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2014香港秋拍大幕开启

来源:网络 编辑:未知 时间:2014-10-11 08:59 阅读量:358

导读 :
  过去十几年,中国油画在香港拍卖的骄人战绩,使其成为当代艺术的风向标。2014年10月,香港苏富比、保利香港和嘉德香港几乎同时开拍,拉开今年秋拍大幕。   受宏观经济影响,本轮拍卖看淡中国油画市场已是必然,但由于中国博物馆收藏兴起,使

正文 :

  过去十几年,中国油画在香港拍卖的骄人战绩,使其成为当代艺术的风向标。2014年10月,香港苏富比、保利香港和嘉德香港几乎同时开拍,拉开今年秋拍大幕。

  受宏观经济影响,本轮拍卖看淡中国油画市场已是必然,但由于中国博物馆收藏兴起,使得秋拍油画市场表现可圈可点。在本轮拍卖中,当代艺术市场整体平淡,少量作品表现良好;个别青年艺术家价位提升,但无参考意义;二十世纪艺术市场稳健发展。

  当代艺术整体平淡

  自2012年香港苏富比秋拍、当代艺术遭遇黑色星期天之后,当代艺术作品的未来市场并不被看好。在此次秋拍中,保利香港和嘉德香港的当代艺术部分无太多亮点,成交大多在预期之内。其中,保利香港的当代艺术专场中,只有曾梵志的《安迪-沃荷肖像》以1947万港元成交,超出预期。而专场封面作品李山的《胭脂》以950万港元落槌,低于1000万港元的最低估价。嘉德香港当代艺术专场中,蔡国强的《发明物》以380万港元落槌,成为当代艺术的最高价拍品。华氏画廊总监华雨舟在拍卖结束之后说:“结果与我的预期差距太远。市场依然不理想,只能说非常"平"。”

  香港苏富比此次秋拍,尤伦斯夫妇上拍的37件藏品,成交情况也不乐观。以1400万港元起拍的张晓刚《血缘-大家庭:全家福》,在叫价到1700万港元时,因无人应答而流拍。遭遇同样命运的还有岳敏君的两张作品《幸福》与《大狂喜》。面对这些高价作品的流拍,艺术批评家徐子林在微博上发表看法:“最终,这些没有灵魂的、样式化的空洞作品,让中国的当代艺术整体蒙羞!即使不从市场价格而从学术的角度去评估,它们几十年如一日的重复自己,早已把有限的意义无限的摊薄……”

  不过,与股票一样,即便大盘下跌,也有上涨个股。在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夜场拍卖中,刘小东的《违章》被海外电话委托以6620万港元成交,创下了刘小东作品的世界拍卖纪录。与此同时,方力钧的《系列二(之四)》拍出了5948万港元,刷新了去年北京保利秋拍创造的最高纪录。

  香港苏富比当代亚洲艺术部门主管林家如表示:“方力钧作品在激烈竞逐下以高于估价近两倍成交,刷新艺术家作品世界拍卖纪录,是因为他们的创作已趋于稳定,在美术史上的地位也已明确。具有历史价值的重要作品能持续吸引藏家热烈争夺。”

  个别青年艺术家高价成交

  自2008年行情调整以来,拍卖行就开始把目标指向年轻艺术家。年轻藏家的入场也使青年艺术家的行情逐年上涨。今年秋拍,香港苏富比首次将70后艺术家贾霭力、刘韡和王光乐的三件代表性作品囊括在当代艺术专场夜场中。其中,贾霭力的《疯景1号》以1180万港元的高价刷新个人纪录,同时也令其成为第一位跻身千万俱乐部的年轻艺术家。王光乐的《水磨石2004.1.1-2004.2.5》也以544万港元的价格刷新纪录,刘韡的《紫气系列H2》也以340万港元高价拍出。

  但能够以高价成交的青年艺术家作品多属个案。此次香港秋拍中,大部分青年艺术家作品成交价格仍在原有估价左右徘徊。对此,偏锋新艺术空间负责人王新友认为:“那些卖得最贵的综合因素很多,或许有天时地利人和在其中。因此,年轻艺术家偶尔出现一个高价格,并不代表他的市场价格就是这样。那个高价格有它的偶然因素,没有多少实质参考价值和意义。”

  华氏画廊总监华雨舟认为:“年轻艺术家崛起是一件好事情,但并不是说谁上了千万,谁的市场就上了一个台阶。”相比业已定型的前辈艺术家和成熟的藏家群体,年轻艺术家的未知性更高。近两年,拍卖场上蹿出不少年轻艺术家,一方面让人感受到市场活力和新鲜血液,另一方面,也显现通过拍卖进行作价的运作之手。

  中国二十世纪艺术市场稳健

  赵无极、朱德群两位大师的作品一直是二十世纪中国艺术板块的市场主力,深受藏家及市场青睐。香港苏富比本次秋拍中,赵无极的《秋之舞》以1700万港元起拍,经过多次叫价最终以5200万港元的高价槌锤。法国二十世纪艺术经销商塞宾在看完苏富比拍卖后表示:“我认为二十世纪部分作品的表现在预期之中,无论日场或夜场。夜场推了19件作品,重点依然是围绕赵无极、朱德群等大师,也取得了非常理想的成绩。”

  保利香港二十世纪中国艺术部分,由常玉的《白瓶内之海芋》领衔,1250万港元的落槌价,超出最高估价66%。赵无极的作品《13.05.75 - 18.11.77》和《4.9.74》分别以1000万港元及600万港元落槌。嘉德香港推出的赵无极作品《5.11.93》和朱德群的《吸引》,分别以900万港元和750万港元的落槌价,成为本场的第一、二高价拍品。此外,林凤眠《渔获图》以130万港元起拍,经多轮竞拍,最终以420万港元落槌。吴大羽作品《采韵系列之罗浮梦晌》,以高于估价的570万港元落槌。

  中国嘉德当代艺术业务经理李艳峰认为,“二十世纪中国早期油画具有相对稳定的艺术史地位,同时因其数量不多,买到真画就相当于捡漏。”二十世纪艺术作为中国油画史的开篇,在艺术史上之地位毋庸置疑,随着国内藏家对艺术史研究的不断深入,以学术引导收藏的风气日益浓重,二十世纪油画市场还将有长足发展。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