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当代水墨的拍场之路

来源:网络 编辑:刘震风 时间:2014-11-28 09:54 阅读量:368

导读 :
当代水墨自2012年被国内外拍卖行、博物馆后力推后备受市场关注,虽然曾一度被边缘化,但随着学术界的研究、拍卖公司的挖掘、展览的推介,及商业运作,影响力日益扩大的同时,也成为现阶段被寄予厚望的市场宠儿。然而,在二级市

正文 :

当代水墨自2012年被国内外拍卖行、博物馆后力推后备受市场关注,虽然曾一度被边缘化,但随着学术界的研究、拍卖公司的挖掘、展览的推介,及商业运作,影响力日益扩大的同时,也成为现阶段被寄予厚望的市场宠儿。然而,在二级市场强势的国内艺术市场中,当代水墨在学术梳理尚未匹配的状况下,价格却在二级市场中迅速拔高,也让人开始质疑这一现状的合理性。国内拍卖公司到底在整个当代水墨体系中究竟处于哪个环节?又对当代水墨的市场现状造成了怎样的影响?的确值得探究。

开先河后的的谨慎

2012年前,如今热络非常的当代水墨作品还是各拍场当代书画中的“甜点式”点缀,由于根基、作品等缘故,并未形成规模,长期处于半休眠状态。而随着2012年市场进入调整期,加之国外博物馆、拍卖行对当代水墨的集中推荐,当代水墨市场的氛围开始升温,尚处于价值洼地的当代水墨也顺理成章地成了各家拍卖公司试水的对象。

2012年春拍,中国嘉德推出了“水墨新世界”专场拍卖,不仅是国内拍卖行首次以专场形式推荐新水墨,同时对当代水墨释放了积极的市场信号。本次专场中53件拍品成交率高达92.45%,成交额达1377.4万元,4件拍品过百万。其中徐累以一幅2011年创作的《夜中昼》以149.5万元成交,拔得新水墨专场的头筹。此外,谷文达、娄正刚、朱伟、王冠军、郝亮的作品表现不俗,当代水墨的市场号召力可见一斑。

随后的2012年秋拍中,嘉德之外的多家拍卖公司也纷纷举办了当代水墨专场拍卖,中国嘉德继续推进“水墨新世界”,44件上拍作品成交39件,成交额为1736.85万元,成交率为88.64%。虽然单件价格并不算高,但强大的市场基础和高成交率成为当代水墨显著的市场现象。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嘉德虽然在2012年开先河地推出了当代水墨专场,当代水墨在二级市场中也确实随之火热了起来,但在随后的2013年和2014年的大拍中,嘉德都没有再次设立类似专场,而是遴选当代水墨中的精品归入“大观—近现代书画夜场”以及当代书画的常规场之中,对当代水墨的作品质量和数量的把控都颇为严格。

对于这种投石问路的做法,中国嘉德拍卖书画部负责人郭彤曾表示:“嘉德在当代水墨的布局上非常保守,原因就在于不希望当代水墨有炒作的成分。”但嘉德的谨慎观望却并未打消二级市场对当代水墨的热情,随后保利、荣宝、华辰、艺融还有诸多南京的拍卖行都纷纷设立专场推荐当代水墨,加之当代水墨在画廊和艺博会中的持续火热,形成国内一二级市场共推当代水墨的局面。


一二级市场身份互换,品牌效应梳理市场

除嘉德外,国内另一拍卖巨头北京保利其实也一直在尝试有节制地推荐新水墨。从2011年起,保利便设立了“现当代中国水墨回望三十年”夜场,虽然新水墨作品并不是主力,但该专场负责人乔亚宁表示:“对于新兴的市场门类,先做减法,让天然的市场机制过滤、淘汰一部分艺术家和作品后再做加法,对拍卖行而言是更为理性的选择。”乔亚宁也坦言,新水墨根基薄,好作品少,征集难等问题也是保利考量再三的因素。

不过在新水墨市场持续火热大背景下,2014年春拍,保利也顺势设立“现当代中国水墨回望三十年——中国新水墨”专场,共有67件新水墨作品上拍,成交率83.58%,成交额为4324.575万元。新水墨专场在拍卖市场上时隐时现的这种不稳定现象,反映了其学术位置上的尴尬以及征集难度较大,另外也与拍卖行的拍卖利益直接挂钩。

