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雕塑家卡米耶:她不只是罗丹的情人

来源:网络 编辑:未知 时间:2016-01-16 08:47 阅读量:410

导读 :
2016年1月8日讯,多少年,在大英百科都没有大雕塑家卡米耶单独的词条,只是附在诗人弟弟保罗?克洛岱尔后提及她是保罗的姐姐、罗丹的情人。她的作品分散在各 个不同的博物馆之中。但令人欣慰的是,2016年的春天,在她艺术的起点诺让市,世界上第一

正文 :

2016年1月8日讯,多少年,在大英百科都没有大雕塑家卡米耶单独的词条,只是附在诗人弟弟保罗?克洛岱尔后提及她是保罗的姐姐、罗丹的情人。她的作品分散在各 个不同的博物馆之中。但令人欣慰的是,2016年的春天,在她艺术的起点诺让市,世界上第一座专属于卡米耶?克洛岱尔的美术馆即将开放,她的众多雕塑作品将汇总起来,这个名字终于在历史淘沥后耀出光辉。

读过福楼拜《情感教育》的朋友,或许对法国东北部香槟阿登大区奥布省诺让市(Nogent-sur-Seine)会有一些印象,那里是主人公的故乡。座座有 斜度的房子,几间木制的磨坊,磨坊后面立着教堂,塞纳河流至诺让分了岔,一群昆虫在水面上飞来荡去。河岸边长着簇簇高低不平的芦苇和灯芯草,空气中荡着沾 了湿气的叶香。然而或许很多人不知道,这里也是另一位艺术家的艺术起点,她叫卡米耶·克洛岱尔(Camille Claudel)。

卡米 耶·克洛岱尔,一提起来便让人叹惋的名字。因为这个名字让人想到的,不是她的才华,她的作品,她的经历,而是压在这名字之上的另外一个名字:奥古斯特·罗 丹。世人知道克洛岱尔,是因为罗丹,因为她曾是罗丹的情人,罗丹灵感的源泉,最后因罗丹发疯,在精神病院关了30年直到离世。遗憾的是,这段儿女情长却掩 盖住了她最该被人记住的身份:才华横溢的雕塑家。

1864年12月8日,克洛岱尔出生在离诺让市不远的埃纳省,她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这 个弟弟,就是后来著名的诗人保罗·克洛岱尔。很小的时候,卡米耶就对雕塑非常感兴趣,并且坚信自己有这方面的天赋。可母亲从卡米耶出生起就没有给过她一丝 一毫的爱,甚至可以说她厌恶卡米耶。也正是母亲最后将卡米耶送入了精神病院。

卡米耶的另一重阻碍便是时代了。那时候,从事艺术的女人被看作 和妓女无异,高等美术学院均不接收女学生,卡米耶只能在老师布歇的推荐下进入一家私立美术学校学习,而日后,她为推销作品东奔西走,精疲力竭。好在父亲开 明慈爱,鼓励并支持着卡米耶,他出资为女儿租用工作室,给她聘请有名气的雕塑家进行指导,甚至向美术部的领导推荐女儿的作品。正是父亲的支持让卡米耶在那 样一个男权社会中有坚持梦想的可能性。

悲剧的诞生

卡米耶的第一件作品,叫《13岁的保罗》,塑的是弟弟13岁的样子。之后还雕塑过多件如《老伊莲娜》那样以乡村的小人物为模特的作品,这些作品都是 在遇见罗丹之前完成的。专门从事卡米耶和罗丹研究的历史学家让娜·法亚尔(Jeanne Fayard)曾写过一本《卡米耶·克洛岱尔》传记,从卡米耶出生开始,到遇见罗丹之前为止,全书不同以往地只字未提罗丹,为的就是告诉世人,她的才华, 并非来源于罗丹,而是一种天赋。

1882年,布歇去意大利工作,让罗丹代替他给几位女学生上课。那时的罗丹,完成了《青铜时代》、《思想者》等作品,已是享誉欧洲的艺术巨匠,那时 的卡米耶,还是个刚成年的小姑娘,漂亮而骄傲,柔美的外表下有一颗男孩子般自信敢闯的心。尽管罗丹比卡米耶年长24岁,两人还是很快义无反顾地相爱了。

当真的爱情来临的时候,灵魂会因恐惧和狂喜而战栗。真的爱情是发生在灵魂与灵魂之间的,是灵魂的相互吸引,互相影响,互相依靠,彼此交融。于是两人 在一起的十年里,是双方艺术创作的高峰期。卡米耶做罗丹的模特,那著名的《吻》、《永恒之春》、《冥想》里的美丽女子都是卡米耶的模样。两人一起合作, 《加莱义民》、《地狱之门》等作品都由卡米耶参与完成。而卡米耶极美的作品《沙恭达罗》、《华尔兹》也在这一期间完成。

但这段感情,本身就是以不公正开始的,罗丹功成名就,卡米耶初出茅庐;罗丹阅人无数,卡米耶为一人投入;罗丹有陪伴他20余年并给他生下孩子的女子 罗丝一直相陪,卡米耶被亲人排斥,事事艰难。据说两人相处期间,卡米耶曾多次怀孕,却多次流产。她爱得太强烈,而最强烈的爱便是占有,希望彼此是对方的全部,哪怕一丝的裂隙,都会引入决堤大潮,更不要说陪伴罗丹二十年的女人在卡米耶心里掀起的波澜。她恳求罗丹离开陪伴他20年的罗丝,罗丹一直犹豫不决。

天才的凋零

终究,这个倔强偏执的女子难以容忍罗丹的不专一,嫉妒、怨恨、愤怒、忧郁整日侵蚀着她,她最终选择了离开罗丹。开始了自己独立的工作。不过,说是离 开,也并不决绝,她似乎还抱着些许的希望,希望罗丹可以回头。然而很多时候,当你回头的时候才发现,你以为会回头的那个人,保持着和你离开前一样的姿态, 就像你从没存在过一样。卡米耶感到要被绝望吞没了,便将这强烈的情绪全部投入到雕塑之中。

离开罗丹后,她向世人公布了雕塑组群《成年》,而后,她刻意将雕塑风格“去罗丹化”,其中亦不乏极美的作品。但是由于雕塑材料昂贵,出售所带来的收 入不稳定,雇佣工人、租用工作室都需要大量资金,卡米耶陷入了财政危机。这又加重了她情绪的不稳定。而1913年,她唯一的精神依靠,她的父亲去世了,这 成了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她大量砸毁自己的作品,口喊着罗丹偷窃了她的想法,她不能保留这些作品,不能让它们再被罗丹偷去。并画或者雕一些故意丑化罗丹 的东西。

1913年3月10日,在母亲的推动下,她被送到维勒-埃夫拉尔精神病院,后来又转到蒙德格精神病院。30年后,她死在里面。“直至她逝世若干年 后,她那些愧疚的亲戚想重新找回她的尸体时,人们才发现,连她当年所在的精神病院也已经被夷为平地,被政府征用了。”我们或许可以乐观地想,这个挚爱泥土 的女子,终究回归了泥土。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