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让博物馆成为必需品

来源:网络 编辑:李梅 时间:2015-06-13 07:41 阅读量:689

导读 :
博物馆作为非盈利的向公众开放的文化教育机构,应当面向每一个人,在这一点上与学校功能相似,可以说是学校教育功能的延伸与补充。博物馆属于每一个人,这始于美国博物馆的诞生。举世闻名的史密森尼博物馆群,虽贵为美国唯一一所由政府资助的、半官方性质的博

正文 :

博物馆作为非盈利的向公众开放的文化教育机构,应当面向每一个人,在这一点上与学校功能相似,可以说是学校教育功能的延伸与补充。博物馆属于每一个人,这始于美国博物馆的诞生。举世闻名的史密森尼博物馆群,虽贵为美国唯一一所由政府资助的、半官方性质的博物馆机构,并且2/3的预算来源于国会拨款,在国际互联网上统一以“edu”(教育)为其网名的后缀即http://www.si.edu/,而“EDUCATORS(教育)”为其官网一级目录之一,这些恰证明了美国的博物馆从未离开教育的使命。

博物馆的教育是博物馆为社会服务的核心任务之一

在美国的学校,从幼儿园、小学到中学、大学,没有哪个学校可以离开博物馆课堂。博物馆的研究人员作为博物馆课堂的教师,承担教学工作;博物馆展厅或会议室作为场地,按照课程表供学生使用。博物馆与学生存在紧密的联系,进而与家庭,与整个社会连接起来,使博物馆获得社会更多的认可。博物馆教育与学校教育的对接融合,需要馆校双方进行合力才能长期有效地实施。在美国,一方面博物馆一贯重视中小学生这一参观群体,化被动等待学校上门为主动提供优质服务,让学生和老师能充分了解和方便利用博物馆;另一方面学校对博物馆的教育功能认识到位,积极利用博物馆的资源,组织学生前来参观,开发各类课程。正是因为馆校双方都具有将博物馆教育与学校教育衔接的意识和自觉性,并充分给予组织人员、时间、经费等各项保障,所以才形成了长期以来美国博物馆与学校紧密合作的传统和蓬勃发展的局面。

具体而言,博物馆的社会教育功能到底是什么?宋向光曾在《博物馆教育:促进观众“自我教育、自我完善”的学习》论文中提出,很多人来博物馆参观是为了“学习”,而他们设想的学习并不是要记住大量枯燥的数字和事实。他们的学习目的是要满足自我教育、自我丰富、自我完善、自我发展的要求,是要使自己的身心获得全面和综合的发展。由此看来,对博物馆观众学习成效的评估也应有完全不同的标准,不能只以记忆知识的多少为标准,而应该以人们的知识、技能、态度、观念、道德情操、社会生活能力的提高为标准。这一段话概括了博物馆教育功能的目标。

美国博物馆协会教育专业委员会 ,为美国博协第一个成立的常务专委会,它制定有详尽的教育项目标准,并颁发卓越项目奖。这些获奖项目的共同特点包括:互动:让观众高度沉浸,并与教育工作者互动,如参与角色扮演活动;与社区连接:教育项目与本地社区,或是与当地的教育、市民和政府组织联系起来;关注未受到足够关心的群体;创新和实验性:与博物馆内先前的教育项目不同,需要该馆组织文化的支撑,并获高层管理者的认可,追求项目创新,同时勇于承担风险;综合能量:教育项目的开展需要依靠博物馆藏品、研究的能力等。

博物馆教育的主体

博物馆的社会教育功能不仅仅属于教育部门。博物馆中的各个业务职能部门都是社会教育的承担者。教育部门的教育活动、方案、规划是面向社会稳定的输出,博物馆展览部门、技术保护修复等部门是动态的输出。例如,某个展览开幕前后,展览策展人为媒体解读展览设计理念、主旨、亮点、重点等。比如,技术保护的过程,以公开观摩的形式向公众开放,观众可以预约观摩,并现场与技术人员沟通,获得博物馆文物保护技术工作的现场体验。