对此,保利香港当代水墨部门专家唐莉莉就表示:“我一直劝大家冷静,当代水墨热这个课题以及这种说法目前是一个伪命题。真正热的是一级市场,现在还没轮到二级市场火爆的时候。我们在做这一块生意的时候是很辛苦的。讲实话,经典水墨一场我们就可能轻松获取6-8千万,而新水墨一场却很难做到两千万。”当代水墨一级市场强于二级市场表现,这在二级市场长期占据主导地位的大陆拍卖中是比较少见的。

“大多数人喜欢把当代艺术市场与水墨市场相提并论,其实,当代艺术市场和水墨市场有本质区别。比如油画的量是有限的,一个油画艺术家一年的创作如果有十张、二十张已经很多了;但是水墨艺术家则不一样,比如画写意的艺术家,一年可能画两百张。有这样的市场存在,很多客人不需要到二级市场上来追逐,在一级市场上已经能满足了。更多的时候,我们在做当代水墨时强调拍卖对于水墨的一种态度,我们认为在新水墨里边可以梳理出一些市场上比较活跃的艺术家,并把这些艺术家推荐给我们的藏家。刨除掉对艺术有收藏和爱好的这些藏家,相当一部分人是把收藏作为一种投资行为。他们看好新水墨,是因为他们相信我们对于新水墨的专业判断。”唐莉莉解释。乔亚宁也认为,由于水墨艺术家并没有严谨的画廊代理系统,导致了市场中艺术家工作室的特殊存在。由于当代水墨的一二级市场界限并非泾渭分明,保利做新水墨一方面是开拓市场,抢占份额,另一方面也是在通过拍卖行的能力梳理精品,通过严选上拍作品质量,给藏家提供真正有价值的作品,从而引导市场环境。由于当代水墨画廊体系尚未成熟,某种程度上,拍卖行目前承担了画廊、美术馆应尽的梳理、培养责任。


二级市场沉淀价格体系

在整个艺术品市场中,包括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购买者的核心在于是通过什么渠道去选择一件作品,而众所周知,拍卖行、艺术家工作室、画廊三种渠道之间的价格差距其实是很大的。就拍卖行而言,在当代水墨领域,目前公开市场的时间还比较短暂,虽然各家拍卖行都在努力梳理,但要真正意义上区分出精品和非精品,还需要大浪淘沙的进行认证,所以现在艺术家自己开出价格也会和市场形成相互制约,而这也正是公开拍卖带来的另一重好处。

当代水墨资深策展人的杨建国与华辰拍卖合作的“新文人画”专场将于11月19日上拍,他认为,拍卖的价格相对于画廊和工作室价格是比较合理,且有指导性的。尤其是在当代水墨还未经过初步的淘汰,公开竞价的方式会把价格都定在大多数人满意的价位,而不是艺术家随便开出一个价格,藏家马上就买下来。与此同时,高佣金的存在也一定程度上过滤了部分投机分子,所以二级市场相对透明的价格对市场环境是有益处的。同时杨建国也坦诚,虽然目前当代水墨的鉴定难度较低,但拍卖市场的出现的伪作仍屡见不鲜,有些藏家为了追求保真,他们会愿意到艺术家手中花费更多的钱买作品,这样的订单多了,艺术家难免会被市场所累,作品质量也无法保证。二级市场的另一方面意义就在于通过专家的眼光提供附加价值,即筛选未来的精品。拍卖公司要抢占份额,就得在尚未明晰的领域投入更多,尽力梳理当代水墨,真正让藏家信得过。

杨建国同时提醒,像嘉德、保利这样实力较强的拍卖行并不能代表国内二级市场的完整生态,在人们熟识的拍卖行一二级梯队外,还有许多小型拍卖行充斥在市场中,他们并没有类似前两家拍卖行的品牌意识和市场责任,在新水墨作品还未有足够学术梳理的情况下,二级市场中也存在着许多浑水摸鱼的恶意炒作和以假乱真,这些二级市场的数据同样会被收录到艺术家的成交记录中,对市场造成破坏性的影响。所以买家在参照价格时还需主动过滤这些不良信息。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