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美术馆成为中心之后的艺术定义

来源:网络 编辑:孙振华 时间:2015-11-25 09:05 阅读量:463

导读 :
艺术圈里的人说,现在是美术馆的时代。 在上世纪80年代,信息传播相对不那么便捷,人们又渴求新的思想,那时候艺术报刊、书籍等纸质媒体一度充当了“老大”,成为新思想的引领者,成为艺术界关注的中心。 在那个观念不断更新的时期,新艺术启蒙的

正文 :

艺术圈里的人说,现在是美术馆的时代。

在上世纪80年代,信息传播相对不那么便捷,人们又渴求新的思想,那时候艺术报刊、书籍等纸质媒体一度充当了“老大”,成为新思想的引领者,成为艺术界关注的中心。

在那个观念不断更新的时期,新艺术启蒙的重要推手是纸质媒体,它的传播效应非常明显,谁更早一天看到新的报刊和新引进的书籍,谁就更有发言权,谁就能占据思想的制高点。所以,那个时候艺术的推进是围绕纸质媒体来展开的。

2000 年以后,我们真正进入到一个媒体时代,海量的信息和知识,多元的思想和观念,互联网络的快捷和便利,反而让媒体对艺术的影响不如过去那么直接。异军突起的 是美术馆。也就是说,艺术的“中心”从媒体转移到“空间”。这个时候,获取信息已经不再是一件困难的事,而如何在一个物质空间,在一个具体的艺术场域让艺 术呈现出来,成为一个更加迫切、更有难度的问题。当然,媒体仍然具有很大的“话语权”,但比较而言,美术馆的空间更具有“原发”的性质,它更具支配性,它 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和左右着媒体,让媒体因为它的展览和活动而兴奋。

人们将注意的中心越来越集中投向“美术馆”,还有几个方面的原因:

随着画家越来越多,人们发现,展示平台稀缺,尤其是有质量的展示平台稀缺,这客观上彰显出了美术馆的重要性;

随着大众文化的兴起,艺术平权的思想开始深入人心,越来越多的公众需要参与到艺术中,美术馆与媒体不同,它让人的身体的在场,让观众与艺术品和艺术活动在具体的空间中可以进行面对面地交流;

随着体制开始接纳当代艺术,美术馆开始成为新锐、先锋艺术的展场,这也给了美术馆以很大的可能性,增加了它的吸引力;

随着经济的发展,公立美术馆、博物馆明确成为国家财政投入的公益性文化机构,而过去一直作为宣传工具的媒体则开启了市场化之路,必须通过经营来维持生存,这无形中让美术馆更多地能获得国家资源;

更重要的是资本和市场的进入,它改变了过去美术馆的游戏规则,只要付钱,可以在任何美术馆租到空间和场地;同时,资本还为大量民营美术馆的出现提供了资金支持;

……

今天,当美术馆越来越多,对艺术的影响也越来越大的时候,中国众多的美术馆向何处去?成为大家关注的问题。

过去,人们谈到美术馆的功能,通常只谈收藏、展示、研究、公共教育四大功能,然而,如果从文化、历史、社会发展的大格局中看,美术馆的功能不仅仅只是如此。

美术馆是一个“现代性的装置”,它是现代性的产物,它在被现代性所决定的同时,作为一种现代性的设置和制度,同时又生产着符合现代需要的艺术观和艺术。套用福柯的话,先有医生,再有病人;先有监狱,再有犯人;因此也可以说,先有美术馆,再有艺术。

艺术是被美术馆定义出来的。现代美术馆是一种定义艺术的工具,也是一部生产艺术的机器,它最大的作用并不是所谓的“四大功能”,而是对艺术的定义能力,赋予艺术的正当性和合法性,它左右人们对艺术的评价,并深深地影响了艺术的未来发展。

目前,在中国艺术格局中,美术馆处在相对“中心”的位置,与它在中国的这种强势状态形成对照的,是西方发达国家的“博物馆怀疑论”。西方在思考艺术品是否应 回归与社会、与生活的全面联系的时候,中国则恰好处在美术馆的上升期,它目前正在大建美术馆,大量收藏艺术品。

如果中国的美术馆热真实地反映了国度对美术馆的需求,那么随之而来需要思考的问题还有很多,例如:美术馆是成为一种国家的“事业”,作为城市的文化硬件和指 标,还是应该成为实现公民文化权利的手段?是把美术馆办成真正能够吸引公众,成为满足公众的精神生活的场所,还是只成为部分艺术家和相关人员自娱自乐的地 方?美术馆是一种启蒙的工具,教育的手段,还是大众娱乐的场所?美术馆应该强化它的艺术殿堂意识,还是让它打破围墙,更多地走向公共空间?美术馆是一种可 租用的,承担有偿服务的空间,还是完全拒绝商业行为的公益艺术机构?

更重要的问题是,今天的美术馆如何定义艺术,如何影响艺术的未来?

(作者为深圳雕塑院院长)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