社区志愿者的使用与培训。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等大型博物馆中的志愿者团队人数众多,体系完备。而中、小型的博物馆中的志愿者队伍同样强大。比如在塔尔萨菲尔布鲁克艺术博物馆,志愿者的培训从9月持续到12月,一共有13周次的培训课程,培训一名志愿者整个周期需要3年时间。志愿者付出时间、精力获得为博物馆服务的资格,作为一名博物馆的志愿者成为许多社区居民重要的业余工作。有效的管理使用社区志愿者,可以看作是博物馆社会教育功能的延伸。不仅博物馆中人人都是社会教育家,通过志愿者的招募、培训、使用,将博物馆社教主体扩大。博物馆的社会教育面向社会服务,同时来源社会服务,形成良性循环的过程。

博物馆中主要业务人员都会在各自领域中参与社会教育活动。美国的博物馆中社会教育谁在做?博物馆相关研究人员、社会教育专职人员、志愿者,这三类教育主体承担了博物馆的主要教育职能。例如新闻博物馆 ,是一座年轻的专题类博物馆,于2008年4月11日正式向公众开放。开放以来,像新闻一样发展迅速,成为博物馆界独树一帜的先锋。新闻博物馆的社会教育是博物馆服务中的重要内容,社会教育分为教育计划园地、培训中心、资料馆、数据教室、教育新闻。这些教育板块的设置倍受欢迎,满足了公众需求,充分展现自身优势与特色。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策展人的讲解,展现策展经验,对中国博物馆同行而言是一次难得的实地学习机会。这也是社会教育活动的一种,即针对同行的业务交流。博物馆教育对象

广泛而言,博物馆的观众是博物馆社会教育服务对象,从年幼到年长,从学生到专家学者,从当地居民到外地游客等。在博物馆的观众中,以本地观众,尤其学生群体为主要的社教对象。

博物馆社会教育与学校教育互为补充。正如一百多年前年,张骞在《上学部请设博览馆议》中写道:“显然以少数之学校,授学有秩序,毕业有程限,其所养成之人才,它能蔚为通儒,尊其绝学?益有图书馆博物苑,以为学校之后盾,使承之彦,有所参考,有所实验,得以综合古今,搜讨而硬论之”。这段论述清楚地阐明了博物馆教育的重要性以及与学校教育的互补性。

在博物馆中,总能见到不同年级的学生在博物馆上课。学生团体来到博物馆,带着明确的任务,不会仅仅参观某个展览就结束,或者带着问卷来完成问题,或者带着画板在绘画,或者参与科学实验等。

博物馆教育尤其关注儿童。在华盛顿的国家印第安博物馆建有儿童展厅。这个展厅的定位是服务于幼儿。为确保安全,每一名进入这个展厅的儿童需要有18岁以上的成年人陪同。这里是一个儿童乐园,展示形式以互动为主,结合图版,以及游戏,营造引人入胜的参观氛围。整个展厅空间色彩明快,小巧可爱的模型,展具,无论孩子还是成人都会爱不释手。 从小培养孩子们参观博物馆的习惯,这对于提升博物馆观众参观能力有很大帮助。

博物馆已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

博物馆中的社交文化。美国社会社交活动频繁,而博物馆作为重要的文化社交的场地备受青睐。人们喜欢到博物馆里去参观会面。一起看看展览,在咖啡厅里坐下来聊聊天,或者在博物馆考究的餐厅里边吃边谈。除了私人小范围的会面,有些场地条件允许的博物馆,还经常应邀承办大型聚会。比如克里夫兰艺术博物馆,周五晚上的大厅用于举办各种类型的活动。包括社团聚会、婚礼、演出等。一方面,博物馆取得经济收益,同时有效拉近了博物馆与社区的距离。试想一下,如果在博物馆中举办婚礼,将是令人难忘的奇妙经历。

人们日常中需要博物馆,同时也参与博物馆。社区居民作为博物馆志愿者主体,相对稳定。在经过了一系列的培训之后,社区居民志愿者成为博物馆志愿者的主体,向公众提供讲解导览的服务。

从幼儿到学生、到中间年龄层、到耄耋老人,博物馆作为一个概念深深根植于人心,到博物馆中来,已成为人们习惯之一。通过博物馆人的不断努力,相信会让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博物馆,参观博物馆,享受博物馆。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