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文人画的最高境界是逸品

来源:网络 编辑:刘新华 时间:2015-12-09 09:01 阅读量:479

导读 :
文人画的最高境界是逸品。逸是在笔墨之中见风流,追求与众不同。禅是偶得的好画,有偶得的欢喜。禅画是把风流也放下,我就是我,很自在,也从不向人炫耀我有多高,自己就是唯一,不迎合别人。 北宋末年有狂禅之风,禅画在画中属于骏烈的风格,与优雅的文

正文 :

文人画的最高境界是逸品。逸是在笔墨之中见风流,追求与众不同。禅是偶得的好画,有偶得的欢喜。禅画是把风流也放下,我就是我,很自在,也从不向人炫耀我有多高,自己就是唯一,不迎合别人。

北宋末年有狂禅之风,禅画在画中属于骏烈的风格,与优雅的文人气质是有鲜明区别的。

与从小接受良好书画教育的贵族阶层文人不同,禅僧进入书画时依赖的不是技巧,而是强烈的自我意识和强烈的个性。尤其是画中要狂飙着一种野味,这对文人画是很大的冲击。文人画一旦优雅成风,就会潜伏着沉滞和单调,会让人觉得柔弱和缺乏生气。而禅画就是以一种革新的力量吸引人,产生一种新的美学。禅画是革命的,常常新。

禅宗艺术家并不依靠正宗的传承,甚至没有受到过相当程度的正规训练,而只是依赖自己的强烈生命意识和个性。强烈的个性给他们勇气,因此他们的画中有独特的精神气质,包藏着独创性极强的生机。

比如才华横溢的徐渭。他显然不适合一笔笔的勾勒,他所善用的是纵横奔放的一路。他的画纵横涂抹,一气呵成。当我们打开他的画卷时,简直就是在聆听一首激昂的悲歌——就像陕西的安塞腰鼓,痛快淋漓。就是今天,我们仍能感受到他狂放的生命激情。八大山人的画也是这样的。在他的画中,你看不到技巧,看到的只有流动着的强悍生命意识。八大山人的画作有一种生机勃勃的大味,他的画放空了一切,只将眼界的焦点聚合在一处——也就是生命力。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