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用艺术的方式与世界连接

来源:网络 编辑:朱爱朝 时间:2016-01-03 09:29 阅读量:476

导读 :
2013年2月,受《科瓦奇讲植物》启发,我开始带孩子们观察学校植物园中的植物。每周观察一次,用图画加文字的方式记录植物朋友的变化。 那年6月,在朋友于惠平的鼓励下,我开始写自然笔记。我的自然笔记主要围绕我在乡村的家展开。最开始用的是钢笔

正文 :

2013年2月,受《科瓦奇讲植物》启发,我开始带孩子们观察学校植物园中的植物。每周观察一次,用图画加文字的方式记录植物朋友的变化。

那年6月,在朋友于惠平的鼓励下,我开始写自然笔记。我的自然笔记主要围绕我在乡村的家展开。最开始用的是钢笔淡彩,着重的是线条和轮廓。之后是水彩,脱离了线条的束缚,图画给人的感觉更加轻松。文字的记录,侧重于我在当时的情境下用图画无法描绘出来的部分,有听到的声响,闻到的气味,也记录了我的心情。

10月1日开始画紫苏,直至3日傍晚,才将紫苏着色完毕。

三天,当然不是时时在画,但也属于费时颇多。

10月2日,在灯光下,将铅笔稿用笔描好。这次用的是与以往不同的笔,一支出水特别流畅的笔。描到眼睛有一丝痛,才描完。不过,很有成就感,觉得叶片繁复,画面丰富,兴奋得很。

10月3日清晨6点半,就往菜园里钻。我画紫苏。丙龙在一旁锄地,准备把已经长得挤挤挨挨的白菜秧移栽过来。锄了一阵地,他大汗淋漓,我帮他回屋拿水喝。等我拿水杯过来时,丙龙坐在我的凳子上,画本放在了旁边的草地上。今早没有看到露水,我也没太在意。

之后,开始做早餐。我把本子盖好,放在凳子上。

十点四十左右,我准备继续画。打开本子,我呆住了,继而心开始痛。我花了几天描好的紫苏,有好几处已经有墨水浸开了的痕迹。早上本子封面的内侧朝下,沾了草上的水气,我把它覆盖过来,水就沾到了已描好的黑色线条上,开始浸漫开来。我用橡皮使劲擦。边擦边心痛。唉,只是褪去了一些,没有办法完全擦干净。

下午三点左右开始上色。一上色,发现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一边上色,线条就一边释放出黑色。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那支出水超级流畅的笔,此时让我如此尴尬。

上完一枝的颜色后,我没有勇气上其他枝条的颜色。我不喜欢这种黑色漫开的脏兮兮的感觉。我用彩色铅笔把紫苏的花画好了,但叶片的颜色用彩铅不太好完成。一是颜色没有匹配的,二是铅笔在水彩纸上,有些艰涩难行。

冒险尝试用水彩画下一枝。不能让笔充满太多的水,将笔在白瓷碟边缘刮了又刮,想尽量让水份少些。我又存些侥幸心理,想也许这一枝不会漫开了。

肯定是会漫开的。黑色加入颜色的融合中,形成暗、哑的颜色。画完这一枝,又没有勇气往下画了,我用彩铅尝试着涂了一片叶。涂完以后觉得不满意,还是回过头来用水彩画。

硬着头皮往下画。等到终于画完,觉得还马马虎虎。老了的紫苏,因为黑色加入、漫开,反而有了沧桑得积了些灰尘的感觉,这倒是意外的收获。

我多么喜欢紫苏紫色的叶脉,清晰、美丽的脉。

我渐渐明白,给我一生,我也没有办法长成一个艺术家。但我愿意相信,我可以用艺术的方式,与这个世界连接,并用艺术的方式,带孩子们去看这个世界。

朱爱朝:教师,著有《我的自然笔记》等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