来分散在6个人手里,我们买回了其中15把。再比如瓷器,当年英国人跑到江西景德镇来定烧的大碗,这是外销瓷,很有特点,里边的图案是英国人打猎,外面画的图案是中国人打猎,所以它有东西方文化的碰撞,东西馆里所有的展品都必须是这种类型的,同时具备东西元素。第三个是金器馆,它是以中华文化为主,包括我们周圈的西亚、南亚、东亚文化的金器都有。第四个是宗教馆,会展出佛像,馆内还会模拟洞窟,希望在大楼里能营造出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最后还有一个临时展馆,举办一些临时展览。

《东方早报·艺术评论》:其中的展品包括此次的金器展展品都是您原来的私人收藏么?

马未都:对,基本上都是。确切的说是观复博物馆的,我希望藏品公众化,不希望让人觉得它们是我个人的财产,因为观复博物馆很快就会变成公共财富,我说过一定会把它留给社会,做成一个社会公益机构,有可能是我管理,但我也没权利把它们卖掉。现在之所以还没有捐,我比谁都着急,国内这方面现在还不成熟,没有特别好的基金会。

《东方早报·艺术评论》:本次金器展上的金器展品有何种特殊,其收藏经历是怎样的?

马未都:本次展览展出的金器均来自观复博物馆,囊括了中国古代自东周一直到清朝的263件金器,以南北朝、战国、汉、唐、宋、辽、元、明、清为主,沿着一条跨越2700多年的时间轴线。所有甄选出的金器可分为饰品、器皿以及其他品类,包含挂饰、发饰、耳饰、带跨、壶、盒、盘、金板、金饼、金叶等诸多种类。其中最小的金器直径只有1.5厘米,而最大的金器长度将近40厘米,每一件作品都堪称精品。

这些金器是我花费二三十年时间一件件收藏的,因为我收藏不去刻意追求,追求的话资金压力会很大,我是碰到什么合适的买一点,等它形成规模的时候再去补充。金器的收藏渠道以海外居多,因为海外有很多专门做金器的古董商,有的是做了几代人了,他手头有东西。国内对金器的认识是有限度的,南京博物院此前做过金器展,湖北博物馆也展过,但是不纯粹,而且展览很快就收场了。我们会做成一个固定金器馆,常年展览。国内的博物馆收藏金器的都不多,比较多的有湖北(博物馆),湖北有出土的梁南王?墓、曾侯乙墓有一些金器,南京博物院比较多,因为南京周村的出土也比较多,剩下就是故宫了,故宫的金器基本都限于清朝的。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