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陈逸飞离世十周年后的怀念与争议

来源:网络 编辑:赵音 陈利 等 时间:2015-11-13 09:44 阅读量:495

导读 :
《陈逸飞辞世十周年,合作画家追忆往事》上周在《澎湃新闻·艺术观》与《东方早报·艺术评论》先后刊发,之后关于陈逸飞与其合作者之间的关系,引起了相关人士及业内人士的广泛讨论和激烈争议。在此摘选相关的回应,期望在各执其词的争论之中,让真相逐渐显露

正文 :

《陈逸飞辞世十周年,合作画家追忆往事》上周在《澎湃新闻·艺术观》与《东方早报·艺术评论》先后刊发,之后关于陈逸飞与其合作者之间的关系,引起了相关人士及业内人士的广泛讨论和激烈争议。在此摘选相关的回应,期望在各执其词的争论之中,让真相逐渐显露。

赵音(艺术界人士、画家俞中保夫人)

关于追忆陈逸飞文章与陈逸鸣先生指责的回应

在微信中逐渐看到徐佳和女士的《陈逸飞辞世十周年,合作画家追忆往事》这篇文章。起初我也没有在意,看了全文,觉得她转呈俞中保的表述没有大问题。

我并不知道她会发表这篇文章,发表前我也没看过。在5月7日,我们的老朋友石建邦先生陪同徐佳和女士到工作室访问。1996年俞中保的作品《佛光》在香港佳士得拍卖,当时建邦兄是上海佳士得办事处代表,我们因此机缘相识,建立了相互信任的关系。他陪同徐女士到画室来,希望了解一些俞中保在陈逸飞工作室工作的情况。俞中保向他们所说的都是真实客观的,没有任何不实夸大!

俞中保是个挚爱艺术,又独立低调、踏实的艺术家。他出生在上海一个自民国时期以来即有影响的家族,他的祖父经营的是上海最早的拍卖行之一:瑞和洋行,《海上绘画全集》的编年史上有著录:1900年5月,瑞和洋行拍卖外国名人绘画和油画两次,拍卖中国名人字画一次。他的表姨父是国民政府国防部长顾祝同。虽然他有此身世,但他从不愿意以此示人,他也不允许我多讲。在那些困难的年月,中保父亲坚持培养他学习艺术,希望他将来以艺立足。俞中保就是有坚定的信念:人是可以用艺术表达人生的。当年遇到陈逸飞老师,他非常高兴能在名师门下学艺。这是20多年前的事了。

我六叔赵志权是上海芭蕾舞团的著名舞蹈家,在芭蕾舞剧《白毛女》中演莫仁智。当年《白毛女》的全国轰动是早于陈逸飞老师出名以先的,他们是小学同学,关系非常密切。陈逸飞老师经常到我家做客。我记得他为我五叔结婚画一幅海景,大家都围坐在他旁边。我父母都是上海交通大学的高材生,父亲是船舶系,母亲是电机系,在当时也是北京东路外滩老大楼里的佼佼者。陈逸飞老师还欣然为我父母画了结婚像,这是很难得的友谊。我称陈逸飞老师为叔叔。

我当年并不认识陈逸鸣先生,俞中保在陈逸飞老师工作室时我也从来没有见到过陈逸鸣先生,是后来才认识的,但我也很尊重他。这次在微信上看到他的表述,我感到非常震惊!

陈逸飞老师刚到上海的工作室只有俞中保和韦强(但他不是画家,也是他的邻居,帮忙做些事),确实是因为工作量太大难以为继,俞中保才希望让陈老师再找人,等工作过渡完善了,俞中保才请辞的。我们也认识黄英浩老师,他总是温和无声地陪在陈逸飞老师身旁,在拍电影过程中,黄英浩老师和陈逸飞老师一起确实付出了极大的努力,立下了汗马功劳。当时陈逸飞老师在上海时,有很多人帮助他,其实不应该忘记。

我2002年从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十二年的资深美术史编辑,得过国家图书奖)进入拍卖行从事中国现当代艺术的专家工作,2008年担任阳光艾德拍卖总经理,组织举办了中国第一场使用法国ARTCURIAL拍卖品牌的中国当代艺术专场。

当年我努力将陈逸飞老师的最后一幅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自画像,拍卖出了陈逸飞先生拍卖纪录排名第二的成绩。由于太劳累了引起带状疱疹到眼角膜,差点瞎了一个眼睛。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要功,也不是为了抬高自己,也不是要谁来说对或不对,而是这是历史!是我们这代人真真实实走过来的。

