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金山农民画泛滥:仿冒容易证伪很难

来源:网络 编辑:未知 时间:2014-11-13 08:30 阅读量:558

导读 :
  金山农民画,是上海传统文化的一块招牌,载誉无数。但当记者近日走访发现,农民画一直遭遇侵权后维权的尴尬;曾轰动一时的中国农民画村里,画家甚至外出打工,只留妇人看守。   晨报今起推出“聚焦金山农民画”系列报道。聚焦是为了期待,我们希望

正文 :

  金山农民画,是上海传统文化的一块招牌,载誉无数。但当记者近日走访发现,农民画一直遭遇侵权后维权的尴尬;曾轰动一时的中国农民画村里,画家甚至外出打工,只留妇人看守。

  晨报今起推出“聚焦金山农民画”系列报道。聚焦是为了期待,我们希望借报道引起各方重视,保护农民画画种,扭转农民画村局面。

  维权案例

  得奖作品被淘宝店冒用

  近日,金山农民画院接到农民画师王阿妮的求助,她发现自己的一幅名为《报喜》的作品,未经允许被淘宝某糖果店铺用作喜糖外包装。在与店主多次交涉无果后,画师只得向画院求助。

  “这幅作品是我在2006年创作的,表现的是一个农村妇女生完孩子后,通过可视电话报喜讯给远在国外的亲属。画作有民间传统的含义,也融合了现代元素,在参加‘江南之春’比赛中获得了三等奖。”王阿妮称,这幅画被盗用,还是金山文化督查人员发现的,通知她后,她立即与淘宝店主取得了联系。但对方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不就是想要钱么,最多给个1000元。”

  王阿妮有种被轻视的感觉,辛辛苦苦地作画,不仅被侵犯,自己在人格上也未受到尊重。她想到要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随后,她向金山农民画的管理机构金山画院求助。作为王阿妮的委托方,金山农民画院与违法商家联系商谈,要求他们立即把网上所出售的相关商品全部下架并与王阿妮协商赔偿。起初,商家仍旧不理睬。随后,金山农民画院向该购物网站自身的知识产权平台提起了投诉,并提供了上海市版权局出具的《报喜》的版权登记相关证明。商家在确凿的证据面前才承认了错误,希望与画家协商解决。最终,淘宝店主支付8000元,获得《报春》两年的使用权。

  这也是金山农民画通过正规途径维权成功的第一个案例。

  市场行情

  长宽60厘米规格80元一张

  在画师、专家看来,在上海的一些著名旅游景点,仿冒“金山农民画”作品也在公然出售,甚至在一些五星级酒店里也曾销售过假冒的金山农民画。“有一次我们在市区做一个金山农民画的展览,一些小贩就公然在展览外面的马路上销售农民画。”金山农民画家、非物质文化传承人怀明富告诉记者,画院的老院长当时看到此景,气得说不出话来。

  农民画被仿冒的现象究竟有多少?为了一探究竟,近日,记者来到城隍庙小商品市场。这里销售画作的小店并不多,但基本上每家画店都有农民画销售。记者走进一家店铺说要购买农民画,店主热情地抱来厚厚的一大叠,并告诉记者,他们都是从外面批发来的,长、宽60厘米的80元一张,还可以稍微便宜一些。记者走访了一些小的画廊,金山农民画大多以这样的规格和价格对外出售。

  “这些农民画是真的吗?”面对记者的疑问,店主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但记者看到这些画作大多制作粗陋,无论色彩、构思、还是纸品质量都很粗糙。

  “一般情况下,一幅普通的原创作品价格应该在500-1000元左右,若是知名画师的作品,价格更高。曾经有一幅长、宽60厘米的金山农民画在拍卖市场卖出了3.8万元的价格。”金山农民画院院长奚吉平告诉记者,虽然农民画没有统一防伪标识,但单从价格上来看,也能区别真伪。一般画一幅长、宽60厘米的画,从构思,到题材的选定,再到动笔勾勒、上色、修改,至少要10-15天的时间。这样的创作周期决定了价值不可能是80元一幅。

  记者还发现,不仅画作被粗糙临摹,还有些人将画作制成绣品,这样的农民画绣品在城隍庙更多,卖得也好。

  在淘宝上搜索农民画,价格多在20多元一幅,最贵的也不过百余元。记者还发现了怀明富在全国民间美展上获得二等奖的作品《鹦鹉》,网上仅卖38元。“盗版农民画主要出现在上海及周边城市的一些小商品市场,后来迅速蔓延到国内各大风景名胜区,甚至在一些专业画廊和高档宾馆也能找到盗版画。”怀明富说,他去过不少地方,比如陕西、云南等地,竟也能看到自己的获奖作品,它们被临摹后放在地摊上叫卖。有时一幅新画刚获过奖,还没来得及自行走向市场,却发现它已在城隍庙铺天盖地了,画家本人也是哭笑不得。

  画家无奈

  2把伞变10把该找谁

  盗版、仿制农民画不仅对作者构成侵权,还对金山农民画的形象造成影响。没有想到过维权吗?

  怀明富道出了维权之路的艰辛:“麻烦得不得了。”据他回忆,2010年,其作品《欢庆的锣鼓》在世博会上展出,画作长1.3米、宽90厘米。刚刚展出没多久,网上就挂出来了,临摹的缩小版,各种尺寸都有。“我不会上网,也没时间、精力去和别人交涉。”看了网上被临摹的画作,落款是他的名字,怀民富心里愤怒,但最终也是不了了之。“如果按照正常途径,收集证据、请律师,再上诉到法院,最终到结案,没有半年时间根本不可能完成。最终可能也就是几百元几千元的赔偿,还不够时间成本。”怀明富的另一幅作品《雨伞》也在全国获过奖,后又被人“改编”,画面上的2把雨伞变成了10把。“要证明对方抄袭,鉴定10把伞就是2把伞演变而来,去找哪个部门都不知道。”“好几次,我们去现场维权,小老板两手一摊说,‘你是谁,凭什么说这个画是你画的?’”怀明富说。

  还有一次,金山农民画院院长奚吉平到北京参加知识产权大会。会议结束后,他和几个农民画家到北京一个著名的创意园区参观。当他们随意走进一家销售画作的店铺,看到里面汇集了各种画,有油画、水墨画等,当然也“欣慰”地看到了金山农民画,当他们拿起那幅画端详时,发现品质十分恶劣,可以说是粗制滥造,严重损毁了金山农民画的形象,而且更荒谬的是,当店主振振有词给他们介绍这幅画时,并不知道作者就在旁边。

  为了给店主面子,作者并未当场拆穿,只能笑而不语。后来,作者问了几个问题,店主完全答不上来。最终,店主不得不承认,这个是在外面批发来的,可能是仿冒品。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