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新文人画是在玩概念:与传统文人画没有什么关系

来源:网络 编辑:朱万章 时间:2015-06-16 08:22 阅读量:708

导读 :
“当下无文人画高峰。” 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朱万章表示: 新文人画是在玩一种概念,与传统文人画没有什么关系 “真正的文人画,不需要贴标签,苏东坡、石涛、郑板桥从来没有标榜自己是文人画,但毋庸置疑,他们是真正的文人画。现在一些人自

正文 :

“当下无文人画高峰。”

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朱万章表示:

新文人画是在玩一种概念,与传统文人画没有什么关系

“真正的文人画,不需要贴标签,苏东坡、石涛、郑板桥从来没有标榜自己是文人画,但毋庸置疑,他们是真正的文人画。现在一些人自我标榜,自贴标签,未必是真正传统意义上的文人画。”在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朱万章看来,不必标榜也不必去刻意追求文人画,一切顺其自然。他坦言,画家埋头创作,至于是不是文人画,就留待后人去评说。

■收藏周刊记者 韩帮文

在岭南提出文人画主张的 在画坛上缺少影响

收藏周刊:有人在报纸上称:“不少人打着文人画的幌子去做名利的勾当,或者说一边兜售着文人画的概念,一边创作着‘伪文人画’”。当下果真是“伪文人画”泛滥的时代吗?

朱万章:当下画坛,是一个多元化并行的时代。有真文人画在,也不乏伪文人画,这是目前画坛的现状,并不奇怪。关键是怎样来界定真伪的问题,谁来定义什么是真正的文人画的问题。

收藏周刊:“文人画”为何成了一种随人、随处可张贴的标签?

朱万章:真正的文人画,不需要贴标签,苏东坡、石涛、郑板桥从来没有标榜自己是文人画,但毋庸置疑,他们是真正的文人画。现在一些人自我标榜,自贴标签,未必是真正传统意义上的文人画。

收藏周刊:文人画需要标榜吗?需要以文人画的标准对画坛进行切割与归类吗?

朱万章:不必标榜,也不必去刻意追求,一切顺其自然。画家埋头创作,至于是不是文人画,就留待后人去评说吧。

收藏周刊:在您眼中,当下哪些人的创作可归为所谓“正统”的文人画?到底有无高峰?

朱万章:在当下,那些画里画外具有文人内涵,给人以无穷的遐思,体现出作者的所思所想,不以笔墨取胜、不以形式悦人的画都可称为文人画。文人画的高峰在唐宋和明清时期。当下的文人画高峰,暂时尚未发现。

收藏周刊:相比于江浙等地,岭南文人画的主张者与创作者存在怎样的景况?

朱万章:在岭南提出文人画主张的,在画坛上缺少影响;在画坛上具有重要影响的,却没有提出文人画的主张。这反映出创作与理论有些不匹配。

文人画的形成自然而然 不需要建立什么阵营

收藏周刊: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以来的“新文人画”思潮,对传统文人画到底做了多大程度的继承?在认知传统文人画上存在哪些迷思与误区?

朱万章:这些新文人画,严格讲来是和传统文人画没有什么关系的,是在玩一种概念,一种新的观念,恣肆地表现出自己的笔墨个性。换句话说,这与苏轼提倡的文人画的理念没有承传关系。

收藏周刊: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新文人画”阵营基本上解体了,这说明文人画在当代面临怎样的困境?

朱万章:文人画是自然而然形成的,不需要去建立什么阵营,所谓阵营解体是必然的。当下的文人画,严格说来,是当代艺术的一种,他们追求新奇怪诞。

收藏周刊:我们今天来重新解读“新文人画”,有哪些可供借鉴的地方,又有哪些值得警醒的?

朱万章:值得借鉴的地方是他们大胆革新,他们的绘画具有反主流文化的前卫精神。值得警醒的地方就是,他们混淆了传统文人画的概念。

收藏周刊:您怎么看李津等自称为文人画的创作?

朱万章:对他们的画不是很熟,不过他们的画在革新方面值得学习,构图大胆,无拘无束,有一种解衣盘礴之概,这是很难得的。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