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日本具体派 应该是朝阳

来源:网络 编辑:黄燎原 时间:2015-06-15 08:45 阅读量:760

导读 :
香港佳士得春拍的“亚洲20世纪与当代艺术夜场”在 5月30日当晚落槌。被不少业内人士看好的日本具体派却并未如早先料想的那样一鸣惊人,相反总体表现平平。 在我个人看来,这次的佳士得夜场以日本具体派压轴,显然准备不够充分,让这个原本流光溢彩

正文 :

香港佳士得春拍的“亚洲20世纪与当代艺术夜场”在 5月30日当晚落槌。被不少业内人士看好的日本具体派却并未如早先料想的那样一鸣惊人,相反总体表现平平。

在我个人看来,这次的佳士得夜场以日本具体派压轴,显然准备不够充分,让这个原本流光溢彩的美术流派,有些星光黯淡。股市震荡是这场拍卖中日本具体派整体来讲未获得更好拍卖成绩的原因之一;除此之外,之前对除吉原治良、白发一雄、嶋本昭三、田中敦子、元永定正之外的其他具体派成员介绍不够是原因之二;而作品数量上拍过多是原因之三;估价偏高则是原因之四。

相比整体态势,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场佳士得夜拍中,白发一雄、嶋本昭三和田中敦子表现依旧不错。白发一雄《庆长十九年(大阪冬之阵)》以700万港元(7.7527, -0.0001, -0.00%)起拍,950万港元落槌,1144万港元成交。这件作品是白发一雄的艺术生涯中最大型的扇型油画作品,展示出富有日本传统特色的前卫抽象艺术。4月4日,白发一雄创作于1977年的油画《十万八千本护摩行》在香港苏富也以2408万港元高价成交。而在巴黎佳士得6月4日和5日的当代艺术拍卖中,白发一雄作品“Chiretsusei Katsesemba”估价为45万至60万欧元,却最终被以166.55万欧元的高价拍出。这表明,作为具体派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白发一雄目前正在被更多艺术藏家认可。

而缺少了一代领袖吉原治良、元永定正、吉原通雄是这场大专题拍卖的遗憾和瑕疵;具体一代的上前智祐应该是非常重要的艺术家,虽然夜场的几件作品都已成交,但感觉还是比较勉强。白石画廊已开设香港分支的首展,也许能带动上前智祐的学术和商业市场;具体二代的中坚人物除堀尾贞治外,几乎悉数亮相夜场,只是因为估价过猛,了解他们的人还不多,所以成交价格平平,向井修二早期作品此前在日本已经受到追捧,松谷武判依然有西方大画廊在运作,实验性很强且作品面貌丰富的前川强几乎遭遇滑铁卢,而鹫见康夫也未能展示实力。

如果你只看这一场拍卖,你或许会对具体派失去信心,但如果你悉心体会他们的作品,你会觉得他们依旧是朝阳。

具体派于1954年由吉原治良开宗立派,至1972年吉原治良去世宣告解散,历18年,先后有60余位艺术家进出。具体派是对西方抽象主义的反对和反叛,以“具体”之名辩驳“抽象”,继承波洛克行动绘画的衣钵,将“行动”更加丰富、深入、持久和激烈地渗透到艺术创作中,并带有极强的观念特征:吉原治良画圆,村上三郎穿越纸墙,白发一雄用脚画画,嶋本昭三向画布上投掷颜料瓶,元永定正将颜料瓶挂满树梢——行动和观念的革命,是具体派的显著特征,其观念艺术之观念比美国观念艺术还早生10年。

佳士得在整场拍卖中重点推出日本具体派和韩国单色画。二战后,日本具体派被介绍到欧洲和美国,在学界内曾被跟同时期的西方抽象表现主义艺术家做过类比,并由此引发了大规模的东西方艺术对谈,一度受到关注,但最后被日本泡沫经济埋没。

2008与2009年开始,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的价位一直不断创新高。而曾经被用以与其作为东西方艺术文化对比研究的日本具体派却并未如美国抽象表现主义那样一路走高。好在艺术市场上没有永久被“低估”的门类和作品,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总说,“经典能够超越时间”。与抽象对着干的抽象,与西方观念艺术并行甚至还突前的观念艺术——日本具体派应该到了重拾其在国际艺术舞台上的学术价值及商业价值的时刻了。

黄燎原(收藏家、资深艺术评论人、乐评人,北京现在画廊主人,著有《燎原说画:近看西方现当代艺术》、《打一巴掌揉三揉》等。)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