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艺术不值钱吗 NO NO NO

来源:网络 编辑:罗韵 时间:2016-01-19 08:57 阅读量:410

导读 :
文艺范大事记 2015年7月,数年前因租金问题黯然离开华乐路的本地独立书店唐宁,在广粤新天地找到了面积更大的新家,重新开业后除了卖书,还提供咖啡店、文创产品及文化讲座。 2015年9月,上演了29年的经典音乐剧《歌剧魅影》登陆广州大

正文 :

文艺范大事记

2015年7月,数年前因租金问题黯然离开华乐路的本地独立书店唐宁,在广粤新天地找到了面积更大的新家,重新开业后除了卖书,还提供咖啡店、文创产品及文化讲座。

2015年9月,上演了29年的经典音乐剧《歌剧魅影》登陆广州大剧院。

2015年10月,乐府livehouse开业秀入场3000人,创下纪录。太阳新天地购物中心亦成为首个引进拉阔现场的商场。

2015年10月,广州爵士音乐节亮相星海音乐厅,提供超过40场世界级演出和活动,来自意大利、荷兰、加拿大、法国等多个国家的音乐人轮番表演,以崔健的演出作为压轴。

2015年11月,第六回广州书墟在北京路225会所开幕,50位来自大中华地区的作家、设计师和文化人举行近30场马拉松讲座、演出和工作坊。

2015年12月,梵高时代印象派幻影艺术大展在广州大剧院启动。

2015年12月,首届压轴双年展暨第五届广州三年展在广东美术馆启动。

2015年12月,正佳广场引进海洋馆和韩国乱打神厨秀剧场。

梵高艺术大展开展首个礼拜入场人次过万,《歌剧魅影》上演恰逢暴雨季仍一票难求,爵士国际音乐节本地民间乐队玩具船长跟崔健同台压轴演出,因租金问题关门的独立书店唐宁在高端社区广粤新天地重新开业……2015年,广州CBD在摘掉“文化沙漠”这顶大帽子的进程上迈进了大大的一步,拉阔现场、艺术馆、画廊和创意市集纷纷走进各大商场和社区。

文艺产品进商场

以往,免费的展览和音乐演出基本上扮演着为商场、咖啡馆、餐厅和酒吧招徕客人的角色,“艺术不值钱”的错觉由此产生。如今,消费者不再满足于看热闹,他们愿意掏腰包买票去参与和支持拉阔现场。2015年,广州CBD里的多个购物中心纷纷向这方面发力。

比如,2015年10月,太阳新天地购物中心引进了乐府livehouse,首场演出入场观众3000人,每个月固定提供演出20多场,入场人数200到1000不等。但是,这些演出并不是免费进场的,门票从50元到480元。合理的票房意味着场地、音乐人和策划团队都能够得到相对公平的回报,这也鼓励着他们更频繁、更卖力地做出好音乐,回馈给愿意为此埋单的观众。来自1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雷鬼、摇滚、后摇、民谣、民族和流行乐队,不乏欧美日韩的大牌音乐人,已经成名的卢家宏、吴虹飞、周云蓬等国内大咖也走下高大上的体育馆,来到商场的拉阔现场演出。

梵高艺术大展在广州大剧院的开幕,是去年年底CBD的一大盛事。相比起从前许多艺术展的盛大开幕,过程冷清,草草结尾,梵高展策展公司三玄社负责人表示,展览第一周就有超过万人入场,达到了公司的预期。据称,梵高展开幕以后,大剧院旁边的丽思卡尔顿酒店也推出梵高主题下午茶,唐宁书店和方所则专门布置了梵高画册和书籍的展台,这种联动让CBD的艺术感染力达到MAX!

摆摊摆到商场去

与此同时,2015年,商场零售业收缩,主打手工、原创的创意市集处处开花,除了为喜爱手工的白领找到另一条外快之路以外,还释放了一批特立独行、不愿盲从工业化大流的购买力。

“市集摊位上的商品比商场里卖得还贵已经不是新鲜事情”,多位摊主告诉新快报记者,单价超过两千的手工品也会受到顾客赏识。LingLongDesign皮具的石链辉曾在三天的市集里卖出两万元的产品,Kelly&Kim西洋旧货的Kelly在跨年夜市集营业额也超过8000元,丰厚的利润让更多人鼓起勇气离开公司和企业,走上追求文艺甚至成为艺术家的道路。手厚市集的经营者表示,已经有出色的手工匠人在市集中脱颖而出,被投资人看中并有意孵化成品牌。

有数据显示,2015年,广州总共开办近百场原创市集,基本上每周都不落空,逢节假日更是一天之内有接近十场之多。有市集运营者表示,平均每场市集需要15到30个摊位,有的大型市集更有80到100个摊位。目前广州本地的独立手工匠人及品牌有好几百,今年有望过千,除了本身从事这一行的人以外,白领、主妇和大学生也是一支踊跃的生力军,也有“手工二代”重拾长辈的技艺并发扬光大。

白领说

饭在锅里,画在美术馆里

在广州天河路某外企上班的白小姐是一名文艺爱好者,逛手工市集,假期去美术馆看展览,去拉阔现场听演出,手账本上的节目用彩色笔填得满满当当。

她说,自己来自四线城市,通过拼命地读书考学来到广州,在这里扎下根来。“作为一个小镇女青年,我每天那么努力,不是为了嫁个好男人,也不是为了获得多么富裕的物质生活,而是为了享受一线城市丰富的精神生活。在家乡,全镇只有一个商场、一家小放映厅,人们只能够在逛街、吃喝、打麻将、说人是非这几项中做选择。而现在,我生活在珠江新城,饭在锅里,画在不远处的美术馆里,全国乃至世界级的优秀文艺作品,这么多艺术家的才华心血,我花不多的钱就可以享受到,想想都觉得很奢侈啊。”

业内人士说

民间小众乐队成新宠

在广州从事音乐演出的业内人士们都说,广州这个市场很奇怪,演出太难做,无论做得多么精彩市场却在说,没有合意的演出值得观赏。每年大大小小几百场演出,为什么两边都不满意呢?对此,在广州一家演出策划票务公司担任总经理的熊先生分析道,因为国际上最当红的大牌明星,在全盛时期很多不会到广州来,最多就是过气的时候再来捞金,歌和人都已经落后于流行,这里的观众并不是他们重视的主流市场。有了信息不对称和时间差在中间,直接反映在票房上,减弱了现场对乐迷的吸引力,他们宁可去网上看视频。

“因此,广州市场反而另辟蹊径,大牌明星走不通的路,民间的、小众的独立乐队反而走通了。广州有着通商口岸的因子,本来就是一个善于包容、兼容不同文化的地方,什么派别风格只要是好的,就能在这里找到一席之地。他们给广州乐迷带来自己的诚意,新鲜出炉的创作。”熊先生说,广州作为流行音乐的发源地,不少70后80后——现在最主流的消费群体都有过淘打口碟、追港台欧美明星的回忆,他们有心也有力去支持自己喜欢的音乐,更知道如何分辨何为好音乐。近年来,受互联网所赐,欧美的地下乐队文化也感染了90后00后这批人,追捧小众乐队成了高格调的体现,同时个性化的需求和对好音乐的鉴赏能力也让他们远离主流的商业市场,倾向于民间的拉阔现场。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