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从《战地黄花别样红》看红色题材油画拍卖

来源:网络 编辑:徐佳和 时间:2013-05-20 12:03 阅读量:354

导读 :
  近期堪称中国大陆拍卖风向标的嘉德拍卖行2013春季拍卖会的“二十世纪中国早期油画家”专场中,画家吴作人绘于1977年9月的巨幅油画《战地黄花分外香》从4800万元起拍,经20余轮激烈竞价,最终以8050万元高价成交,创出今春油画板块首个

正文 :

  近期堪称中国大陆拍卖风向标的嘉德拍卖行2013春季拍卖会的“二十世纪中国早期油画家”专场中,画家吴作人绘于1977年9月的巨幅油画《战地黄花分外香》从4800万元起拍,经20余轮激烈竞价,最终以8050万元高价成交,创出今春油画板块首个高价,同时也创出吴作人个人作品新纪录。

  该作品长175.5厘米,宽118厘米,尺幅巨大,创作之时正是毛泽东逝世一周年之际,画家吴作人为“寄无限缅怀”,取毛泽东《采桑子·重阳》词意,以示纪念。“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较之张大千作品《红拂女》7130万元的成交价,更胜一筹。由此,“红色题材”油画再度在拍卖场上成为一个热门话题。

  红色油画市场主要在国内

  红色是一种承载中国人复杂情感的颜色,进入20世纪,红色是代表中国革命的色彩,附着其上的政治激情让传统的喜庆之色上升到民族国家的高度。

  红色经典美术是近现代美术史中一个重要的文化现象,一般而言,红色经典主要是指1949年至1976年间采用现实主义手法创作的一批反映中国革命历史和新中国成立初期社会主义建设的油画作品。这些写实主义油画以其特有的“魅力”,成为国家文化武器和政治斗争工具,占据了中国绘画的主体地位,领袖和英雄是主要的创作题材,具有鲜明的时代面貌。

  嘉德拍卖公司油画部主管李艳锋坦陈,在中国的拍卖领域,中国油画可流通的资源不过100年,油画板块相对比较小,整个盘也相对小。但是红色经典题材油画进入国内拍卖市场从1995年至今已有18年的时间,从最初几年的无人问津到2009年油画拍卖专场一片红色笼罩,红色经典油画的市场发展轨迹呈现曲折攀升的态势。红色经典油画在经历2003年、2004年两年的沉淀后,开始在拍卖市场中崭露头角,到2005年红色经典油画板块在拍场上的不断升温、学术界对其研究的不断深入,更多的拍卖公司推出了大量的红色经典油画,对此国内的部分收藏家及一些欧美国家的艺术收藏机构积极介入。但红色题材油画的市场基本还是在国内。“新中国美术是一个具有中国国情的板块,是一段中国的历史,这肯定是必谈的一块。”

  对现在掌握市场主力的中年藏家而言,“红色年代”与他们的成长和青春记忆难分难舍,比如上海某知名藏家夫妇的追捧,也曾经为红色题材油画的红火加了一把温。但红色画作并非每一幅都能创下价格高地,作品在当年的宣传力度如何,因主题涉及的历史事件而引起的政治地位高低,有无广泛的印刷品流传于世,在主流媒体的报道上占据多大的篇幅,是否获得重要的奖项,在百姓间的知名度如何,都是红色题材画作昂贵与否的重要元素。比如,2007年,陈逸飞的《黄河颂》在中国嘉德拍卖会上以4032万元的价格成交。

  油画千万俱乐部成员减少

  “目前来讲油画这块很多藏家处于一个惜售的状态,因为目前整个油画板块尤其是去年一年不是那么理想,跟整个的经济环境是有关系的,所以大家对目前的经济状况不是那么乐观,同时又对秋拍或者明年看好,所以这种考虑下有些藏家宁愿拖延拍卖。”一位业内人士透露,以吴作人此次创下拍卖纪录的《战地黄花别样红》为例,作品在藏家手中停留了十一二年,而嘉德拍卖公司为此进行的谈判也持续了两年。

  除了红色题材油画又成为热点之外,香港苏富比春拍的油画表现平稳,当代亚洲艺术专场中只有三件拍品进入千万俱乐部,刚刚去世的华裔法国画家赵无极作品领衔全场,于上世纪80年代创作出规模宏大的《10.03.83》,融合西方绘画艺术与东方屏风艺术形式,以逾3700万港元成交,方力钧的《系列一(之四)》拍出了1744万港元、刘野的《国际蓝》与刘炜的《革命家庭系列:爹妈》同拍出了1060万港元。另有一批吴冠中、朱德群、陈逸飞、王沂东等名家画作也是今季亮点。

  对于这样的市场表现,北京华辰拍卖董事长甘学军认为,目前市场正处于调整、还原阶段,香港春拍上这三大巨头拍卖公司的表现还是比较稳健。不过目前在金融资本、投机资本退场后,要想拍品一步冲天,拍出过亿天价的场景很难出现,而这种千万级别的拍品已是很好的表现,“这些拍品能过千万表明前两年的投资资本退场后,收藏的核心需求还在”。

  尽管有很多对于中国拍卖市场的负面消息,就数据上而言,可信度降低,但美斯蒂弗-尼克拉斯股票研究公司(Stifel Nicolaus Equity Research)总经理大卫·希克认为,“中国艺术市场正在放缓,但从长远看确实是一次机遇。尽管中国艺术市场当前进入冷静期,但它依然是世界上最大的艺术市场,尽管实际市场数字具有争议。”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