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季涛:黄胄《欢腾的草原》拍卖背后的故事

来源:网络 编辑:季涛 时间:2015-03-25 09:46 阅读量:357

导读 :
2013年12月2日,在北京保利的秋季拍卖会上,一幅黄胄的作品《欢腾的草原》以1300万起拍,经过35轮竞价以1.12亿元落槌,加上佣金后为1.288亿元,该成交价创造了黄胄作品的最高拍卖纪录,也是2013年内地唯

正文 :

2013年12月2日,在北京保利的秋季拍卖会上,一幅黄胄的作品《欢腾的草原》以1300万起拍,经过35轮竞价以1.12亿元落槌,加上佣金后为1.288亿元,该成交价创造了黄胄作品的最高拍卖纪录,也是2013年内地唯一一件过亿的拍卖品。买家是上海宝龙集团的许健康先生,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筹建中的美术馆的镇馆之宝!

这幅画是美国哈默家族委托拍卖的。阿曼德·哈默是美国最具传奇色彩的商界人物之一,曾经是80年代的全球首富。哈默也是进入中国最早的外商,他曾先后八次来中国,五次与邓小平见面。

1984年4月29日,哈默先生来到中国,与中国政府签署中美合作开发平朔安太堡一号露天煤矿的协议。在此期间,哈默先生偶然看到钓鱼台国宾馆18号楼内墙上有一幅黄胄的作品《套马图》,他是一位艺术品收藏家,他夫人又是一位画家,都十分喜欢这张作品。哈默当时提出想买下这张画,但被工作人员婉拒。而当国务院办公厅听说这件事后,就说服黄胄先生拿出在钓鱼台画的另一幅作品作为国礼送给了哈默先生,这就是拍卖场上的那幅《欢腾的草原》。

这幅作品是1981年8、9月间,黄胄应邀在钓鱼台创作的。作品表现的是新疆柯尔克孜族人民正在进行传统体育项目——“马上角力”的活动场面。七位少数民族女性、九条牧羊犬以及七十多匹骏马——通过艺术家的精心布局和传神刻画,充满张力地再现于画纸之上,组成一幅豪迈欢快的节日盛景,作品曾编入1983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黄胄画辑》中。

《欢腾的草原》后来怎么又来到北京保利的拍卖场上的呢?

原来,当时哈默集团在北京设立的办事处里需要买几件艺术品布置房间,于是请中国美协为他们推荐了7件作品,其中有李可染、何海霞、谢稚柳、黄永玉等人的画作。这些画一直挂在办事处的各个房间里。后来当哈默撤销办事处时,内部曾专门举办过一场小型拍卖,将这七幅画拍卖给了公司三位高管,他们都是美籍华人,后来也都带着这些作品回了美国。

2012年,北京保利在美国打出的拍品征集广告,被曾经担任哈默石油集团亚洲总裁的陈立家先生看到了,他通过自己的一个朋友,打电话到保利集团的熟人,询问保利拍卖的情况。接电话的人提供了保利带队赴美征集的书画专家李雪松先生的手机。李雪松很快就见到了原先那七幅作品中的五幅。很巧,当时这五幅画的所有者本打算第二天将画送拍到佳士得去的!

当保利公司内部以及外聘的鉴定专家见到这五幅作品时,对其中的一、两件作品的真伪产生了意见分歧,这差一点影响到了上拍!最终,经过分析研究统一了思想,决定全部上拍于2012年保利秋拍。拍卖中,五件作品都拍出了不错的价格,委托人十分满意。此时他们又提醒保利公司,还有一件更大的作品在哈默家族手里呢!后来,他们又协助保利经过许多周折终于找到了那幅《欢腾的草原》。也许,没有先前成功拍卖的五幅作品,也就没机会找到这件“大黄胄”了!

哈默基金会一直想卖掉《欢腾的草原》,他们曾经联络过中国内地的某些拍卖行,均没有结果,据说有人看到画作有地方与《黄胄画辑》上不同而认为画作不真。

当保利工作人员找到哈默基金会时才听说,这幅画已经进入中国了,就放在上海保税区,计划用30万美元的价格卖到中国。在保利专家的劝说下,哈默基金会才将这幅画从上海保税区调回美国,然后再进入中国交给保利进行拍卖。差一点失之交臂!

保利在2013秋拍中,上拍了这件黄胄巨作《欢腾的草原》,底价设为1500万元。黄胄的遗孀郑闻慧女士和哈默先生的嫡孙“小哈默”都来到现场助威。郑女士解释道:黄胄创作《欢腾的草原》用的是传统中国画植物色,这类颜色的性质不够稳定,时间长了就会变暗、发灰。在赠送给哈默之前,黄胄又用矿物色再次覆盖于原处,以使画面效果能保存的更长久。现在在画作补色处仍然能看到画集上可见的服饰花纹。黄胄还将画作左上部原身穿红底白花连衣裙的骑马妇女,改画为全红连衣裙,最右侧着蓝底白花连衣裙的骑马妇女,改为蓝色上衣和红色连衣裙。这才说明为什么这幅画与《黄胄画辑》上有所差异的原因。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