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刘益谦:买东西基本是挑贵的买 那说明作品值

来源:网络 编辑:梁志钦 梁婉莹 时间:2015-12-06 09:37 阅读量:411

导读 :
马远 高士携鹤图 投资、市场、贵、涨幅等是刘益谦口中出现次数最多的关键词,他说: 在融熙文化与艺时代文化的推动下,刘益谦最终同意带出龙美术馆收藏的宋元部分最主要的八件两宋精品前来广州展出。早前有报道称他希望把龙美术馆建成 “中国MO

正文 :

马远 高士携鹤图

投资、市场、贵、涨幅等是刘益谦口中出现次数最多的关键词,他说:

在融熙文化与艺时代文化的推动下,刘益谦最终同意带出龙美术馆收藏的宋元部分最主要的八件两宋精品前来广州展出。早前有报道称他希望把龙美术馆建成 “中国MOMA”,但这一次显然底气十足,“他们的西方顶尖艺术品比我多,但我有的传统艺术品,他们根本没有。”谈及用11亿元人民币购买《侧卧的裸 女》,但没有考虑买估价10亿元的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他说,“目前整个市场对这个作品的认知的距离太大”。

八幅首次离开龙美术馆来到广州的两宋书画珍品分别是:易元吉《山猿野麞图》卷、范成大《超然帖》页、《司马伋告身》卷、《吕祖谦告身》卷、汤叔雅《梅花双鹊图》、马远《高士携鹤图》页、马远《松岩观瀑图》页、杨妹子《楷书清凉境界七绝》页。

带来龙美术馆收藏的最主要八件宋画

收藏周刊:谈谈这次带来的宋代藏品?

刘益谦:我这次带来的,是龙美术馆收藏的宋元部分最主要的八件宋画,有马远、易元吉,还有范成大。无论从文化传承上,还是从艺术的角度上来说,都是 翻不过宋元的这段历史。中国传统文化的形成都是在宋朝。唐朝的艺术方式是更张扬的,类似飞天等,都是张牙舞爪的,想象力丰富。事实上,宋画是与我们儒家思 想更加统一的,有了朱熹以后,礼仪方面也更加完整,所以,宋朝的绘画是更传统的。我们今天的许多传统文化,都离不开也翻不过宋朝的。

收藏周刊:在这些作品里面,据了解,有几件是通过北京匡时和上海道明这两家拍卖行购买的,而同时,您也持有这两家公司的股份,怕有嫌疑吗?

刘益谦:这有什么嫌疑呢?拍卖公司的性质是一个平台公司,它征集委托人委托的作品。这两家公司能征集到这些好作品,证明他们用了心思,我可以在其他拍卖公司买作品,看到匡时征集到好作品,我更加要买了。

以投资艺术收藏来获利风险较大

收藏周刊:不少人想介入艺术品收藏,首先就是奔着投资来的,您怎么看艺术品投资的风险?

刘益谦:我感觉目前人的心态都很浮躁,艺术收藏通过投资来获利,风险比较大,我不建议这样做。

收藏周刊:可以通过艺术品获取暴利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吗?

刘益谦:人不能老是感觉生不逢时,人的一生就是不断学习、不断充实的过程。机会本身是给一个有准备的人的,我不认为当下的社会是个没有机会的时代, 关键是准备好了没有,发现了没有。我认为任何一个时间点,对所有的人都是公平的。在当时也有很多人可以买啊,回过头可能觉得我做对了,但这都是事后的话。

收藏周刊:投资股票和艺术品有什么异同?

刘益谦:在中国,资本市场发展了二十多年,整个投资我们仍然不是十分成熟。股票市场上,和一个散户说要长期投资,根本没人会听。也没有人购买股票后 放十年二十年会变得非常成功。但艺术品恰恰不一样,艺术品的投资可能会有短线、捡漏的获利机会存在,但艺术品以“时间换空间”的机会更多一些。只要是好的 艺术品,不管是西方还是中国,一件作品放十年以上,(价格)基本都会翻几倍。当年7万元买的郭沫若书法作品《毛泽东诗词》,三十年后的现在估值要1500 万元到2000万元,按照这样涨,想想我现在买的莫迪利阿尼,三十年后会涨多少倍?

从贵的角度出发,可以避免买到赝品

收藏周刊:您以前买过赝品吗?

