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

贝尔廷:艺术史家如何发现艺术自主性?

来源:网络 编辑:未知 时间:2013-06-14 08:30 阅读量:628

导读 :
 深圳OCAT当代艺术中心在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举办了“再谈现代主义后的艺术史”的演讲活动,这是艺术中心OCAT图书馆系列演讲活动的第二次,邀请到贝尔廷教授来与卢迎华和苏伟进行对话,   此次对话源自卢迎华和苏伟曾经在《当代艺术与投资杂志

正文 :

 深圳OCAT当代艺术中心在芝加哥大学北京中心举办了“再谈现代主义后的艺术史”的演讲活动,这是艺术中心OCAT图书馆系列演讲活动的第二次,邀请到贝尔廷教授来与卢迎华和苏伟进行对话,

  此次对话源自卢迎华和苏伟曾经在《当代艺术与投资杂志》开辟的一个专栏,题目叫“对话现代主义之后的艺术史”,栏目设置的方式是每一期苏伟是翻译1995年出版的德语板的《现代主义之后艺术史》中的一篇文章,同时他和卢迎华各自写一篇平行的叙述,苏伟的角度是提供了贝尔廷教授在他的文章中所提出的关于艺术的观点的学术背景,而卢迎华的文章主要书写的是贝尔廷教授在文中所提出的观点。这次对话主要和贝尔廷教授探讨关于创作、艺术批评和艺术史研究的问题,

  首先来讲真正的对话,当代艺术语境中的不同地域、不同文化之间的对话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当代艺术传统在西方也是面临挑战的时候,需要更多新的合作伙伴、新的交流使大家携手走下去,这牵扯到几个细节问题:一个是翻译的问题,另外一个是发展在线项目。

  十九世纪的时候自主性的观念才被大家开始广泛地讨论。现代艺术其中有一个问题是总以理念或者以观念先行把“观念”应用于艺术品当中。这种艺术品不仅仅是一个观念或者理念,或是一个物品,而是在两者之间来回游回的东西,这个问题到了“概念艺术”中变得更加问题化起来。讨论艺术自主性首先要讨论艺术问题,艺术到底是如何具备自主性的这个历史发展进程?艺术在当下还自主吗?

  我曾经参加一个叫做“当代国际艺术研讨会”的活动,这个活动上分两个组,一个是中国专家组,一个是海外专家组。这两个组的讨论中有两个倾向,就是中国专家首先先解释一下什么是中国当代艺术,而后跟西方学者们说虽然已经解释了中国当代艺术是什么,但因为文化地域等等差异,西方学者是否能完全理解。海外专家组也有一个倾向,他们有悠久的艺术历史,对方须加入到他们的队伍中才能讨论。两方面都对彻底的交流和沟通有一定的保留或者在策略上不能相交的地方。


最新展览

最新资讯