陈逸飞老师是国际公认的伟大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他是垦荒牛,开拓者!他的艺术成就是实实在在的,无论用何种创作方法都无法磨灭他的前瞻性!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有真诚的心是难能可贵的!1987年俞中保获得国际交流展一等奖的时候,(这个展览是中国最早的国际艺术展之一)他还没有遇到陈逸飞老师,1992年郎静山先生为俞中保题写:俞中保油画集,那时俞中保还没有遇到陈逸飞老师。一个人一生的路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当年,凡·代克在鲁本斯工作室学艺,德加在安格尔门徒工作室学艺,毕加索向德加学艺,这都没有什么羞愧的,不应该用那样俗气,那样污秽的语言来指责,那是不文明的,是有辱斯文的,是难为情的。

在我们心目中,我们和陈逸飞老师的感情是纯洁的,清澈的。俞中保是一个温和宽容的人,我看到这个微信,我觉得陈逸鸣先生是被名利得失充满了,有失学术的正确态度。很难过!我给俞中保看微信,他只淡淡地说:随他去吧。(而且不允许我写文章。)但我认为这是非同小可的事,我想:上帝是公义的,我不惹事也不怕事。

陈利(收藏界人士):回忆陈逸飞

澎湃新闻刊发纪念陈逸飞辞世十周年的往事回忆,让我想起一些点滴往事。我与陈逸飞相识于他请刘海粟大师吃饭时,后来经常在机场碰到他和不同的模特在一起,也经常在一起参加各种活动和吃饭,他没追到的女孩还主动来跟我谈朋友。平时他都是笑嘻嘻的,但他在博物馆开画展时我和忘年至交施南池教授一起去,施老以为他不认识我,介绍道陈利是嗯(我)好朋友,那时他脸上闪过一丝不高兴,后来才知道原因——我变成他“长辈”了!施老是培养少年调皮的陈逸飞走上绘画人生的启蒙老师。我和陈后来还一起去北京参加时装周。施老去世后我打电话给他,他推掉别的事很早就来了!他去世后,生平中也专门提到受施南池老师启蒙开始绘画,说明他和他的家人还是很感激施老改变了他的人生!

他没钱,我是一向知道的,有一年他还叫我们一起做镜框出口生意,我嫌小没兴趣做。

他的工作室里有个哑巴据说画得不错!

郭庆祥:陈逸飞部分作品是哑巴助手代画的

陈逸飞的作品虽然现在受市场热捧,我与陈逸飞上世纪90年代就相识,但我并不认为他是艺术家:首先是其作品的艺术价值含金量不高,模拟性的写实技巧也是人家西方的东西,没有自身的独立思想;其次是我与他的一次交往,让我更加确定他的创作和艺术没有关系。1997年我有事去他的工作室,他有一张画刚刚勾好线条,内容是三个女人和两个鸟笼。我们交谈后约定半个月后再在其画室见面,因为第二天他要去美国。半月后我们见面,我惊奇地发现,那张油画已完整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原来画室有个哑巴帮他完成了全部的“创作”。

曹可凡:代笔一说纯属痴人说梦

陈逸飞早年在美国画音乐题材及之后一些老上海题材工笔画时,的确像伦勃朗画室那样,有助手为其做辅助工作。或许也听到些许风言风语,千禧年前后,陈逸飞开始舍弃过往风格,转向相对粗犷一路,以大笔触描摹人物和风景,绘画周期大为缩短,而且更显大气,买家反而愈加追捧,这更让逸飞信心大增。那段时间,画家常常7、8幅画同时开工,因油画需层层描绘,但油彩未干又不能继续,故几幅画一起画可节省时间,画家基本功又扎实,作品照样大气厚实。那时,确有一聋人助手协助工作,常在画室见他,他仅做些最基础工作。工作之余,他也画些小画送到画廊去卖,水平相当一般,根本无法承担“代笔”重任。

所谓代笔,就是完全假他人之手完成作品。早期陈逸飞画音乐题材和老上海由助手为其做辅助工作,但也绝非代笔。所以,那些人如俞中保之流顶多算助手,代笔一说纯属痴人说梦。

(本文引自微信“可凡倾听”)

陈逸鸣:他们只是想炒作自己

文章(《陈逸飞辞世十年,合作画家追忆往事》)中被釆访的所谓陈逸飞的“合作者”在抵毁、玷污陈逸飞名誉上早已是前科累累的惯犯,陈逸飞在世时他们就干过此类事情。如今更是胡编乱造,信口雌黄,借追忆往事之名行贬低逸飞,抬高自己之实,争当陈逸飞的“亲密战友”。他们与那些扒光衣服,露出残肢,捧着破碗要饭的乞丐有何二致!陈逸飞生前曾说,我不会去追究,放他们一条生路,因为他们只是想炒作自己,唬弄唬弄买画的,赚点钱养家。可怜!可耻!可悲啊!

(陈逸鸣系陈逸飞胞弟,油画家。本文系其微信内容。)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