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亚洲买家出奔欧美:佳士得亚洲拍卖成交额滑坡

来源:网络 编辑:未知 时间:2015-01-29 08:45 阅读量:310

导读 :
上周,佳士得公布了2014年全球业绩报告。去年,佳士得全球成交额创纪录,总额达51亿英镑,较2013年增长12%。一个值得探讨的现象是,这一年,佳士得亚洲买家表现得较以往更活跃,同时亚洲拍卖成交额却有一成以上的滑落。 佳士得2013年全

正文 :

上周,佳士得公布了2014年全球业绩报告。去年,佳士得全球成交额创纪录,总额达51亿英镑,较2013年增长12%。一个值得探讨的现象是,这一年,佳士得亚洲买家表现得较以往更活跃,同时亚洲拍卖成交额却有一成以上的滑落。

佳士得2013年全球成交额(45.4亿英镑)较2012年同期增长16%,与之相比,2014年12%增幅略有放缓。2013年,佳士得深耕的“私人洽购”与“网上竞拍”这两项业务渠道,在2014年继续前进。2014年私人洽购业务总计9.161亿英镑,增长20%,增幅与2013年持平;网上拍卖业务总计2140万英镑,增长54%。此外,传统现场拍卖成交额达42亿英镑,增长10%。

报告显示,“2014年,佳士得30%买家为新客户。与不断增长的网络及数码平台使用者相呼应的是,2014年位于伦敦国王街的佳士得总部的访客数量同比增长39%。同时,2014年佳士得位于印度新德里的第二间办公新址开业,位于上海外滩安培洋行大厦的新址也隆重启幕。2014年亚洲买家在全球拍场中表现活跃,拍卖成交额增长18%,对多种类别均呈现出日益浓厚的兴趣。亚洲客户对全球拍卖业绩的贡献比重达27%。”

亚洲市场:买家活跃

拍卖成交额暂时落后

亚洲市场及亚洲艺术品是近年来佳士得重点发展的区域与项目。2013年佳士得报告中曾述及,“2013年,其拓展了在中国与印度的业务,亚洲艺术类别成交额增长44%。”2014年,亚洲买家继续活跃于全球拍场,成交额增幅显著。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佳士得“在亚洲举办的拍卖成交总额达5.148亿英镑,同比降低14%”。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去年佳士得在美洲的拍卖成交额增长11%,欧洲、中东、俄罗斯及印度增长21%。

英国美术基金亚洲市场负责人山姆·哈丁(Sam Harding)对《东方早报·艺术评论》表示,亚洲买家成交额增长与亚洲拍卖成交额滑坡的原因是,亚洲买家在海外的竞投增加。“这或许昭示买家品位日趋成熟,并对西方艺术品的兴趣增长了。对于以投资为目的的买家来说,这也代表了一种观念变化,即愿意在低风险、财富保值能力较成熟的市场消费,而避开发展中的、具有高风险的市场。”

佳士得公关部本周一回应《艺术评论》时表示,亚洲整体业务包含现场拍卖、私人洽购及网上竞拍三部分,公布“拍卖成交总额”仅为现场拍卖部分,考虑到亚洲买家在其他销售渠道中的贡献以及亚洲买家跨区域的艺术消费趋势,亚洲总体成绩是利好的。

“扩大亚洲版图”是2014年及新一年佳士得的重点工作。佳士得亚太区主席高逸龙称:“过往一年,我们分别于北京、香港及上海三地开设艺术平台‘佳士得艺廊’,可为公众举行更多展览及艺术论坛,增强与艺术爱好者互动的多样性。”

2014年,佳士得为迎合亚洲藏家需求,首度在香港推出“中国当代水墨”及“手袋及配饰”两个品类,多项拍卖新世界纪录也在亚洲录得。面对亚洲买家蓬勃的购买欲,高逸龙对2015年做出展望,“佳士得将保持强劲势头,领导全球艺术市场。”

新的挑战

2015年对佳士得亚洲团队来说,是否充满挑战?《东方早报·艺术评论》2014年12月刊出艺术市场资深观察者李维的分析文章《佳士得秋拍:以量创价背后当代艺术市场疲软隐忧》,以2014年香港佳士得当代艺术秋拍为着眼点,分析了佳士得及国内拍卖公司2015年将面临的难题。

文章首先指出,“以量创价是拍卖公司面对市场持续疲软的因应之道。2014年拍卖公司已普遍面临‘征件困难’的窘境,大名头作品不易现身市场,低单价的作品更难高价成交,在高不成低不就的情形下,也只能以量创价。”据观察,“以量创价”现象同时出现于佳士得香港和上海的秋拍当代艺术板块。

山姆·哈丁表示,得到优质拍品以及合适的买家,始终是拍卖行的立身之本与挑战,近年,印象派、现代绘画甚至古典大师的作品陆续被博物馆收藏,此类优质拍品的数量相较于当代艺术品呈明显下降。“以量创价”现象或许是亚洲当代艺术品板块的状况,但放眼欧洲或全球,未必如此。《艺术评论》得到一项来自佳士得的数据称,2014年其香港秋拍亚洲20世纪及当代艺术的上拍件数,较2013年同比

减少至少15%,150余件。另据佳士得年度报告,“2014年,佳士得艺术拍品单件成交价超过1000万美元的拍品较2013年同期增长48%;单件成交额超过100万美元的拍品较2013年同期增长19%。”从收藏类别看,“战后及当代艺术部,较 2013年增长33%;印象派及现代艺术部,增长14%。” 哈丁认为,高端艺术品市场仍然强劲,但因为高价拍品实施佣金优惠策略,高价拍品的利润率却不及低价拍品。

李维指出,佳士得的第二个挑战是,其与苏富比已进入中国内地设点,此举被评论为“一步险棋”,因为市场布局乃至拍卖征件、时序、操盘和藏家开发,都需与香港做分割,还得面对内地拍卖公司的竞争,这是佳士得最大隐忧。

山姆·哈丁认为,这个观点夸大了佳士得香港与内地的业务重合及竞争关系。同样,考虑到佳士得在内地的业务受法律限制,其与内地拍卖行的竞争还没有到短兵相接的地步。他认为,“佳士得与苏富比一样具有全球视野,尽管在中国内地还没有做成大买卖,但它们的进驻将促进中国买家在境外市场的购买行为。”据《艺术评论》了解,2014年秋迁入上海外滩源安培洋行的佳士得,签订的是5年的办公租约。哈丁表示:“我希望佳士得的中国战略是长期的,而不是谋取短期效果。中国市场的重要性日增,评价佳士得或苏富比在此的表现至少需要5-10年。”

前述文章称,另一个摆在佳士得面前的问题是,“当拍卖公司开始介入一级市场的生意,不但压缩了画廊的生存空间,更破坏了整个市场的运行机制。”哈丁认为,拍卖行介入一级市场确实令人遗憾,但不得不指出,有的画家直接签约拍卖行(此处并不是指佳士得)、有的买家刚从画廊购入画作便急于送拍,这两种行为更应当批判。“拍卖行涉入一级市场的现象,中国比欧美严重得多,佳士得或苏富比不是其中做得最过火的。”

佳士得方面向《艺术评论》表示,佳士得艺廊及私人洽购并非传统意义上介入一级市场,佳士得目前的私人洽购均是以客户及个人需求出发,有目标地提供藏家所需的藏品。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