刘益谦:因为我以前是做小生意出身的,赝品离我一直都是比较有距离的。我认为好事都落不到我的头上。甚至有些人看了很多书,请教了很多专家,他们都 认为是真的。赝品本身就是按照专家的标准来制造的。这个市场上任何一个专家都是不全面的,我认为市场才是最全面的。市场有人跟你争有人跟你抢,那说明什么 问题啊?说明大家对这个东西都认可。我买东西基本是挑贵的买,相对来说贵有它的道理,争的人多那才贵嘛,那说明作品本身就值得。或许你在拍卖中间你根本就 来不及了解这件作品创作的年代,有什么故事,但是对现场的一种观察力,你认为这是一样好东西,因为这么多人去争。我认为用常识就可以来看待这个问题了。从 贵的角度出发,也是避免买到赝品的一种方法。

收藏周刊:澳门4亿元港元成交的那个“宋代定窑美人瓷枕”也很贵,您怎么看?

刘益谦:这个我不懂啊。这种“国宝”我哪懂啊。

《山水十二条屏》按现价没人愿意买

收藏周刊:从古董大钟到鸡缸杯,从近现代中国艺术品到莫迪利阿尼的作品,您的收藏跨度之大让人惊叹,能否介绍一下您在建构怎样的收藏体系?

刘益谦:体系,龙美术馆还是以中国传统艺术为主,也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包括亚洲艺术,在这个基础上,怎么去学习外国艺术,我觉得艺术本身没有国界,真正的艺术是由灵感和心灵创作的。

收藏周刊:那您觉得龙美术馆跟古根汉姆博物馆、MOMA等国际性美术馆,还存在什么距离吗?

刘益谦:距离多了,我跟它们的距离大,它们跟我的距离也大,他们的西方顶尖艺术品比我多,但我有的传统艺术品,他们根本没有。就像男跟女的距离,这是天生的,不可能一样的。

收藏周刊:春季曾估价10亿元人民币的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有想过购买吗?

刘益谦:作品我见过。作品是相当好的,但是目前来说的话,我认为按照这个价格目前没有人会愿意去买。好是好。目前整个市场对这个作品的认知的距离太大。相当于一个房子,如果行价才十几二十万,但有人说要一百万一平方米来卖,会有人买吗?就是这个概念。

收藏周刊:当时的估价跟莫迪利阿尼的《躶体的妇女》最后成交的价格差不多?

刘益谦:我认为这个没有可比性。

希望广东收藏家多关注其他地方作品

收藏周刊:您对广东的收藏家有什么建议吗?

刘益谦:这些年,我关注到广东地区的收藏家收藏的更多的是岭南画派的画作,同样是岭南画派的作品,在广东的价格就比北京贵。站在收藏的角度,岭南画 派是值得收藏的。但我也希望广东地区的收藏家在收藏本地域艺术家作品的同时,以更高的眼界去看,我认为艺术是没有区域性的,有很多可能没有发现的好东西, 所以我提醒广东地区的收藏爱好者需要更多关注其他地方的作品,中国还有很多值得我们收藏的东西。

“侧卧”的刘益谦

记者手记

从演讲台回到贵宾室的刘益谦,显然是希望回来休息一下,但面对各路早已等候的媒体,长枪短炮般的摄影设备,他显得并没那么有耐性,“十分钟可以,太 长不行”。略显疲态的他,一坐下就四下里找烟,“先抽根烟,再不抽烟愁死我了。”找到了烟却没有打火机,整个过程跟上一次来广州一身白色衬衣,坐在一边保 持沉默、聆听的低调与拘谨完全不同,这一次不但自如随意,更显得有点粗狂,“一边抽烟,你们一边随便问好吧”。屁股坐在沙发的前半部分,斜靠着椅背,一副 “侧卧”的姿势。可能这两年面对媒体太多,以至于他也不太介意自己在媒体面前的形象。

“创业板涨得不错,涨了三个点。”侧卧下来,左手拿着烟,右手拿着手机,刘益谦非常专注,“我还要看股票赚钱呢,牌子举完后要付钱的啊”。

整个采访中,与其他藏家谈论收藏经验不同,“投资”、“市场”、“贵”、“涨幅”等是刘益谦口中出现次数最多的词。似乎在他看来,钱是唯一能解决艺术品真伪的工具。“从贵的角度出发,也是避免买到赝品的一种方法。”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