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美丽的猴子 设计师们的爱宠

来源:网络 编辑:回振岩 时间:2016-01-17 09:04 阅读量:421

导读 :
在很多人眼里,1980年版的猴票的意义超越了一张邮票,很大的原因就是它的名字与黄永玉紧紧联系在一起。艺术价值,是邮票的属性之一,一张邮票的艺术性都被发掘和广泛认同,凝聚了设计者的艺术语言、独到见解和不可思议的灵感。才在方寸之间贮藏了大美。

正文 :

在很多人眼里,1980年版的猴票的意义超越了一张邮票,很大的原因就是它的名字与黄永玉紧紧联系在一起。艺术价值,是邮票的属性之一,一张邮票的艺术性都被发掘和广泛认同,凝聚了设计者的艺术语言、独到见解和不可思议的灵感。才在方寸之间贮藏了大美。

1980年版猴票背后的猴子

黄永玉为纪念“伊沃”创作

1979年的某天,国家邮政总局前总设计师邵柏林拜访黄永玉,邀请大师设计新中国成立后第一套生肖邮票——“1980年版猴票”。为了纪念刚刚逝去的爱宠小猴,大师欣然应允。这只猴子就是猴票的原型,一年春天,黄永玉从南方带回一只猴子并取名“伊沃”,将其拴在前院的小树上。据当年的邻居回忆:“伊沃初到罐斋,不免人地生疏,每日里瞪着圆圆的眼睛,羞怯地扫视着周围的一切。不过伊沃很快就适应了罐斋的环境,并与院里的老老少少打成了一片,每日里喂猴逗猴,成为罐斋孩子们的必修功课。伊沃最擅长的就是模仿,你挠头,它也挠头;你龇牙,它也龇牙。随着对周围环境的熟悉,它学会的本事越来越多……”

如今,友人们还能通过一张张老照片,感受黄永玉与猴子之间的和谐与快乐。比如,黄永玉叼着烟斗正在画画,调皮的猴子从窗外伸进手,拿他的眼镜。还有两张,是他家的“猫猴恋”——猫趴在黄永玉身上,猴子给猫梳毛;另一张很温情,伊沃紧紧抱住猫,相亲相爱。艺术家的情意所至,也令创作蕴含真挚的感情,人们对艺术品背后故事的追寻,也是源于对艺术解读的一种冲动。

友人透露“二猴”秘密

邮票设计有时代性

在新版猴票诞生之后,人们又对新画面有了解读,认为黄永玉设计一个大猴抱着两个小猴画的是“二胎”,是对国家政策的一种纪念形式。而黄永玉的友人、作家李辉公开表示,黄永玉画的时候,全面放开二胎的政策还没有出来。去年中国邮政总公司请黄永玉设计邮票,5月构思,6月创作,8月8日正式开机印刷,一个多月后,全面放开二胎的政策才颁布。正如黄永玉所说,他就是“赶上了历史的巧合”。

猴妈抱两只猴子从何而来呢?4轮猴票,第一、三轮都是一幅,第二轮和今年都是两幅。李辉介绍,黄永玉想两张画有所区别,一幅,就画一只调皮的猴,一只手抓住树枝,尾巴吊在树上,另一只手捧着红艳的桃子,捧桃献瑞,寄寓吉祥。另一幅,他想画出阖家欢乐的场面,“抱一只猴子太冷清了,抱两只不是更好玩嘛。”“今年又叫我画猴子邮票,我九十二了,我说这是我最后一次画猴子。朋友哄我说:“不老!不老!你起码还有二十年好活,再画一圈猴子还有找头……”好笑!那时候我很可能在冥王星哪条大街上哪家茶馆里跟伽利略或哥白尼喝下午茶,幽幽太空,你怎么找得到我?”黄永玉这样说。

生肖邮票以小见大

承载文化主脉络

事实上,除了备受关注的两款由黄永玉设计的猴票以外,生肖邮票背后的设计者都是重量级人物,比如艺术家陈绍华。作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深圳市平面设计协会名誉会长、中国国家画院公共艺术院副院长、国际平面设计师联盟(AGI)会员,陈绍华是北京2008申奥标志设计者,也是《甲申猴年》、《丁亥猪年》、《甲午马年》等生肖邮票设计者。

在陈绍华看来,生肖邮可以说是当今中国吉祥文化的一部分。中国的生肖文化具有2000多年的历史,12生肖吉祥物是最具有魅力的艺术形象,与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影响广泛而深远,有着深厚的社会文化基础。而作为传承生肖文化的生肖邮票,每年1月5日发行,已连续发行了三十多年,因此被誉为集邮界的“春晚”。 在设计邮票的过程中,陈绍华一直以其老师、著名艺术家张仃先生的一句话自我勉励:“大画要当小画去画,小画要当大画去画”。陈绍华说:“邮票设计是以小见大,并承载着中国文化的主脉络,而生肖邮票又受到邮迷的特别关注,其创作难度绝不亚于任何大画。”

这些年来,生肖邮票可以说越来越热,越来越多的人从投资的角度去收藏邮票。与艺术品相比,邮票门槛低,受众群体也比较大。对于这种现象,陈绍华认为,人们对生肖邮票的关注也会“促使好的生肖邮票作品出现”。他介绍说:“生肖邮票的势头持续强劲,也有赖于设计者的不断创新与突破,好的作品不但需要有艺术感染力,也要顾及大众的审美情趣,要与时代主题相契合。至于它的价值增长,我认为不论是对设计者、邮迷,还是发行部门,都是一个多赢的局面。”

未来生肖票应增加设计感

票幅形式也可灵活

对于邮票设计者来说,艺术观念是其中最重要的价值,而逐年的设计,也需要艺术家的创意不断创新,在艺术上有所突破。陈绍华也认为如今生肖邮票设计越来越“难”,已经进入第四轮发行,传统纹样及民间艺术形式大都用过了,要找到新的表现形式很不容易。但邮票设计有自己的规律,好坏的评价大体也趋于一致。这也为设计者设置了百尺竿头的难题。

两年前,陈绍华在接受采访时就曾“预言”了本次“猴票”的设计创意,他认为第一轮有许多可取之处,当时的他“希望第四轮票能够恢复雕刻版”,这样的作品能够增加绘画感,使其更有收藏价值。

在生肖邮票的创新上,陈绍华还有新的想法,他认为,第三轮生肖邮票都采用白底,设计感较强,他希望未来的生肖票能“工笔重彩,突出喜庆的新春文化”,而在版式上或者票幅上也更灵活些,比如“做成横幅的”。

在邮票设计中,陈绍华一直强调无论什么题材,在创意构思时一定要考虑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应景。他认为:“虽说生肖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中非常成熟定型的类别,但同样要考虑时事与现实生活的互动关系。”设计一定要考虑广大邮迷在当下生活中的心理需求,而且这种需求既有现实的一面,又有传统文化传承的一面。陈绍华说:“尤其是几千年传承下来的东西,你不能随意改变,需要尊重,比如龙的文化,龙票设计就没有太多的创新空间,更多的是需要沿袭。”

雕刻者曾在猴票上“留秘密”

可从艺术上辨真伪

对于更着重从艺术角度收藏邮票的藏家来说,了解邮票传达出的艺术信息是一个重要参考要素。1980年版猴票的雕刻者姜伟杰就曾表示:“一枚邮票的收藏价值,有多方面的因素,包括它的艺术性、工艺性。”

80庚申猴票的日益珍稀,也造成市面上出现不少假票。如何鉴定,姜伟杰就从雕刻的方面给出解答:“别说不同的人雕刻,就是同一个人雕猴的手法,都有可能不一样,让我现在再雕一只一模一样的估计也不可能。80庚申猴票上的每一根毛发,都出自我手,所以真票假票,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姜伟杰说,假票不可能骗过他的眼睛,而且,在雕刻过程中,他还在其中藏了三个秘密,只有他才知道,但是担心市场上造假能力“升级”,他一直未公布。不过,姜伟杰曾透露:由于当年算是临时决定出版猴票,所以各方面准备略不充足,油墨就没有备够,印十几张就得放在格子里晾一下,再印下一批,导致很多邮票的背面都沾上墨弄脏了,这也是当年没法印刷更多的原因之一。但是,伪造假票的人,并不能把握好这个“脏”的度,人为弄脏是很刻意的,仔细看,就能看出来。

网友总结 猴票(1980年版)

真伪鉴定方法

票面:真票的票面完整,没有其他记号;而假票可以看到纸面泛毛,票色异样,用放大镜看,可发现纸面有一条损伤线。

印金:真票的猴眼、鼻、耳、手、足等处的金色,黄中泛亮,眼圈、鼻线、口裂线条清楚,棱角分明;而假票中的金色均呈灰黄,眼圈、鼻线、口裂等处线条不整,一片模糊、暗淡,有的还有断线处。

背墨:印刷雕刻版邮票需要使用专用油墨,当年北京邮票厂库存有限,于是兑入了少量的铅印油墨。但使用铅印油墨不易干,印出来的邮票容易粘连,所以真票的背面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黑色墨迹,靠右部位呈短竖线者较为多见。假票背面的墨迹不真切、不自然。

质感:真票是雕刻版印刷的,有质感,在猴子头上、手臂上和身上可以看到清晰的纹络,并且墨色非常深,油光发亮。且真票的雕刻线条自然细腻,“庚申年”三个字的字体瘦而有力。而假票绝大多数是影写版印刷的,猴身上的线条都比较粗,墨色较黑,毛发不凸出,平滑,无质感,黑色部分也淡且无光泽。另外,假票上“庚申年”三个字字体较宽。

色泽:目前市场上真猴票的颜色基本上有两种,一种称为“红猴”,颜色深红;另一种称为“粉猴”,底色稍淡。无论是“红猴”还是“粉猴”,票面的红色都有光泽,看上去很鲜艳。假票则票面底色浅淡,无光泽,就像被日光长时间照晒过一样,与真票差别明显。

文字:真票下方的文字“T.46。(1—1)”志号与右边的年度“1980”基本平行。假票上的“T.46。(1—1)志号略向右移,并向上高出不少,与年度“1980”不平行。

纸质:真票的纸质较薄,从背面可以看出猴图案的轮廓,而且背胶明显;而假票的纸质略厚,齿孔尖处发毛,背胶不明显。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